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嫁给楚靳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无论用什么方式都无妨。

    哪怕利用柯家的权势逼迫他。

    柯家父亲犹豫问:“为什么是他?”

    我扯谎道:“我爱他。”

    “可他大你十岁又结过婚……”

    我替楚靳萧说着好话道:“爸爸,这段时间他待我很好很好,我爱上了他,而且结过婚的男人更懂得珍惜人,我想被他照顾着。”

    柯家父亲满眼犹豫,可他又怕拒绝我让我失望,他想了半晌道:“给我时间考虑。”

    我笑的开怀道:“谢谢你,爸爸。”

    见我如此他问:“真的很开心吗?”

    我重重的点头道:“他能救赎我。”

    听见救赎二字他直接答应了。

    “那爸爸会满足你的心愿。”

    我陪他聊了一会儿他才离开,待他离开不久沈念进了房间,我直接躺在床上装睡。

    他走过来道:“柯染,抱歉。”

    我装作听不见,他又道:“那次你自杀我以为你是为了威胁我,没想到你的状况……”

    我这才睁开眼盯着他。

    我问他,“为什么要道歉?”

    沈念有些懵的问:“什么?”

    “你不过是我母亲收养的儿子,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所以你为什么道歉?”

    沈念震撼的问:“你不认我了吗?”

    “沈念,我说断绝关系是真的。”

    沈念:“……”

    ……

    我待在这个别墅里很压抑,下楼看见柯家母亲在客厅里和沈念待在一起喝茶聊天。

    他们倒挺悠闲的。

    我问沈念,“我爸呢?”

    “他刚刚出了门,并不清楚下落。”

    我离开,沈念起身在后面跟着我。

    我转过身问他,“你做什么?”

    “你去哪儿?我陪你。”

    我直接拒绝道:“没有必要。”

    他怔了怔问:“这般排斥我吗?”

    我讨厌他如今的假惺惺。

    因为曾经的柯染再也看不见。

    “沈念,你不是讨厌我吗?”

    我的反问让他怔住,我让门口侯着的司机送我到市里,刚到市里面就下起了微雨。

    我从司机的手中撑过伞下了车。

    细雨微风,我穿着裙子沿着街道缓缓的走着,而手机铃声一直响着,我没有在意。

    身侧的行人匆匆,在夜色中他们没有认出我,当我看见远处的男人时停住了脚步。

    他撑着一把黑色的竹骨大伞,模样犹如三年前那般英俊,竟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神色还是那般温润尔雅。

    我受不住魅惑走近喊着,“慕白哥哥。”

    我知道我该掩饰自己的身份。

    更不该喊他慕白哥哥。

    可在这世间他是待我最好的人。

    待生前那个楚时光最温柔的男人。

    所以见到他我一时难以控制。

    他薄唇微启,“时光。”

    我回过神道:“我是柯染。”

    君慕白摇摇脑袋,雨水沿着黑伞的边缘缓缓的滑落,他的嗓音充满了笃定以及温柔道:“你是时光,只有时光盯着我的眼神才会如你现在这般,可怜且无助又充满了崇拜。”

    他太了解我了。

    可这个世界上没人会信鬼神之说。

    我垂下眼眸道:“我是柯染。”

    君慕白沉默,他忽而偏眼看向远处,我张了张嘴想说话,可是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柯染与他之间并不认识,没有曾经过往,可是我又害怕他就这样离开。

    我犹豫的喊着,“君慕白。”

    他没理会我,而是自顾的说道:“我与时光初遇的时候也在这样的下雨天,她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可是她身上最闪亮的并不是她的漂亮,而是她的聪明坚韧以及她的柔弱。”wap.kanshushi.com

    我喃喃地问:“柔弱?”

    君慕白与楚靳萧是两个完全不同气质的男人,倘若说楚靳萧冷酷阴狠,那么君慕白就是温润而泽,可君慕白的骨子里是一个冷清寡淡的男人,他面对我的时候才会温柔。

    就连师兄总是因这嫉妒抱怨我。

    说什么蓉大最杰出的师兄只看重我。

    还说什么团队负责人只在意我。

    师兄说的话暧昧不堪。

    可我清楚君慕白刚开始只是欣赏我,后面因为我私下帮衬过他,我曾利用唐家的权势让君慕白稳坐上君家继承人的身份,所以他待我是感恩的,又经过多年的相处我们的感情越发稳定,可这份感情是欣赏与崇拜。

    君慕白,一直都是我崇拜的男人。

    前世是,今生也是。

    “别看她聪明坚强,可她说到底是一个渴望爱情的小女孩,她没有想象中那么风光。”

    我说过,世界上最了解我的就是他。

    他知晓我所有的脆弱与不堪。

    因为他的这些话我心里充满涟漪,可心里又觉得不对劲,因为我是柯染,君慕白对我的温柔莫名其妙,而且他还喊着我时光。

    我努力镇定问:“为何对我说这些?”

    夜空的雨渐渐大了,雨声阵阵,雨滴顺着他的伞沿滑落,君慕白微微一笑,嗓音冷清的解释道:“你之前说你们是闺蜜也不为过,我想与你讲讲,毕竟没人再同我聊过她。”

    楚靳萧也说过类似的话。

    我困惑道:“你刚刚喊我时光。”

    “因为你很像她。”

    男人的答案直接又笃定。

    我打着哈哈道:“有吗?”

    他笑而不语,俊郎的脸庞充满温柔,唇角微微勾起,似乎心情很愉悦,我特意转移话题提醒道:“我之前在电话里同你说过,我和她是最好的闺蜜,我想以女儿的身份照顾她的母亲,我想见见阿姨,她如今在哪儿?”

    君慕白没有隐瞒我,他同我解释道:“时光的母亲在唐家,这三年她都从未离开过。”

    我错愕的目光望着君慕白,“三年前唐家破产,唐家别墅被抵押,母……她怎么……”

    君慕白提醒道:“你刚差点喊她母亲。”

    “我……”

    君慕白是蓉大所有学子难以攀登的一座高峰,因为他的聪明、他的洞察人心以及他的察言观色出类拔萃,我心里极度佩服他。

    可是他再厉害又怎么样?

    我是鬼魂重生,他绝猜不到这点!

    见我神色纠结难以回答,君慕白没有再咄咄逼人,他忽而向前几步站在我的面前。

    我抬头眼圈泛红的盯着他。

    眼前的男人高大英俊且温润,他忽而抬手揉着我的脑袋,这个动作令我难以理解。

    “你是时光。”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