下辈子,你想做什么人?

    这句话一直反反复复的回荡在我的脑海里,我在房间里疯狂的跑着,撞倒了花瓶梳妆台以及灯具,花瓶的碎片还割伤了我的脚掌,可我不在意,我疯狂的跑着想要躲掉这个声音,躲不掉我就嘶吼着,让他赶紧滚!

    “楚时光,说好替我报仇的呢?”

    我大吼大叫道:“你究竟是谁?”

    “我啊?我是你,我是楚时光,我是曾经那个被人狠狠欺辱过等着你报仇的楚时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闭嘴!求求你离开。”

    那个声音一直响在耳侧,她还戳着我的心道:“回到这个世界几日了你却毫无进展,用着幼稚的方式对付着楚靳萧和陆瑶,早知道你如此无用,我就不让你回到光明处了。”

    我瞳孔放大,“你是地狱使者?”

    “楚时光,我会在暗处盯着你。”

    房间里突然传来阵阵惊雷。

    ……

    “靳萧,小染房间里出了什么事?”

    这个声音是……

    婆婆?

    我赶紧顺着声音跑过去紧紧地搂住她的腰身喊着,“我好恨,婆婆我好恨你们啊!”

    “柯染,你喊什么?”

    这个漠然的声音是?

    是楚靳萧吗?!

    我心里的恐惧仍旧很深,我紧紧地抱住他的腰不肯撒手,他忽而搂住我的肩膀对身后的人吩咐道:“你们先离开,我照顾她。”

    房间里瞬间安静,楚靳萧抓住我的手臂想要扯开我,我紧紧地搂住道:“我不要!”

    我的身体颤颤巍巍,脸色发冷,方才的恐惧深入骨髓,我清楚我此刻不该贪恋楚靳萧身上的温度,可除了挨着他我别无他法。

    我此时此刻只能从他这儿汲取温暖。

    回到这个世界不过短短几日,地狱使者却出现提醒着我该做什么事,我忽而明白他并不止想要我的灵魂,还要盯着我的人生。wap.kanshushi.com

    他看我就像看一部电视剧。

    看到不开心的地方还出现督促我。

    想到这个我的内心更为恐惧。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因为我活在他人的监视之下。

    这种滋味比吞了苍蝇还让人恶心。

    我的脑袋越来越混乱意识模糊不堪,突然不知自己身处何处,不知自己身侧有谁。

    “柯染,你做噩梦了吗?”

    男人清冽的气息在周身游荡,温柔的声音也响在耳侧,我抬头意识不清的盯着他。

    一张好看的脸。

    是楚靳萧。

    却又不是楚靳萧。

    楚靳萧不会对我如此温柔的。

    对我这般温柔的只有君慕白。

    我流着眼泪喊道:“慕白哥哥。”

    搂着我的男人身体瞬间僵硬,他低沉着嗓音问我,“柯染,你竟然也认识君慕白?”

    男人用了也这个字。

    “慕白哥哥,我好害怕~”

    我哭的泣不成声,男人紧紧地将我搂在怀里,我将脑袋埋在他的胸口,不知过了多久我听见有一抹清冽的声音在我的梦里询问道:“她这样的情况是属于抑郁症后遗症?”

    又有另一个声音回道:“楚先生从柯染小姐的书包里翻出了这份诊断书,我仔细的研究过,柯染小姐是属于重度抑郁症,再联想她方才的情况,她应该还患有间歇性的幻想症,也就是说有的时候她认为自己是他人。”

    男人低呤,“她人?”

    “楚先生刚说她喊你的母亲为婆婆。”

    男人错愕,“她认为自己是楚时光?”

    “柯染小姐的症状只是我的猜测,因为令人疑惑的点在于柯染小姐为何会认为自己是楚太太?毕竟从她的人际圈里压根找不到她和楚太太相处的痕迹,她的这种幻想症更像是凭空想象!为何是楚太太,只有楚先生找到这个原因到时才能对柯染小姐对症下药。”

    男人嗓音冷淡的回道:“我知道了。”

    “楚先生,我先离开了。”

    我的梦里响起一阵脚步声然后突然安静了,随后我又听见方才那个男人打了电话。

    他对电话里的人说道:“沈念,你将你小妹扔给我的时候没说过她有这么多的问题。”

    不知对方说了什么,男人嗓音不悦的问他,“你不清楚吗?没什么,只是太麻烦。”

    这个男人好像隐藏了些什么秘密。

    我从梦里醒来时外面的天已经亮了,我躺在床上许久才起身梳妆洗漱,外面仍旧在下雨,我换上一条薄款的衣裙下楼到客厅。

    楚靳萧正在吃早餐,他的母亲在沙发上看报纸,见我下来她起身温雅的说道:“小染,你昨天晚上的状态可吓死我了,还好医生说没有什么问题,靳萧照顾了你一晚上。”

    昨天晚上的事我记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具体说从我搂着楚靳萧后就都不记得。

    楚靳萧照顾了我一晚上吗?

    我乖巧的解释说:“阿姨,我从小怕黑怕打雷,严重的时候会失去控制,意识不清。”

    “这样啊,昨晚我们应该陪着你。”

    “谢谢阿姨,我走了。”

    她挽留我,“小染,吃了早餐再走。”

    “我不饿,我赶时间呢。”

    “你昨晚都没吃东西……”

    我向门口走去,楚靳萧寡淡的嗓音喊着柯染的名字,我转过身看见他冷若冰霜的神情,他抬手指了指我对面示意我过去坐下。

    我不想忤逆他。

    至少现在不想让他感到厌恶。

    我过去坐在他的对面埋头吃着早餐,没一会儿楚靳萧起身离开了客厅,我从落地窗前望出去看见他坐进了那辆黑色的布加迪。

    车子没有驶离,一直停在门口。

    我吃完早餐出门,走到布加迪面前顿住犹豫了一会儿便打开副驾驶的门上了楚靳萧的车,刚坐下就听见陆瑶故作甜美的声音。

    “靳萧,好巧,你这是要出门?”

    她撑着伞站在楚靳萧的车窗边。

    楚靳萧皱眉问:“你怎么在这儿?”

    “我租的房子到期了,伯父听说我最近在找房子就特意派人邀请我到祖宅这边住一段时间,等找到了房子再搬出去,靳萧你……”

    陆瑶说着说着就顿住,“小染也在啊。”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