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40.你想解约?
    那个她,我第一时间想到我自己。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收住笑问他,“楚时光吗?”

    君慕白不语,可盯着我的目光很炙热。

    我低头咬了咬唇问他,“我能再拜托你一件事吗?”

    君慕白特背好说话道:“但说无妨。”

    “我想要你用君家公司的名义给我签一个合约,当然是假的,我只是想用这个合约与楚靳萧谈判,因为我目前是楚靳萧的艺人。”

    君慕白聪慧的问道:“你想解约?”

    “是,我想将自己签约在唐家。”

    我对他,从来没有想过隐瞒。

    “我答应你,我让助理送合同。”

    君慕白的助理在半个小时之后送来打印好的文件,上面的内容条款非常规规矩矩。

    并且标注了我个人的待遇,助理当着我们的面讲解完合约之后将文件递给君慕白。

    君慕白拿着笔流畅的写下自己的名字随后递给我,我接过签上名字听见他嗓音略困惑的提醒道:“虽然是假的,但毕竟是盖过君家公章的,到时候我想要对付你轻而易举。”

    是的,到时候他拿着这份合约对付我轻而易举。

    可是没关系,因为我信任君慕白。

    我反问他,“你会吗?”

    君慕白莞尔,“你可以试试。”

    我心情愉悦道:“我走啦!”

    我与君慕白分开之后走到蓉大校门口看见管家正等着我的,他的身侧停着那辆我所熟悉的布加迪。

    难道楚靳萧一直等在这的?

    我过去看向车内。

    没瞧见楚靳萧这个人。

    管家眼色极好,他先我开口解释道:“楚先生在家处理公务,让我来接楚太太回家。”

    管家称呼我为楚太太。

    我点点头上车将这份文件抱在怀里,心里觉得暖暖的,至少没有之前那么的孤独。

    楚家一向灯火通明,我下车回了自己的卧室,想着待会该怎么和楚靳萧谈这个事。

    没多久房门口响起管家的声音。

    “楚太太,楚先生让你吃晚餐。”

    我出了门下楼,楚靳萧正坐在沙发上翻阅手中的文件,在他面前的客桌上还有厚厚的一叠,这些文件内容应该是楚家的合作。

    我乖巧的坐在餐厅吃饭,吃完之后才过去坐在楚靳萧的身侧,他见我过来便放下了手中的文件询问我,“白天在学校听话吗?”

    他的语气……

    他将我当成一个小孩教育。

    我盘腿坐在沙发上挽住他的胳膊道:“该上的课都上了,还去师兄的实验室参观了。”

    楚靳萧低着声音问:“实验室?”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我坦诚道:“我喜欢物理航天。”

    闻言楚靳萧冷了眉。

    “是君慕白的那个实验室?”

    “嗯,他是团队负责人。”

    这些事楚靳萧迟早会知道。

    最正确的做法是一开始便坦诚。

    楚靳萧没再问什么,我过去试探性的抱着他的脖子特意用软萌的声音道:“我现在是你的楚太太,是不是可以与你亲密?”

    闻言楚靳萧偏头睥睨的目光望着我。

    最后评价道:“倒不害臊。”

    我握住他的掌心说着我自己曾经最难以启齿的话道:“我喜欢你有什么害臊的?我今天在学校里上课的时候总会想起你,想起你的时候就会心猿意马!我压根没想过你会突然同意与我领证,我今天好开心啊。”

    楚靳萧突然伸出胳膊将我捞进怀里。

    他微垂着脑袋盯着我,眸心的深处波涛汹涌。

    男人是最容易冲动的。

    特别是久久不开荤的男人。

    他之前的生活我不了解,但是从我和他住在一起之后他就没有做过那档子事。

    我特意咬了咬唇,特意委屈巴巴的语气道:“我病的很严重,没人理解我,有什么烦恼都不知道该找谁倾诉,可面对你会让我感到很安心。”

    “你不是总说你没病吗?”

    男人这个反问搞得我哑口无言。

    是的,我是真没病。

    有病的是柯染。

    现在柯染有病闹得人尽皆知,我还不如好好利用这个身份。

    指不定还能得到他的怜惜。

    我张了张口问:“谁想承认自己有病?”

    说完我便亲了亲他的脸颊道:“网上的事闹得全国皆知,我不想操心,等正义得到伸张风波过去之后我会重新回归娱乐圈拍戏。”

    楚靳萧任由我胡作非为的亲他。

    他默了默淡声道:“王鸥已被处理。”

    我微微的摇摇脑袋,越发得寸进尺的向他靠近。

    双腿还紧紧地缠绕着他的大腿道:“不够,我想要她付出法律的代价,关个几年。”

    楚靳萧的掌心轻轻地摩擦着我的腰部。

    我能感觉的到他已经有些情动。

    但仍旧在控制自己。

    “仅仅靠录音很难对之前的事取证,想要将王鸥关个几年怕是困难,除非是……”

    他顿住,我笑问:“除非是什么?”

    “除非是以贪污罪起诉她。”

    王鸥是楚靳萧公司的人,按照她的性格她在他公司待了这么多年不可能清清白白。

    楚靳萧想要查她轻而易举。

    我低低又温柔的声音说道:“我现在是你的楚太太你会帮我的对不对?我心底不认柯家,能帮助我的人就只有我的丈夫,我全依仗你。”

    楚靳萧勾唇,“你想让我为你处理这些事?你很聪明,聪明到不像个小孩。”

    我不太开心道:“我十九岁了,还是你合法的妻子,我怎么就小孩了?我哪里小啊?”

    我特意用胸口压向他的身体。

    楚靳萧眼眸瞬间暗沉,喉咙滚动。

    男人久久没说话,深沉的目光一直盯着我,我故意用手指划过他的喉结又道:“靳萧哥哥我喜欢你,我希望有一天你能喜欢我。”

    爱情是一个坑。

    我想将楚靳萧埋进去。

    埋的严严实实再踩上几脚。

    楚靳萧终究没控制住。

    他抱着我起身将我压在沙发上。

    密布的吻落在脸上,身上的衣服颇为凌乱。

    在关键的时候他突然停住——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