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59.套路柯家母亲
    楚靳萧想和程家在房地产方面合作,所以我心里迫切的想和程家目前的掌权人程晟认识,奈何一直没有机会,我还想着等程瑾瑾签约在我公司之后等程家主动的找上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没想到转眼在这儿遇见。

    等程家找我这事太过漫长。

    而且还充满了不确定性。

    感谢程瑾瑾将他带到了我面前。

    我起身客气道:“您好。”

    程晟微微皱眉,“您?用这个您字称呼我的人不少,但像你这样的年轻姑娘倒不多。”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程瑾瑾赶紧帮腔解释道:“柯染前……阿染她很讲礼貌的,你比她大八九岁,她用您称呼你是尊重你,哥哥你可别不识好歹呀!”

    我笑着解释说:“不仅仅是这样,因为我除开是演员,我也是柯家的继承人,我清楚程家在房地产的地位,我心里是佩服你呢。”

    我直接说明了用意。

    用柯家千金的身份表示对他充满兴趣。

    “哦?柯家也想进军房地产?”

    程晟用了也这个字。

    我笑着问:“还有谁对房地产感兴趣?”

    闻言程晟笑开,“是个聪明的女孩。”

    他长得好看,笑的也好看,但是比起成熟稳重的楚靳萧,他却让人觉得有些随意。

    怎么说这种感觉呢?

    不太令人值得信任。

    可是刚认识的人谈什么信任?

    正聊着的时候陈慈到了,程瑾瑾看我有客人便迅速的拉着程晟离开,“阿染再见。”

    我心底颇为遗憾。

    遗憾没留下程晟的联系方式。

    陈慈坐下问:“你怎么认识程晟?”

    她与我说话是一副高冷漠然的表情。

    我跳过话题道:“爸昏迷的事我清楚是你做的,你不是想知道爸对我说了些什么吗?”

    陈慈冷笑着问:“你会告诉我?”

    “额…告诉你又如何?爸说他抽走了柯家的现金流,现在的柯家应该在危难之际吧?”

    陈慈怔住,“他竟然比我还先动手!”

    说这话的陈慈没有丝毫的怨言。

    语气里也没有对父亲的恨。

    于她而言父亲只是她博弈的对手。

    我冷漠的语气问她,“你不担忧吗?”

    陈慈倒显得镇定,“担忧什么?”

    “柯家破败,或者进入我手?”

    陈慈听我说这话之后神情仍旧显得很淡定,似乎觉得我翻不起什么风浪,我淡定的从挎包里取出我和楚靳萧的结婚证放在她的面前道:“你害了爸爸,我不会放过你,可能你觉得我没有本事所以从不将我放在眼里。”

    陈慈凝眉问:“这结婚证是?”

    她还是没将我的话放在眼里。

    我微笑,“倘若我是楚太太呢?”

    陈慈神色这才有所惊恐的翻开我面前的结婚证,我想了想又说道:“我是楚太太,想要对付你以及柯家轻而易举,还有前天晚上你见过的君慕白,他也是我最坚实的靠山。”

    陈慈狠狠地皱眉,“你想做什么?”

    “我说过,我不会放过你。”

    说完我便拿起结婚证起身道:“还有你打在我脸上的这个巴掌,我自是不会忘记的。”

    她气急败坏,“柯染!”

    闻言我装好结婚证转身利落的离开。

    “柯染你翅膀真是硬了!!”

    她越气急败坏我心底越开心。

    我与她分开之后打电话将此事告诉了君慕白,后者问我,“如何笃定她会按照你所设想的那样将你赶出柯家而不是转而奉承你?”

    君慕白的嗓音虽冷可我感到温暖。

    我笃定道:“倘若是其他人我相信她会这样做,但正因为是我才不会,从我很小的时候她就恨我……我说的是柯染……她是宁愿将我毁掉也不会向我示弱的女人,她下一步计划肯定会将我赶出柯家,当然她为了怕楚靳萧对付她,她肯定会想两全其美的办法。”

    君慕白默了半晌聪明的分析道:“楚靳萧和沈念的关系我是知道的,或许她会赌楚靳萧不会因为你和沈念闹翻,不过按照你方才说的,现在的柯家在危难之际,她现在能做的只能将柯家快速交给有雄厚经济的沈念。”

    我之前说过沈念有自己的事业。

    而他的这份事业能帮助到现在的柯家。

    “是,现在坐等沈念继承柯家。”

    “那么,你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君慕白问了我一个很直接的问题。

    “想得到楚靳萧和他母亲的怜惜。”

    君慕白固执的问:“最终目的呢?”

    “我想让楚靳萧怜惜我爱上我,也想借着这份怜惜获得楚靳萧母亲手中的楚家股份。”

    闻言君慕白那边沉默了。

    我忐忑的问:“我是不是太过于算计?”

    “时光,你和曾经终究变得有所不同,但这个变化都是你曾经经历的事所带给你的。”

    君慕白的嗓音异常温润,却蕴含着莫大的力量道:“无论是怎样的你都是你,想做什么便放开胆子去做,不必畏畏缩缩的瞻前顾后,失败了没关系,还有我在蓉城等着你。”

    君慕白是江城人。

    他却为了我在蓉城等着我。

    他是唯恐我失败之后身侧无人陪伴。

    此生能遇见他着实幸运。

    “谢谢你,慕白哥哥。”

    每次与他说话听见他的声音听见他说的那些话都会让我感动的想要流泪,我伸手擦拭着眼角的泪花道:“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君慕白嗓音沉呤道:“但说无妨。”

    “慕白哥哥,你喜欢什么?”

    我之前从未关心过他喜欢什么。

    是我自己对他的疏忽。

    君慕白疑惑问:“怎么突然问这个?”

    “你待我好,我也想待你好啊!我昨晚仔细的想过,我从未真正的关心过你,不了解你喜欢什么,也不了解你的梦想又是什么。”

    闻言电话那端的君慕白轻轻笑开,“知道关心我了,我家的小小时光还真是懂事了。”

    我难得像个小孩抱怨道:“你这样说的,像是我从没有心似的,不懂得关心身边人。”

    “无妨,我没有真正喜欢的。”

    君慕白说,我没有真正喜欢的。

    这就令人难办了。

    “哦,那好吧,那慕白哥哥遇到难过的事情一定要像我向你倾诉的那般向我倾诉哦。”

    男人温润道:“嗯,谢谢你时光。”

    “该是我谢你,谢你一眼认出我。”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