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26.与他的亲吻
    楚靳萧头顶的伞撑在了我的头顶,我湿漉漉的目光盯着他,“这个答案很重要吗?”

    楚靳萧偏过了脑袋以沉默回应我,我突然上前一步搂住他的脖子印上了他的唇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的瞳孔瞬间放大,可能没想到我这般大胆,眸心透着无穷无尽的冰寒,我闭上眼耐心的与他亲吻,用我自己笨拙又熟稔的方式勾引且诱惑着他,我自己熟稔的方式……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我的方式都是他曾经在床上教过我的。

    楚靳萧的眸心透着震惊,最后我咬了咬他的唇瓣道:“时光说过她喜欢吻你的时候最后轻咬你一下,因为这是她当初唯一敢对你做的事情!楚靳萧,你没有同陆瑶结婚,而且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向我询问她,还问我她会不会恨你,所以我想问…你是后悔了吗?”

    楚靳萧的母亲用了放不下这个词形容他对我的感情,而他没有结婚又向我询问楚时光,我不笨,心里猜测他对楚时光有歉意。

    这是我回到这个世界最大的发现。

    就在我以一幅笃定的神色望着男人的时候,他抬起手背擦了擦自己的唇角,嗓音冷酷无情道:“柯染,少一幅什么都懂自以为是的模样,下次再敢以下犯上我定不会饶你。”

    我低低的笑开,又突然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亲吻他,他忽而偏开脑袋,我的吻落在了他的脸颊上,我轻轻地咬了一口故意在他的脸上留下牙印胆大道:“我连死都不怕还怕你不会饶我吗?楚靳萧,做我的男人好不好?”

    “砰——”

    我被男人掐住脖子抵在了车头,他单手掐着我,单手撑着伞,矜贵的姿态没有一丝的凌乱,反观我,被雨淋着狼狈的望着他。

    我怕他掐我,就怕他这个姿势。

    我想闭上眼睛可又不想退缩。

    我强自镇定喊着他的名字道:“你是一个结过婚且大我十岁的男人,我都没有嫌弃你还想让你做我的男人,所以你并不吃亏,况且我是柯家的继承人,比起没文化没家世没气质的白莲花陆瑶来说我定是更好的选择。”

    楚靳萧的神情透着不屑,语气嘲弄的问道:“你认为我楚靳萧需要靠商业联姻来达成某种目的?柯染,我照顾你仅仅是因为你是沈念的妹妹,你再不知好歹我将你送还他!”

    楚靳萧是真的恼怒了,我识趣的闭嘴没有再招惹他,他见我乖巧了便松开了我的脖子,我离开他径直的沿着公路走着,他任由我的任性,布加迪从我的身侧绝情的开走。

    大概五分钟后我接到经纪人的电话。

    她问我,“在哪儿?我来接你。”

    我挂掉她的电话点开柯染的微信给她发了一个定位,一个小时之后她才抵达我这。

    我全身湿透的上车,她神色嫌弃的问着道:“大雨天的你这是做什么?是疯了吗?弄得我车上脏兮兮的,洗车费记得给我报销。”

    我沉默不语的偏头望着车窗外,她又骂我哑巴了,经纪人这样趾高气昂的对待艺人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我默默的打开手机点进了录音问:“你没有问过我为何会淋雨,从上车之后你就抱怨我,怕我弄脏了你的车,还要我给你洗车费!王姐,我想问你,在你的眼中我是不是只是为公司挣钱的一个工具。”

    经纪人从未想过我会这般说话,她莫名其妙的问:“你又在发什么神经?柯染,我将你捧到现在这个位置上不就是为公司挣钱为我挣钱的吗?你也别问我为什么独独是你。”

    我用弱小可怜的语气问:“为什么?”

    “你自己心里没逼数吗?你是柯家的千金大小姐,自身带着数不清的资源,捧你更容易火啊,没想到你自己也争气,混到了一线的位置,成了观众眼中的国民女孩!现在你十九岁了,可以接偶像剧了,所以你还有无数次爆火的机会,等我这段时间给你挑选一个适合你的剧本,这部电影拍完就进剧组。”

    她一直都是柯染的经纪人。

    所以她不可能不知道柯染自杀的事。

    她知道,可她在柯染也就是我还没有恢复好的情况下就让我进剧组拍戏,对我也没有丝毫关心,在她的眼中我就是一个好拿捏为她生钱的工具,但我不会让她如愿以偿。

    我甚至会让她付出代价。

    我故意道:“医生让我好好休息。”

    我这是为套话,没想到她愚蠢的骂骂咧咧道:“你不就是得了个抑郁症吗?现在做明星谁没有点压力?就你扛不住压?我是真没想到你还给我闹自杀,死丫头片子,你要是再自杀给我惹麻烦我一定要你身败名裂!!”

    一个经纪人的口气如此之大。

    我心里忽而明白她如此欺负我也是因为柯家对我的轻视态度,沈念的不耐烦以及父母的不闻不问让这个经纪人认为我好欺负。

    我突然特别同情心疼柯染。

    难以去想她曾经那么多年如何过的。

    我没再说话,也没有关掉录音,经纪人见我乖顺开着车又道:“我是真没想过你会去自杀,因为你从小跟在我身边,你是什么样的性格我再清楚不过,你很胆小懦弱没有那个勇气的,仔细想想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我对你的确不太好,你小时候让我厌烦的时候我经常将你关小黑屋,你还哭着求我让我不要关你,可我就是喜欢关你,你要问我为什么要霸凌你?我也不想的,可是看你那么漂亮又美好的模样我就忍不住的欺负你。”

    我想告诉她,言多必失。

    我故作难过恐惧的问:“所以在片场里欺负我的那些演员也是你安排的?从小到大我一直都在被他们揍,那些人很有针对性,因为他们从不打我的脸和露在镜头里的肌肤。”

    经纪人承认道:“是。”

    我关掉了录音,她突然错愕的问:“你不是知道这些事的吗?怎么又突然问我这个?”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