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29.滚出楚家!
    我立即转过身,助理熟悉的轮廓出现在眼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看向他的手掌,那儿握住的是一支黑色录音笔。

    我回答道:“是,我是柯染。”

    助理撑着伞的拳头握紧,“柯染小姐你为何知道唐总的录音笔在我这儿?”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我熟稔的撒谎道:“我是她最好最好的朋友,她生前给了我遗言,她说三年之内你没有将录音笔的内容公布出去就让我找你,联系方式是她给的!”

    助理神色对我仍有戒备。

    我继续道:“放心,我是来帮她的。”

    “我相信你,因为你没有必要参与这件事,毕竟当年的事没人在意。”

    “我在意。”我道。

    他猛的抬头望着我,目光错愕。

    我轻声问他,“你相信唐家会回来吗?”

    “柯染小姐,我……”

    我坚定道:“宁辞,我信。”

    闻言他的身体颤了颤,将手中的录音笔给我,我打开录音笔听见了我生前作为楚时候的声音,“靳萧哥哥,这是我们认识的第……”

    “柯染,将它给我!”

    天空响过惊雷,楚靳萧的声音突然响在耳侧。

    我勾了勾唇,偏过身盯着他。

    楚靳萧此刻就撑着把黑伞站在距离我们两米远的位置。

    我清楚他一直跟着我的。

    我是故意将他带到这儿的。

    我故意想让他知道录音笔的存在。

    因为我想知道我生前死去的事。

    而君慕白说过这个事情只有他和楚靳萧知道。

    所以这个突破口只能找楚靳萧。

    他再次吩咐道:“录音笔给我。”

    我这才听话乖顺的将录音笔交给他。

    楚靳萧接过并没有立即听录音笔,而是握住我的手腕将我带离现场。

    进到车上他方才冷漠的声线提醒我道:“你对她的关心过余。”

    我镇定从容的说服他道:“我想了解她,而且我现在做的这一切都是她同意的,不然我又怎么会知道录音笔在宁瓷那儿?我想知道她死去的那年发生了什么,想知道谁在隐瞒她的死亡!”

    楚靳萧的脸色阴沉,泛白。

    他没有回答我而是开着车带我回别墅。

    他下车长腿阔阔的走在前面。

    我跟在他的身后发现他的脚步非常急促。

    他进了客厅坐在沙发上将那支录音笔放在了桌上。

    我试探性的走过去见楚靳萧没阻止我。

    我坐在地上大着胆子打开了录音笔。

    “靳萧哥哥,这是我们认识的第十六个冬天,我记得刚见你的时候你是一个好看的少年郎,我那时候太小了,脑海里没有什么好听的词夸你,只是觉得你好看!我刚到楚家时楚家爷爷给我取了时光这个名字,我喜欢这个名字,因为你总是会喊我小时光……”

    录音笔里我的声音很浅很轻。

    那个时候的我已经活不到几日了。

    听到这的楚靳萧突然抬眼打量我。

    他的眸心深处是无法言喻的悲痛。

    就好像他是喜欢录音笔里的这个人的。

    我被他眸中的悲痛震撼住。

    我突然有些不知所措的起身。

    而我的声音却又继续响起来——

    “小时光啊,她一直在追光,她从没有告诉过你这件事,因为那个时候的你对她只有残忍与冷酷,她有时候都不知道怎么了,为何你们会走到现在这个境地!后来她知道你误以为她杀了你的奶奶,因为这个莫须有的罪名,她承受着你一次又一次的折磨报复。”

    接下来的录音是我和楚靳萧的母亲在坟墓前的对话。

    包括我自愿为她进监狱的事。

    男人突然起身拿着录音笔要离开。

    我喊住他,“为何要隐瞒她的死?”

    楚靳萧突然转身冷冷的盯着我,那个眼神好像要杀了我似的,“你为什么对她如此感兴趣?为何要揭开从前?柯染,你就是一个精神病,你到处惹事招人心烦,滚出楚家!”

    我难得怼他道:“我没有精神病。”

    柯染有,但是楚时光没有!

    我固执的问:“为什么要隐瞒?”

    男人红了眼眶,落下的字眼铿锵有力,“因为我恨她!”

    我错愕在原地,压根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答案。

    压根没想到他在知道真相的情况下还说恨我。

    我楚时光究竟哪儿欠他楚靳萧了?

    我突然像个疯子似的笑开,觉得自己一点儿都不值。

    心里对他的恨意更深,绝望也更重。

    “楚靳萧,所以你想让她连死都不安生对吗?甚至墓碑上连她的名字都没有!”

    楚靳萧重重的落下话音,“管家,将她丢出楚家。”

    楚靳萧上了楼,我坐在地上哭的一塌糊涂,因为那句恨她一直回荡在心间,管家轻声的喊着我,“柯染小姐,楚先生禁止任何人谈论楚太太,你犯了他的忌讳,对不起,你……”

    我起身道:“我自己会离开。”

    管家于心不忍,又解释道:“从楚太太去世之后这么多年楚先生都过得很痛苦,我们下人都不敢在面前提起楚太太,刚刚柯染小姐一直戳楚先生的心。”

    “他没有心。”我道。

    管家难得反驳我道:“柯染小姐请别这样说,世界上活着的人哪一个没有心啊?楚先生只是习惯性的收敛情绪,特别是楚太太走后他很少有悲喜,没有一个女人出入过这里,就连当年趾高气昂的陆瑶现在都被楚先生禁止进入这里,所以我瞧得出楚先生待你是不同的,但有些底线万万不能碰触。”

    “呵,楚时光是他的底线吗?”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