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44.蓉城的钻石王老五
    团队的负责人指的是君慕白,我们昨天方才见过面,并且他已答应让我加入团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可是师兄并不知情,他想借着君慕白在实验室便引荐我给他认识,我不想拂他的意便让官欢欢在楼下等我,“我先去见个人。”

    “去吧去吧,我等你。”

    我跟着师兄到实验室的那栋楼,走进电梯我摘下了口罩,师兄转过脸看见后有一瞬间的晃神,他不好意思的绕绕头夸奖道:“柯小姐人长的漂亮气质又出尘,不愧是明星。”

    我微微一笑道:“像我们这个年龄的女演员最基本的要求就是长的漂亮。”

    师兄反驳道:“你是演技派。”

    柯染出的作品,演技从来都是亮点。

    换成我,我又该如何保持她的水准?

    我心不在焉道:“谢谢夸奖。”

    到了实验室,师兄推开门进去,实验室里没几个人,包括我所熟悉的一个师姐。

    这个师姐喜欢君慕白。

    可是君慕白像一座神明不可攀登。

    所以她从未向他表露过心意。

    师兄拉着我的胳膊过去向实验室正中心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介绍道:“老板,这就是我给你说的小师妹,刚满十九岁,你定认识。”

    君慕白转过身,眉目温和的望着我。

    我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柯染。”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在师兄的面前我装作和君慕白是第一次见面的样子,他倒没戳破我,唇角含着笑。

    随后向我伸出掌心,“君慕白,欢迎你加入团队,我们团队算是国家航天的预备军。”

    这个团队经常会被航天专业的科学家以及研究科研的老教授拉到他们的团队工作。

    我之前就是被其他教授带到他的实验室工作而倒霉的遇上核辐射泄露。

    当时的我原本有机会离开。

    但是我清楚核辐射泄露的下场。

    我没有逃跑,没有丝毫犹豫的深入核辐射泄露的地方关掉了阀门,最后自己落得一个破败的身体。

    我并不后悔当初的自己这样做。

    因为这是我的责任和使命。

    唯一让我感到诛心的便是楚靳萧。

    我一次又一次的原谅他。

    他一次又一次的将我逼入绝境。

    “师妹,你怎么不说话?”

    我打断回忆听见师兄提醒我。

    我笑了笑,伸手握住君慕白的掌心。

    他的掌心冰冰凉凉,我当着师兄和师姐的面简单的介绍说:“我有在国外系统的学过建模,航天数字运算以及卫星通信技术等。”

    我的五指突然被君慕白猛的握紧。

    师兄震惊问:“师妹这么厉害?”

    师姐接道:“是个人才。”

    我笑盈盈道:“我每天白天上完课后有时间,有需要我做的各位师兄师姐尽管吩咐,”

    我又看向君慕白,“谢谢你接纳我。”

    君慕白松开我,“无妨。”

    他转身去忙碌自己的事情,师兄带着我熟悉实验室的仪器,他也清楚下面有人等着我,没过几分钟他便放我离开。

    走到楼下我收到一条短信。

    是君慕白发的——

    是一个联系方式。

    “小染,我们走吧!”

    远处传来官欢欢开朗的声音,我收起手机走过去笑着说:“走吧,我下午还有课。”

    “还上课啊!多无趣。”

    我悄悄道:“或许可以逃课。”

    官欢欢立即开心的说:“走起。”

    蓉城临江会所是蓉城最大的会所,会所里除了男帅女美之外还贵的离谱,能到这里消费的基本上是蓉城以及外地的上流人士。

    也不排除花重金进去想结交有钱人的。

    其实楚靳萧就是蓉城最大的豪门。

    所有人都想与他攀上关系。

    官欢欢是临江会所的一姐,门口的两个保镖看见她都尊敬的打着招呼喊了声官姐。

    我调侃她,“地位不低啊。”

    “还好还好,混口饭吃而已。”

    官欢欢带着我进去到了卡座,我坐下听见她豪气道:“以前都是你请我,这次我请你,算是祝贺你干掉了经纪人那个老巫婆。”

    我没有推脱道:“我酒量可很好。”

    “那你试试看能不能将我喝破产。”

    官欢欢生性爱钱,唯独对我算是大方,应该说对她所认识的柯染,不过没有关系。

    因为我是楚时光,也是柯染。

    她真心待柯染,便是真心待楚时光。

    她对我好一分,我便还她三分。

    我放下挎包道:“我可舍不得你破产。”

    官欢欢抱着我亲着我的脸颊放着豪言壮志道:“还是我家小染好知道心疼我的钱,不过今天没有关系,今天你把我喝破产了姑奶奶也心甘情愿。”

    她对我做了个妩媚的眼神离开。

    再次回来时怀里抱着一箱酒。

    “我有员工优惠价,尽情喝。”

    或许是刚回到这边有太多的不得意;或许是心无归属的原因;又或者是心里太苦的原因,我一直闷不吭声的喝着酒释放自己。

    越喝心里越苦。

    苦到喉咙都瑟瑟的。

    我暗暗的叹息,转过脸看见官欢欢趴在我的肩膀上已经醉了,眼神迷糊的望着远处。

    我低声问她,“你在看什么?”

    “有个金主,我想勾搭勾搭。”

    我下意识的问:“谁啊?”

    “蓉城的钻石王老五,在临江百年难遇!你说我能不能骗他狠狠地在临江消费一笔?”

    我又喝了一口问:“谁啊?”

    “楚靳萧。”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