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慕白给我打电话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接通搁在耳边,我张了张口想喊君慕白的名字,可又不敢太过生硬。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一直都是我尊重敬佩的人。

    无论我是谁,我都无比的尊重他。

    哪怕喊着他的名字我都要温温柔柔。

    就在我还在纠结用什么语气回应他的时候,他那边先说话道:“网络上的热度我已经暂压了,你想见时光的母亲我会派人引见。”

    网络上的热度应该指的是我和他的拥抱的照片。

    我感激道:“谢谢你。”

    “无妨,以后需要帮助可以联系我。”

    我猛的握紧了手机,心里想向他借钱可是又不好意思开口,君慕白聪明无比,见自己说了这话之后我一直沉默着,他便善解人意的先提出道:“需要什么帮助但说无妨。”

    我艰难的开口道:“我想借钱。”

    他的嗓音温润,“嗯,需要多少?”

    君慕白并没有问我做什么,而是直接答应问我需要多少钱,这份情……对于他刚认识的柯染来讲太过。

    我率先问:“你为何要借给我?”

    “你待时光真心,我待你真心。”

    只有他还在意我这个死人。

    君慕白如此重情,我便不想隐瞒他。

    我坦诚相告道:“我想要创建公司,公司名字就叫唐风,我想招募宁助理重振唐家。”

    君慕白的声线错愕,“重振唐家?”

    我坚定的语气说道:“是,我想重振唐家将其做大做强,让蓉城的人都知道唐家不会轻易倒下,它浴火重生之后仍旧还在。”

    我想用楚靳萧的楚家来喂养唐家。

    他当初就毁了我的唐家。

    如今我便要毁了他的楚家。

    电话那端的君慕白沉默了,我放下手机打开阳台上的窗户,初春略带寒意的风吹到身上凉凉的。

    我想君慕白一定会彻查我吧。

    因为在他的眼里我并不是真正的楚时光,可是我却做着楚时光该做的事情。

    以他的警惕性他定会彻查柯染的过往。

    但是他什么都不会查到。

    除非他相信世界上有鬼神之说。

    可君慕白是一个无神论者。

    无神论者会相信鬼神之说吗?

    我眨了眨被风吹的酸楚的眼,转身回去再拿起手机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挂断了电话。

    接着我收到一条短信。

    “你联系宁瓷,让他给我卡号。”

    我还没有说服宁瓷为我做事。

    我回复君慕白的消息道:“好。”

    君慕白这边答应借钱,我接着联系了宁瓷,他回我消息道:“我在周舟茶馆等你。”

    宁瓷答应见我,我想应该会帮我。

    我迅速的换了身薄款的白色衣裙下楼,风吹在身上极冷,可是我一点儿都不在意。

    我咬着牙忍着寒冷在别墅门口等着管家给安排司机,在离开的那一瞬间我抬眼看了眼别墅二楼。

    楚靳萧那个男人正站在阳台上抽着烟,而目光淡漠如水的打量着我。

    我扬唇一笑,收回视线摇上车窗。

    我抵达周舟茶馆进去之后看见宁助理坐在窗边的,我过去坐在他对面道:“宁瓷。”

    他客气的点点下巴,“柯小姐。”

    “宁瓷,我有事要与你商量。”

    宁瓷聪慧的说着道:“我之前是唐家的人,柯小姐找我无非是因为唐家的事,你是唐总的朋友,你有什么事需要吩咐我做的我定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他说的话倒让我一怔。

    我试探性的问:“什么事都会答应?”

    宁瓷笑了笑,同我温润的讲道:“柯小姐,唐老先生在世的时候曾经救过我母亲的命,那个时候我刚出入社会入职唐家,没有钱为母亲治疗肺癌,是唐老先生借了我五十万,让我每年分期还他,我只是一个新人,唐老先生如此待我让我感激,这些年一直铭记于心,所以唐家对我恩重如山,只要是有关唐家的事我都会义不容辞。”

    这个事我并不知情。

    不过父亲一直都是一个热心肠的人。

    他曾说过做企业家挣钱很重要。

    但是回馈社会亦很重要。

    想起父亲我的内心深处泛起了酸楚,我闭了闭眼收敛情绪将我要重振唐家的事告诉他。

    宁瓷颇为惊讶问:“重振唐家?”

    “是,与曾经的唐家一样的运营模式,唐家之前关闭的那些工厂都会重新再开起来。”

    服务员送上来了一杯茶,我顿了顿握住温热的茶杯继续说道:“你曾在唐家工作了七八年,你了解唐家的所有运营模式,你知道唐家的优势在哪儿,我需要你再做唐家的助理。”

    宁瓷疑惑的问:“柯小姐是当下最火热的明星,因为从小被虐待的事件,作为受害者的你人气更加高涨,何况你的背后还有一个柯家,所以你是权势名誉最不缺的人……”

    我接过他的话问:“你想问我为何要搅入唐家这个麻烦的沼泽中?”

    宁瓷喝了口茶道:“重振唐家于柯小姐现在的地位权势而言吃力不讨好。”

    “之前所有人都看轻唐家。”我道。

    宁瓷握紧了茶杯,眼神哀伤。

    我继续道:“我是时光的闺蜜,我知道她曾经的委屈和屈辱,我不想她以及唐家这一辈子就这样了,再说都认为我是柯家唯一的继承人,但真相呢?真相是我的母亲从未想过将柯家给我,重振唐家也是为自己将来找依仗,我不想我被赶出柯家之后一无所有。”

    说完我便红了眼眶。

    宁瓷喊着,“柯小姐。”

    “宁瓷,我需要你,唐家也需要你。”

    宁瓷终于开口成全我道:“我答应你,即便不是为了柯小姐,仅仅是重振唐家这几个字我都会答应你。”

    闻言我心底雀跃有些无措。

    我感激道:“宁瓷,我不会亏待你。”

    宁瓷摇摇脑袋问:“需要我做什么?”

    我赶紧说着我的计划然后道:“不能用柯染的身份注册公司,因为公司名字叫唐风。”

    唐风是我前世的另一个名字。

    法人是柯染,公司名字是唐风。

    这被楚靳萧知道肯定更难成事。

    因为他会觉得我是故意做这些气他的。

    我可不是为了气他,我是要毁灭他。

    所以前期得忍,小不忍则乱大谋。

    宁瓷忽而疑惑的说道:“柯小姐方才说不能用柯染的身份注册,你在特意划清自己与柯染的区别,这语气就好像你不是柯染……”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