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客客气气的回答道:“楚先生从三年前开始就没有同陆瑶联系,应该说之前那位楚太太在世时也没怎么联系过,是陆瑶一直缠着楚先生,而楚先生对她一直爱答不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心里疑惑的问:“可之前楚靳萧对她很温柔。”

    他对她的温柔我可历历在目。

    管家不太清楚事情究竟是怎样的,但他却与我八卦道:“我不知道楚先生是怎么想的,但通过我的观察,他平时对陆瑶的确很冷淡,但有楚太太在场的时候……我说的是之前那位,每逢楚太太在场楚先生待陆瑶就特别有耐心,就像是故意做给太太看似的。”

    所以那些温柔全是做给我看的?!

    是楚靳萧故意惹我羡慕的?

    他为何要这样做?!

    “他故意气他逝去的那位太太?”

    管家正想说话,门口突然传来楚靳萧的声音,“张叔,替我到书房里拿一下文件。”

    管家听见楚靳萧的声音吓得惊了惊。

    他迅速离开上了楼梯。

    楚靳萧在门口理着衣袖,淡淡的语气却骇人的神情问:“你忘了我们的约法三章?”

    “我记得,我就是好奇你对陆瑶……”

    他脸色阴沉,我打住道:“我闭嘴。”

    管家很快下楼,楚靳萧拿了文件离开,待他离开之后管家才松了口气,“吓死人。”

    “别怕,我不会让他责怪你。”

    “是我越界,待会我送太太去蓉大。”

    我点点头又好奇的问他,“楚靳萧这些年身边没有其他女人吗?”

    “别说其他女人,陆瑶都不是。”

    既然又提起了陆瑶……

    那我便问:“她是楚靳萧的未婚妻啊。”

    “是楚老先生安排的,楚先生那边可没点头呢,而且现在有了你,她更是不可能了。”

    可是之前楚靳萧对陆瑶说婚期延后。

    他对与陆瑶的婚礼还是默认的。

    “楚太太,你不必在意她。”

    我:“……”

    所以管家是怕我在意特意解释的吗?

    我垂着脑袋吃饭,在去蓉大的路上我坐在车里无聊便难得有兴趣登录柯染的微信。

    上面有许许多多的消息。

    大部分都是我所熟悉的明星导演。

    她的人气还真旺啊。

    借着这次风向还能更火。

    等从楚靳萧公司离开我会正式营业。

    起码先替唐家新公司挣第一桶金。

    刚想到唐家便收到宁瓷的消息,“君先生将借款打给了我们,我在这周之内就会完成公司注册,趁着这段时间重新联系之前的工厂以及合作方,有什么进程我会同步给柯总。”

    他从称呼我为柯小姐变为柯总。

    我回复道:“辛苦啦!”

    刚想退出微信的时候我看见一个很特别的消息,“柯染,你再不理姑奶奶我就和你绝交!这辈子都不会搭理你让你孤独终老!!”

    微信备注是:小官儿。

    柯染的记忆太多,我记得不太全。

    我努力的回想着小官儿和生前柯染之间的关系。

    很多记忆渐渐的涌出,我这才想起小官儿是蓉城临江会所的一姐。

    对,陪酒的。

    但是并不卖身。

    我回着她消息道:“最近因为网络上的事情很烦躁就没有登陆微信,这不登陆微信后便第一时间联系你,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小官儿迅速回我,“我找你肯定是因为网络上的事担忧你,你在哪儿?我过来找你。”

    小官儿原名官欢欢。

    且离过婚。

    她离过婚但年龄尚且算小,二十五岁左右,她离婚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家道中落便被那个狼心狗肺的丈夫抛弃。

    后面她躲到蓉城从此与他老死不相往来。

    官欢欢这个人……

    她性格直爽人又仗义所以我觉得可以与她打交道。

    而且她对生前的柯染很是照顾。

    算是柯染真正的闺蜜。

    所以我想维持这份关系。

    而且她特别值得信任。

    我需要一个能帮衬我的闺蜜。

    我回复她道:“蓉大上课呢。”

    “等着,姑奶奶来找你。”

    ……

    外面的春风从窗户里吹进来,我身体发冷下意识的抖了抖,我咬紧唇垂着脑袋记着笔记,身边的男同学突然发出唏嘘的声音。

    我顺着他们望的方向看过去见有一个穿着白色卫衣琉璃长裙还梳着双马尾的女人。

    她的模样漂亮清纯。

    可我清楚一到晚上她就是夜场的妖精。

    我们的目光对上,她笑的很开心,两颗虎牙若隐若现,我合上课本悄悄地从后门溜走。

    她在门口迎接我,见我出来她伸手搂着我的胳膊笑问:“你同学都认不出你是谁?”

    我现在上课戴着口罩鸭舌帽,他们很难认出我是柯染。

    这样也好,偶尔图个清净。

    我问她,“你怎么认出我的?”

    “你的身形我可是记得牢牢的。”

    她对生前的柯染是真的用心。

    我们向安静的道路走去,官欢欢担忧的提起道:“难怪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蹲在巷子深处的模样那般难过,原来是已经病了啊。”

    我垂下眼眸道:“我没病。”

    “那网络上的那些……”

    我总不能说我是另外一个人吧?

    我不想让她担忧道:“我之前同你说过经纪人欺负我的事,我现在忍不了她便特意找了心理医生做的假诊断,就是为了针对她。”

    她惊奇道:“天呢,我们小染竟然学的这么聪明啦!我就想像你这样鼓起勇气对付我的前夫!”

    我想起了楚靳萧安抚她道:“天理昭昭,做坏事的都会得到惩罚的,你需要耐心等。”

    “我相信小染,要不我们逃课吧?”

    回到这个世界之后我还没有玩过。

    我心生向往的问:“我们去哪玩?”

    微风轻轻地吹过,官欢欢的双马尾随风飞扬,她想了许久苦恼的说道:“小染的这张脸很招摇,去哪儿玩都容易被发现,要不去我工作的地方?现在白天没什么客人,我们一醉方休,我记得小染最喜欢喝的便是酒啦!”

    酒……

    清醒太久,的确需要一醉方休。

    “好,今日便你请客。”

    “没问题……”

    身后突然传来师兄的声音,“师妹,我找你半天了!我们团队的负责人正在实验室。”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