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28.给我时间让我报仇
    男人迈开长腿迅速的到了停车场找到那辆黑色的布加迪将我放在副驾驶上,我醉醺醺的睁着眼睛,楚靳萧上车之后弯腰靠向我拉着安全带。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男人的俊脸离我非常的近,挺拔的鼻子距离我不到五毫米,清朗的眉眼近在眼前。

    我低声的笑开喊着,“靳萧哥哥。”

    不知不觉中他默认我这般喊他。

    “醉成这样了还有心思笑。”

    男人的嗓音里透着揶揄。

    他替我系着安全带,我犹如春心荡漾的女孩傻笑着,忽而偷偷的亲吻着他的侧脸。

    楚靳萧身体一僵,抬眼望着我。

    我故作醉道:“我喜欢你。”

    楚靳萧忽而问:“真醉了吗?”

    我的酒量很好,特别好的那种,所以即使被灌了那么多我的意识还是蛮清晰的,只是此时此刻我在装醉,我想要用这样方式与楚靳萧亲密,想用一些细微的动作勾引他。

    毕竟我是漂亮女人,年龄又不大,他是男人,如今还大我十岁,我对他肯定致命。

    即使不爱,但身体应该也有所反应。

    可我低估了楚靳萧的意志力。

    因为他的下面毫无反应。

    而且他还怀疑我是否真的醉了。

    我咬了咬唇,想要趁其不意的偷亲他的薄唇,他将掌心抵在了我的额头上将我推开,嗓音还冷然的叮嘱道:“别在我面前撒酒疯。”

    楚靳萧快速的开着车,我在车上一直闹腾,还脱掉了自己身上湿漉漉的古装,就剩一件小背心,他看见突然愉悦的语气道:“穿的如此幼稚,你以为我会喜欢一个小姑娘?”

    随着时间的流逝脑袋越来越晕,我心里有点高估自己的酒量,毕竟喝了那么多,我强撑了一会儿就已经记不清自己在哪儿了。

    我喃喃道:“我想妈妈。”

    耳侧有个温柔的音色问:“她在哪儿?”

    “在哪儿呢?我的妈妈在哪儿呢?慕白哥哥,我的妈妈呢?慕白哥哥,我对不起你~”

    似乎是车子猛的刹住的声音,有一个温热的掌心摸上我的脸颊,“柯染,你真的很像她,倘若她还在……柯染,她会原谅我吗?”

    “慕白哥哥,我想妈妈~”

    “柯染,你为何将自己带入她?”

    我喃喃道:“慕白哥哥~”

    “你又是如何认识君慕白的?”

    ……

    我醒来的时候在一个偌大的房间里,我眨了眨眼觉得这儿很熟悉,很快反应过来这里是我和楚靳萧曾经的卧室,在这张床上我和他做过许多欢愉的事,虽然他很少回家。

    我又眨了眨眼,忽而觉得心里难过。

    我起身看见自己身上已经换了一件白色的睡衣,我光着脚出门走到楼梯口没有看见楚靳萧,下意识的走到书房门口打开了门。

    楚靳萧正在书房里处理公务。

    我抿了抿唇问:“我怎么在这儿?”

    装傻失忆总是有用的。

    “你醉了,我将你带回了家。”

    我不在意的哦了一声,楚靳萧合上电脑转过眼望着我,嗓音淡道:“导演说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是你同组的一个女演员做的。”

    我问理由,“为什么?”

    楚靳萧挑眉道:“嫉妒你。”

    我歪着脑袋问他,“你信吗?”

    男人冷漠的问:“我信不信重要吗?”

    的确,这件事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可我不想让他置身事外。

    “可是你答应过哥哥要照顾我。”

    楚靳萧面色冷峻道:“聪明的女孩。”

    我笑说:“那这件事麻烦你了。”

    楚靳萧起身绕过我出书房,我乖巧的跟在他的身后。

    他下楼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

    我认真的观察着,他的动作优雅,不紧不慢的,这样近距离的观察他是年少时候的事情了,我湿润了眼眶眨了眨眼道:“我总是容易想起曾经,想起曾经就会感到很难过。”

    楚靳萧转过身坐在了沙发上问:“你是柯家唯一的千金,沈念也不及你,难过什么?”

    楚靳萧是在提醒我的身份。

    这样身份的人曾经有什么好难过的?

    这样身份的人是衣食无忧的。

    是受人尊敬和巴结的。

    这就是楚靳萧以为的。

    我固执道:“就是很难过。”

    无论是我还是柯染都很难过。

    我们的曾经都腐朽不堪。

    “呵,小孩才多愁善感。”

    我翻了个白眼上楼,没再搭理他。

    走到楼梯口楚靳萧突然问我——

    “你认识君慕白吗?”

    他的嗓音又低又冷。

    我下意识否认道:“不认识。”

    “是吗?我以为楚时光向你提过。”

    我心底一紧,他又在猜测什么?

    “她又不是什么都事无巨细的告诉我。”

    楚靳萧沉默不语,我上楼回房间。

    回到房间后我突然想起君慕白之前说的话。

    我觉得有必要调查一下当年的事。

    比如我死去的那一年为何有人隐瞒了我的逝去。

    比如楚家父母在那一年为何搬离了楚家。

    我在房间里换了身衣服下楼出门。

    楚靳萧看见没有问我去哪儿。

    可我清楚我自己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中。

    我打车去了当年我所在的监狱,向他们询问我生前的扣押档案。

    他们拒绝向我透露,我忽而想起君慕白说的。

    他说认识楚时光的人都以为她还在监狱里。

    我立即问他们我能不能探望楚时光。

    他们神色古怪的望着我。

    我问他们,“怎么?”

    “这么多年都没人看望过她。”

    我试探性的问:“我能见见她吗?”

    “不能,她不见任何人。”

    当然不能,因为我已经死了!

    监狱里没有楚时光这个人!!

    为什么连死都不让我光明正大的死?!

    我又联系了一个人。

    联系完之后我赶往墓地。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途中又下起了微雨。

    在我的记忆力蓉城一直是一座阴雨连绵的城市。

    我下车买了一把伞走到山上,那座无名之碑很扎眼。

    我蹲下喊着,“楚时光。”

    “楚时光,下面真的是你吗?”

    我死后连个葬礼都没有!

    所以这儿真的是我吗?

    “你要给我时间。”

    给我时间让我报仇。

    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请问你是柯染小姐吗?”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