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累,我要休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不敢再翻腾,强迫自己睡觉。

    清晨醒得早,我睁开眼看见怀抱着我的楚靳萧。wap.kanshushi.com

    他英俊的脸离我非常的近,皮肤细腻又白皙,鼻尖又如此挺拔,轮廓线条都是如此的优美。

    我曾经喜欢他也是因为他的脸。

    其实我能感觉到他这三年的变化。

    比之前稳重,更比之前理智。

    再也没有之前那么重的戾气。

    我起身穿上衣服坐在阳台上静默的等待着,等楚靳萧醒了我便又要开始陪他演戏。

    楚靳萧今日醒的晚。

    他醒的时候看见我在阳台上并没有说话,而是起身穿好衣服吩咐我,“待会吃了饭让管家送你去蓉大,晚上随我一起回楚家。”

    他说的是楚家祖宅。

    “哦,你要去公司吗?”

    他点点下巴算是回应。

    我笑着问他,“你最近忙吗?”

    他凝眉问:“怎么?”

    我瞧他情绪不算差便开口道:“有一件事我一直隐瞒着你,你知道了恐怕会不开心。”

    楚靳萧迈着长腿走到我身边,“什么事?”

    他站在我的身后看见了我怀里的那份文件,我捏着纸张故意用沉重的神色道:“我在网上发表申明之后便和君慕白签了份合约。”

    男人嗓音低沉道:“什么合约?”

    我试探的说:“你可能不想知道。”

    今日比往日更加寒冷,我微微的颤抖着身体,心里不愿加衣服,楚靳萧脱下自己身上的大衣拢在我身上询问道:“很严重吗?”

    “算不得,只是一个变更合同。”

    只是从他的公司离开到另一个公司而已。

    只是他肯定不会愿意见到我离开。

    毕竟我的身份给他创造了不少的利益。

    我将手中的文件给他撒谎道:“我心里早就想惩罚王鸥,那天被她刺激到所以破釜沉舟的在网络上揭发了她,我心里清楚会影响到你的公司,所以我以为你不会再用我这个艺人……而且当时你让我滚回楚家,我以为自己彻底的得罪了你,以为你不会再让我做你家的艺人,再加上我又讨厌柯家更不想做柯家的艺人,所以在无依无靠的情况下我通过师兄联系到了君慕白签订了新的合约。”

    楚靳萧翻阅着文件,他将整件事串起来道:“所以君慕白到蓉城是和你签订合约?”

    当然不是。

    我都不知道他为什么到蓉城。

    “算吧,毕竟我很值钱。”

    楚靳萧沉默的翻阅着文件,他看见日期开口道:“正好是那天的时间。柯染,你的合约还在我的公司,私下签约新的公司是违约的做法,按照法律,这份合约是不生效的。”

    “可是我会赔他大量的违约金。”

    楚靳萧挑了挑眉,声线略低的问:“所以你的意思?”

    我故作苦恼道:“违约金三个亿。”

    楚靳萧嗓音沉呤的提醒道:“我这边也有违约金,而且我并不打算放人,三亿的麻烦你倒敢签。”

    我起身抱着他精装的腰肢撒着娇道:“可是你是我丈夫啊,可以不要我的违约金直接放我离开,但是君慕白又不是我的什么人。”

    “呵。”

    楚靳萧突然冷笑道:“是你将我想的太笨了还是将你自己想的太聪明了?倘若你们之间没有什么联系,君慕白在明知道你还属于我的人的情况下还让你签在自己的公司吗?”

    这个男人太聪明。

    太聪明了就太难对付。

    我装傻充愣的说道:“我怎么知道他怎么想的,我找到他说了这个事,他同意了,他为什么同意我肯定不清楚!但现在的结果是合约已经在这儿了,要么跟着他要么违约。”

    楚靳萧用文件敲了敲我的脑袋,嗓音透着笑意道:“三亿罢了,就当我给你的彩礼。”

    ????

    他的意思是他会替我赔偿?

    如此的豪气和霸气?!

    我还想劝他什么但怕自己太急功近利被他发现什么端倪,我随意的说道:“三亿的彩礼又不是三十万三百万那么简单,再想想其他的方法吧,实在不行我再和君慕白沟通。”

    楚靳萧霸道的说道:“此事给我处理。”

    所以他要和君慕白私下商讨?!

    我心里烦躁,觉得此事超出预料。

    压根没想到楚靳萧会直接帮我扛下这事。

    三亿啊,又不是三百万三千万。

    我的心里担忧此事不成,待楚靳萧离开我的房间后我给君慕白发了消息说了此事。

    他回复我道:“我会与他谈判。”

    结果如何,就看他们两人如何商讨。

    楚靳萧聪明,可君慕白也聪明。

    不知道他们两个男人过招会是怎样的场景。

    无论怎样,我希望结果能够如我所愿。

    我深深地吐了一口气起身去浴室洗漱,出来之后化了一个淡妆换了身薄款的衣裙。

    我下楼后看见楚靳萧已经吃完了早餐站在门口拿着大衣准备出门,他听见动静偏过脑袋看向我,见我穿的单薄他神情不太赞同道:“初春换季的时候正冷,去换件衣服。”

    他对如今的我多了些关怀。

    或许他在关怀他的楚太太。

    因为他明确的说过并不爱我。

    我固执的摇摇脑袋,“我要漂亮。”

    男人忽而教着我道:“衣裙有衣裙的漂亮,冬装有冬装的漂亮,你这样太单一。”

    我笑着问他,“你这样劝人的?”

    男人未答,沉默的离开。

    身影很快消失在初春的寒风里。

    我过去坐在餐桌旁吃着面包喝着粥,管家从楼上给我拿了一件血红色的大衣搁在沙发上恭敬的说:“楚太太,出门记得穿上。”

    我哦了一声突然想起一些事问他,“楚靳萧这些年和陆瑶的纠缠深吗?”

    我怎么感觉楚靳萧对陆瑶很冷淡?

    而且冷淡到过分的那种。

    就好像陆瑶于他而言什么都不是!

    他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般爱她。

    而且他还任由我欺负陆瑶。

    更甚至没有责怪我。

    这是我目前为止最诧异的点。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