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靳萧终归不是三年前的楚靳萧,这要是换在三年前,他定会打我一巴掌或者踢我一脚让我滚,可现在没有,他在崩溃的边缘强忍着突然冷静的批评我道:“任性妄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说我任性妄为。

    可是错的又不全是我。

    要说错,今晚双方都有责任。

    可现在讨论这个没有任何意义。

    “纵然你还小,但由不得无理取闹。”

    楚靳萧冷着脸说完这句话便起身离开。

    我没有跟上他,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的灯光似乎不太亮,我的心情略有些压抑,没会儿管家在门口敲门道:“楚太太,先生离开了,他走的时候情绪很差劲。”

    楚靳萧的情绪如何与我没关系。

    我喊着,“管家。”

    他打开门站在门口小心翼翼的问:“太太这是和楚先生吵架了?”

    “管家,在房间里多放几盏灯吧。”

    管家应道:“是。”

    他离开下楼拿了几盏灯放在房间里打开灯光询问:“楚太太,你瞧这样可以了吗?”

    “再拿几盏吧。”我道。

    管家下楼又拿了几盏,待房间里明亮到晃眼的时候我才满意道:“就这样,谢谢。”

    管家说了句,“客气了。”

    他转过要离开,走到门口又犹豫不决的转过身同我说道:“太太,先生昨晚听说你父亲出事的消息之后怕你一个人待着难过,所以处理完那边的事情之后便立即回了蓉城。”

    楚靳萧说过他会出差一周。

    可他离开仅仅一天便回了蓉城。

    我心底诧异,却没追问过缘由。

    而现在管家同我说他是为我。

    我笑了笑道:“或许曾经的我需要。”

    或许前世的我需要他的这份温暖。

    需要他处处优先考虑我。

    可现在的我已经冷心冷情。

    “太太这是什么意思?”

    我躺下道:“我睡了。”

    管家叹息般的离开,我躺在床上眨了眨眼忍回眼泪,其实我和楚靳萧现在的相处状态就是这样,总会因为一个叫做‘楚时光’的人吵架,‘她’是我对付楚靳萧最好的武器。

    有‘她’在,楚靳萧就不能顺心。

    其实我内心深处不想与他吵架的,我希望他能尽快的爱上这个名叫柯染的女孩。

    只有被他爱上,我的计划才能更顺利。

    可面对他,我有时候真控制不住自己。

    但他,每每暴怒都能控制住自己。

    其实楚靳萧很聪明的,他说的没错,我一直在欺骗他在演戏,是他一直在纵容我。

    ……

    楚靳萧离开三天了。

    三天里他没有联系过我。

    在这三天里君慕白给我找的经纪人也已经到位了,他替我联系了业界有名的导演。

    我同他说着我的计划,“霍莫,我不仅仅是要单纯的拍戏,我拍的每一部电影或者电视剧都要用我所创立的娱乐公司投资才可。”

    楚靳萧给我三个亿,再加上君慕白借给我的钱,再加上‘柯染’的人气,一切水到渠成定会稳赚不赔的,我是自己最大的王牌。

    经纪人专业,立即听明白我的意思。

    他遵从道:“是,等我消息。”

    楚靳萧不在的这三天里我私下联系了程瑾瑾,我说我开了家娱乐公司,以后都会在自家做事,倘若她愿意以后我就带她拍戏。

    我比她小,但在圈内我是前辈。

    程瑾瑾耿直,在没有见面的情况下她立即答应了我,而且还吐槽她现在待的这家破娱乐公司一直都不给她资源,她马上解约。

    等解约完之后便马上飞奔到我这里。

    程瑾瑾是程家小千金,她想要解约自然没有人敢为难她,我要捧她也算是和程家作对,我不太想与程家作对,因为楚靳萧和程家好像要进行合作,而我想阻止他们合作。

    不过我现在还没有阻止的能力。

    索性先签约程瑾瑾吧。

    倘若程家真想阻止她进娱乐圈私下一定会联系我的,等到那时候自己会有主动权。

    除开娱乐公司的事,宁瓷经营的唐风也渐渐的走上正规,他资源多倒不用太操心。

    一切似乎渐渐的明朗。

    目前就坐等陈慈将我赶出柯家。

    她趁着父亲昏迷定会这样做的。

    我希冀她这样做,这样可以让楚靳萧更为的怜惜我,也可以让婆婆尽早将她手中的楚家股份转给我,毕竟在他们的眼里我二十岁都不到,年龄越小他们越会觉得我可怜。

    认为这些苦难不该由我承受。

    而我了解婆婆。

    她就会想尽办法的弥补我。

    而楚家股份是最好的弥补方式。

    我耐心的等着,可是柯家那边一直都没有动静,我心里便想着自己推波助澜一把。

    我主动的联系了陈慈。

    她接到我的电话时吓了一跳。

    “这么多年,你从不会联系我。”

    是的,‘柯染’从不会联系她。

    因为‘柯染’清楚她是怎样的母亲。

    在她这儿,‘柯染’早就绝望了。

    我冷静的说:“我们见一面吧。”

    ……

    半个小时之后我到了约定的地点等着陈慈,我捧着杯奶茶耐心的等着,心里想着待会该如何与她交锋,自己绝不能落了下风。

    一定得让她感到恐惧。

    恐惧到不得不忌惮我。

    不得不立即想除掉我。

    想到这里我轻轻笑开自言自语道:“我就这么渴望被人欺负吗?”

    我之前在工作之余看过言情小说,毕竟在现实中找不到的爱情可以在小说里得到慰藉,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重生女主。

    身份还如此鲜亮的女主。

    而且模样又这么年轻。

    可是我没有金手指。

    很多事情得靠自己努力。

    但是这样已经足够。

    能让我有个机会回到这里便已足够。

    就在我胡思乱想打发时间的时候,身侧响起了陌生的声音,“咦,哥这是柯染啊。”

    我转过身瞧见一张熟悉的脸。

    是记忆中‘柯染’熟悉的脸。

    程瑾瑾。

    她的身侧伴随着一位英俊的男人。

    她称呼他为哥……

    身份显而易见。

    我心里很想与他认识。

    但明白舔着上去的不会被人在意。

    我微微颔首笑道:“瑾瑾。”

    “柯染前辈……啊,你比我小,这样喊你不太好,但你又是我前辈,我喊你阿染吧。”

    我之前和她见面都是在公众场合。

    她一直称呼我为柯染前辈。

    但现在是私下,这样称呼太生疏。

    我笑着说:“嗯,这位是?”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程瑾瑾快乐的介绍道:“我哥程晟。”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