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念不愿意打赌,一直劝着我别胡思乱想,可我们都清楚事情终究会成为我说的那样,但在他的眼里我还是个孩子,这些事不是我该插足的,我猜按照他的想法即便是他拿走柯家都没有关系,因为他心里爱着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即使他拿走柯家他也会照顾我一生。

    沈念就是这样,做事总是忽略当事人的心情,一直都自私自利,以自我为中心。

    我有柯染的情绪。

    我清楚她最恨的便是这样的沈念。

    我没有再和沈念争执,他这男人听不进去别人说话,我让他照顾爸后自己离开了。

    父亲现在是植物人,柯家母亲有时间对付我争夺柯家,所以她不会再对他做什么。

    想到这,我便放了心。

    我离开医院,外面下起了微微细雨。

    蓉城的初春是较为湿润的,我深吸一口气又想起了度过的那三年黑暗光阴。

    曾经有多恐惧绝望,现在就有多珍惜现在的生活。

    我不会再被任何人打败。

    我走下医院楼梯打车回了楚家。

    回家之后我给楚靳萧发消息,“之前我在医院里陪爸,现在才回家,爱你的柯染。”

    后面这一句话我自己都觉得恶心。

    楚靳萧没有回我的消息,房间里明晃晃的,我躺到床上闭上眼睡觉。

    第二天醒的时候我下楼看见陈澈。

    我猜他是送解约合同的。

    陈澈看见我立即起身道:“楚太太。”

    我笑着问:“楚靳萧都告诉你了吗?”

    陈澈客气的解释说:“我一直替楚先生处理着身边大大小小的事,所以不会隐瞒我。”

    “哦,你找我做什么?”

    我下楼坐在沙发上,管家给我端了一杯牛奶和早餐,我喝着牛奶看见陈澈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文件放在我的面前解释道:“这是解约合同,楚先生说是他这边提的解约,所以按照合同上定的条约给楚太太赔违约金。”

    我震惊,没想到楚靳萧会如此待我。

    毕竟是我找君慕白签约违约在先。

    我颤抖着心问:“违约金有多少?”

    陈澈回答道:“三亿。”

    合同上面的违约金不超过一亿。

    楚靳萧这又是做什么?!

    我签了解约合同,陈澈带着一份签署过的文件以及留下一张三亿的银行卡离开了。

    我将这张银行卡装在挎包里离开别墅到蓉大。

    到了蓉大后我问宁瓷要了他的地址。

    随后我将这张银行卡寄给了他。

    楚靳萧给我的三亿我要好好的利用。

    等寄完银行卡后我回到教室上课,在上课期间我问楚靳萧,“怎么还给我违约金?”

    楚靳萧酷酷的回我两个字,“彩礼。”

    原本赔君慕白的三亿他给了我。

    楚靳萧这人说话做事倒有始有终。

    不知为何,我心里有莫名的惆怅,前世他待我刻薄,但这一世的楚靳萧却待我……

    至少目前为止一直都在照顾我。

    “算了,不想糟心的事。”

    待下午我收到宁瓷的消息,“柯总,唐家正式成立,剩下的流程这几天能解决。娱乐影视公司我也注册,在娱乐圈方面我目前没有任何资源,娱乐资源的事要你费心了。”

    我目前需要一个新的经纪人。

    可是上哪儿找那种靠谱的?

    我将柯染认识的人都筛选了一遍,她接触的基本上都是导演以及演员,经纪人方面却没有太合适的人员。

    我抱着书本忍着寒冷向校门口走去,快到校门口的时候意外瞧见孤傲而立的男人。

    站在他面前的是院里的教授。

    男人不经意间偏头亦瞧见了我,他冷酷的向我点点下巴,随后与教授说了几句话。

    教授离开,我走上前喊着,“君慕白。”

    君慕白是个极冷漠寡淡的男人,见到我他才放软了神情,“还是像以前那样没大没小。”

    闻言我笑开道:“以前都是称呼你为君先生,君老板以及慕白哥哥,很少喊你名字。”

    当着外人的面称呼他为君先生。

    在团队里就是君老板。

    私下就是慕白哥哥。

    像这样直呼其名的时候微乎其微。

    君慕白嗯了一声打量着我,见我穿的如此少他伸手取下自己脖子上杏色的围巾动作温柔的围在我的脖子上问:“这样不冷吗?”

    我迅速回答:“冷,但这样真实。”

    能真实的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温度。

    君慕白似乎听明白了我话里的意思,他拍了拍我的脑袋以示安抚,我歪着脑袋笑着打趣道:“好在我戴的有口罩,不然被人拍到我们的照片又会闹上热搜,虽然我从不怕。”

    “既然不怕,又何必在意。”

    “倒也是这么个道理。”

    君慕白忽而转过身走在前面,我乖巧的跟在他的身后同他说着公司的状况。

    我还惆怅的说:“我差个经纪人。”

    面对他,我总是喜欢倾诉。

    他从不会对我说的话做的事做评价。

    可是他一直都会为我排忧解难。

    “我让阮驺给你介绍。”

    阮驺是君慕白的助理。

    “那就用你介绍的,毕竟我在这方面认识的人并不多,慕白哥哥,我们要去哪儿啊?”

    君慕白正要开口时我的手机响了。

    我抱歉的说:“是楚靳萧打给我的。”

    他侧过身子表示避讳。

    我接通喊着,“楚靳萧。”

    “小东西在做什么?”

    他喊我小东西……

    这真的令人猝不及防。

    我撒谎说道:“刚下课。”

    “嗯,你转过身。”

    我转过身瞧见了那辆熟悉的布加迪。

    我心底一咯噔,“你回蓉城了?”

    楚靳萧明明看见我和君慕白在一起他却还问我在做什么,我忽而清楚他在试探我。

    楚靳萧冷冷的吩咐道:“上车。”

    说完那边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握紧手机低声说道:“我走了。”

    君慕白淡淡的嗯了一声,“保重。”

    我等君慕白离开才转过身到那辆黑色的布加迪面前,陈澈早就下车为我开了车门。

    我垂着脑袋看见后座上的冷酷男人。

    我进去坐在他的身边挽着他的胳膊问:“你说你要出差一周,怎么突然回蓉城了?”

    楚靳萧仅仅离开一天就回了蓉城。

    楚靳萧目光如炬的望着君慕白离开的方向,嗓音冷酷的问:“你们怎么在一起?”

    “在校门口遇见的。”我道。

    楚靳萧忽而垂眸看向我脖子上杏色的围巾,语调更为的冰冷严寒,“他的?”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