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楚靳萧的心里我还喜欢着沈念。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短短几天就变心说不过去。

    所以他特意提起这个扎我的心。

    哦,应该是柯染的心。

    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而是习惯性熟稔的撒谎道:“我能忘记他,不再喜欢他。”

    “那么,喜欢我的理由呢?”

    楚靳萧从不是一个好敷衍的男人,我眸色微怔的盯着他,他双手插兜,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逼人的贵气,“别说些肤浅的理由。”

    肤浅的理由?!

    说他长得好看么?

    “因为你长得比我哥哥都英俊。”

    楚靳萧:“……”

    他失了耐心,开口吩咐让我下楼。

    我从阳台上离开没有换衣服也没有穿鞋就出了别墅跑向楚靳萧,他站在原地没动。

    我过去搂着他的脖子,他的神情在肉眼之下瞬间阴沉,我天真笑道:“无论你怎么疏远我都没有关系,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要没脸没皮的跟着你,除非你现在丢下我不管。”

    我在打赌,他不会扔下我不管。

    不然不会大老远的开车到这里。

    我猜测楚靳萧看见了我在网上发的。

    他应该是和沈念一样怕我自杀。

    因为自杀这事柯染做过。

    楚靳萧蹙眉,音色冷冽,“下不为例。”

    ……

    车子驶过市中心,城市的霓虹入了眼,我穿着单薄的衣裙吹着夜晚的寒风,身体冷的发颤,可我丝毫不在意,因为心情愉悦。

    我察觉到了楚靳萧对我的变化。

    再也没有之前那般强势。

    甚至渐渐的纵容我亲昵他。

    这是一个很大的突破。

    至少他没有那般无坚不摧。

    可是我又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因为他这般轻易的接受一个女人。

    以前是陆瑶,现在是我。

    披着柯染外壳的我。

    冷风直面扑打在我的脸上,我吹的久了没忍住咳嗽了两声,楚靳萧关上车窗闲聊般的说道:“这些天都只见你穿单薄的衣裙,现在这个天尚且还算深冬,你这样容易生病。”

    我无畏无惧道:“这样漂亮。”

    “你想要漂亮还是健康?”他问。

    我不假思索道:“漂亮。”

    楚靳萧顿了顿,食指轻轻地敲打着方向盘,嗓音轻道:“沈念刚联系我的时候很担忧你的情况,说一直联系不上你,言语之间很关心你,他让我找到你别让你一个人待着。”

    楚靳萧想说他到这里是因为沈念。

    他无意之间在和我划清界限。

    我装作听不懂道:“我没接他的电话。”

    男人评价道:“外界因为你闹得风风雨雨,你这小孩倒是心硬,直接屏蔽所有人。”

    我轻声问他,“是我的错吗?”

    男人挑了挑眉,“你想说什么?”

    “我是你公司的艺人,王欧是你旗下的经纪人,此事爆出直接影响的是你公司的股票以及名誉,所以最终承受最大损失的是你。”

    我是想为柯染报仇,但我知道我是楚靳萧旗下的艺人,爆出此事也是想要报复他。

    所以这是双方面的报复。

    一个为柯染。

    另一个为我。

    楚靳萧不以为然问:“然后呢?”

    “你认为我错了吗?”我问。

    刚巧遇上一个红绿灯,楚靳萧停下了车微微的侧过脸望着我,“的确损害了我旗下公司的部分利益,但论对错,是他们的错。”

    我认识的楚靳萧是非分明。

    在这一点上我一直都欣赏他。

    他寡淡的嗓音开口道:“我从未想过我公司会存在这样的问题,是我管理的不到位。”

    我偏过脑袋躲着他的视线道:“这事错的不是你,是你的经纪人,你也是无辜躺枪。”

    楚靳萧不在意道:“当花钱买个教训。”

    我没再接话,绿灯闪过,楚靳萧继续开着车,他寡言,我又没再说话,这显得车里很空旷,快到别墅时沈念又给我打了电话。

    我直接挂断,王欧又来电。

    想着楚靳萧在,我特意接了电话。

    那边骂骂咧咧的声音响起,“柯染你疯了吧?赶紧删了微博发表声明,不然我……”

    楚靳萧抬手从我的手中拿过了手机搁在耳边嗓音极冷的问:“你能如何?”

    王欧惊讶道:“你是?”

    男人眉间紧蹙,“楚靳萧。”

    “楚总,我我我……怎么是楚总,难不成真如柯染所言她是楚太太?楚总,对不……”

    我震住,没想到王欧竟然说这个!

    楚靳萧倒也狠,直接挂断了她的电话。

    他将手机递给我,我从他的手中取过来说道:“她欺辱了我多年,即便我爆料让她处于危险的境地她都不怕我,可你的一句话她就怕成这样,她的事业应该也止步于此了。”

    楚靳萧并不在意我说的,他却挑着重点问:“她口中所说的楚太太是个什么意思?”

    “我说你会娶我,我会是楚太太,是她未来的老板娘,我这样说是不想再被她欺负。”

    重生之后我的谎话一套又一套。

    而且这个谎话有点卖可怜的意思。

    闻言男人轻笑,“小骗子。”

    楚靳萧将车停在了别墅门口,我解着安全带下车,他下车之后绕过我走在了前面。

    我漫不经心的尾随在他的身后。

    期间沈念一直给我打电话,我仍旧没有接,很快楚靳萧的手机响起,他接通搁在耳边,我听见他回答着对方道:“她在楚家。”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楚靳萧将手机递给我,“你哥哥的。”

    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楚靳萧并没有勉强我。

    他收回手机道:“她不接你的电话。”

    我走近悄悄地拉住楚靳萧衣角。

    他垂眸薄凉的目光望着我。

    我可怜巴巴的目光望着他不说话。

    他收回视线走向别墅道:“嗯,随你。”

    挂断电话后楚靳萧同我说道:“沈念明天赶回国,晚上来接你,还有你的父母。”

    “楚靳萧,我可以不回家吗?”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