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54.慕白哥哥,我好想你
    我心底所有的痛苦、委屈、隐忍、焦虑沮丧的情绪以及回到这个世界的莫大孤独在这一瞬间因为他的这句话得到短暂的救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伸手抓住他的手腕上的衣角,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的盯着他,“慕白哥哥。”

    我词穷,此刻说什么都显得多余。

    君慕白忽而伸手将我拥进他炙热的胸膛里,在那里我感受到了他令人安心的温度。

    我颤抖着声音问:“你怎么发现的?”

    重生之后我与他不过才见过几面。

    君慕白搂着我,手掌贴在了我的后脑勺上面,他揉了揉安抚我道:“我熟悉时光看我的目光,你瞧着我的目光与她那般神似,你也知道我的手机号码,你热爱航天科技,你还喊着我慕白哥哥,你喊着我的语调与之前毫无区别,唯一有区别的便是声线不同了。”

    在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便只有君慕白了,但要笃定是我就要打破他曾经坚定不移不信鬼神的认知。

    因为是我,所以他信。

    这坚定的信念,令人震撼。

    “就因为这个便笃定是我么?”

    君慕白温柔的笑开,像是眼前的迷雾突然散开,弯弯的明月显现,星空璀璨夺目。

    他是个冷漠孤傲的人。

    可是他的笑如此的温暖治愈。

    君慕白忽而收紧了我的身体,嗓音低低道:“因为你是时光啊,无论你成为了谁,只要你还在这个世上,只一眼我便能找到你。”

    君慕白的话充满了对我的思念。

    让我孤寂的心有了依偎。

    “慕白哥哥,我好想你。”

    我在他的怀里哭的稀里哗啦的。

    再也没有压抑自己的情绪。

    在这个人面前我可以做真正的自己。

    我再也不会像之前那般孤独。

    男人温柔的安抚我,“我在这里。”

    “我要找楚靳萧报仇!!”

    他仍旧温柔的声音承诺道:“我帮你,从今以后我会是你最强最稳固的依靠,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替你完成所有心愿。”

    不不不,我不想拖他下水。

    我不想让他陷入我和楚靳萧的抗争。

    我从他的怀里抬起脑袋眼眸明亮的望着他,道:“我的仇,我想要亲自与他了断。”

    顺道我又告诉了他我与楚靳萧已经结婚领证的事,他听闻之后神色竟有些发怔。

    他揉了揉我的脑袋,“又晚了吗?”

    我下意识问:“什么?”

    他摇摇脑袋转过身望着窗外的明月,模样是那般英俊,君慕白的气质出尘,其实在我的心里君慕白是旧时代的那种贵气公子。

    我走到他身边望着他的眼睛,那里面衬着月亮清辉散发着柔和的目光,是浩瀚无垠的星光璀璨,是多少女人渴望的星辰大海。

    我忍着心底的恨意,坦诚的说道:“我当年为爱囚禁最终落了一个家破人亡、心悲绝望的下场,而这次我要让楚靳萧尝到同样的痛苦,我要让他爱而不得且被所爱之人背叛;我要让他一辈子活在愧疚悔恨之中;我还要让他亲眼看到楚家在他手中凋零的模样!他曾给我的痛苦我都要一一的还给他,这就是我再次回到这个世界唯一的使命。”

    君慕白转过眼眸光深沉的望着我,半晌他才说道:“你决定了便去做,无论需要什么帮衬找我便是,时光,我是你最后的退路。”

    君慕白给我的承诺,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是这般的坚定,他一直都是这样,站在身后的位置不反驳我的任何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支持着我。

    我愉悦的笑出了声,忽而伸手握住他的掌心,他的指间动了动,似乎有些僵硬,但没有抽走,反而是轻轻地握住了我的手心。

    我依恋的语气说道:“真好,被你认出了真好!谢谢你,一直像哥哥那般在我的身后保护着我。”

    君慕白轻轻地嗯了一声。

    他勾唇道:“时光,欢迎回家。”

    我转过望着天上的明月,好像从那里看见了君慕白的身影,我怀念的语气说:“我和慕白哥哥认识九年了吧?算上今年就整整十年啦!我还记得你爷爷呢,他是个封建的老爷爷,我随你回祖宅的时候他一直逼着你穿汉服祭拜各位祖宗,你满脸不爽但也没违背他的意愿,那时候的慕白哥哥才二十三岁。”

    那是我和君慕白认识的第三年。

    那个时候君慕白的爷爷还误以为我是他的女朋友非要让我跟君慕白一起穿汉服。

    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君慕白穿汉服。

    白色的宽袖长袍,身上绣着樱花落。

    那时的君慕白翩翩公子美如画。

    就是满脸的不爽。

    君慕白回应我道:“七年前的事了,没想到你还记得,爷爷得了病已经忘了我们。”

    忘了我们……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应该是阿尔茨海默病症吧。

    俗称老年痴呆。

    “爷爷都不记得你了吗?”

    君慕白的情绪忽而有些低落,似乎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他松开我转过身进了厨房给我端了杯咖啡,我接过握在掌心捧着它,很温暖,从刚刚到现在都觉得温暖啊。

    君慕白是一个温暖的人,虽然待其他人冷漠,但我和他之间的关系犹如骨血至亲。

    他也是一个很知进退的男人。

    从刚刚到现在他只确定我是不是时光。

    除此之外他什么都没有问。

    没有问我这三年过得如何。

    他清楚,我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

    既然我没提,他便不会逼我。

    坐了一会儿我便起身道:“我走了。”

    我怕待太久会被楚靳萧知道。

    这个时候我都是要顺着他的。

    在他爱上我之前我都要顺着他。

    “嗯,我送你回家。”

    我摇摇脑袋同他说道:“我想回医院照顾我爸,我想陪他一晚上,确定他抗住今晚。”

    君慕白依着我,“我送你到医院。”

    “你来去折腾麻烦,我自己打车到医院便行,还有合同的事,楚靳萧应该近期就会给我解约合同,后面我应该会忙碌起来拍戏。”

    说完我叹息道:“我对拍戏一窍不通,只能根据柯染的记忆慢慢琢磨,应该不会差。”

    毕竟我聪明,又有柯染的记忆。

    君慕白询问:“柯染呢?”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