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念这又是什么操作?!

    楚靳萧凝着眉转身下了楼,我悄悄地跟在他的身后瞧见他已换了身西装,款式虽与之前的差不多,可袖口处的纽扣颜色变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之前是黑色,现在是金色钮扣。

    男人的背影瞧着真是贵气无比。

    再加上他现在沉稳内敛隐忍的性格。

    现在的楚靳萧才是完美的男人。

    才是众人想要的完美情人。

    我跟到楼梯口止步不前,我藏在走廊侧看见沈念正坐在沙发上的,见到楚靳萧他立即起身说道:“靳萧,我现在要带她回家。”

    楚靳萧下了楼梯才问:“现在吗?”

    “是,柯家的事……我怕她难过。”

    原来沈念是心怀愧疚想要见我。

    楚靳萧站在楼梯口双手插兜,道:“既然怕她难过又为何要这般做?难道也有你沈念无法阻止的事吗?还是说你从未想过阻止?”

    沈念听出潜台词解释道:“我从未想过要她的柯家,可母亲养我长大我不想忤逆她。”

    管家在得知我讨厌黑暗之后所以每晚都会将别墅里所有的灯光打开,直到第二天我离开才关闭,所以现在客厅里异常的明亮。

    明亮到晃眼。

    令我看不清楚靳萧的神色。

    只听见楚靳萧淡淡的语气问了一句,“那你知不知道那孩子是重度抑郁症患者?”

    沈念语气凝滞,“我……”

    “你们将她逼入绝境是想让她死吗?”

    沈念语气着急,“所以我来见她。”

    楚靳萧字字诛心道:“想事后弥补吗?你又可知她需要的是这个?”

    沈念被楚靳萧怼的哑言,他终于撕破脸面与楚靳萧刚道:“你少在这儿质问我!我之前将小染托给你照顾并不是让她成为你的二婚妻子!楚靳萧你倒真让我震惊,竟然遐想自己兄弟的妹妹,你既然知道她是孩子你又为什么要与她领证?你觉得你楚靳萧配吗?”

    对啊,楚靳萧为何要与我领证?

    而且头天刚拒绝,第二天就带我领证。

    他做的这个事挺让人莫名其妙的。

    楚靳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没有将沈念的质问放在眼里,他忽而抬眼看向我这个方向道:“沈念,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

    我:“?????”

    楚靳萧这是主动与沈念断绝关系吗?

    我之前一直在沈念的面前挑拨楚靳萧和他的关系,没想到先断绝关系的是楚靳萧。

    他这个男人做事倒令人捉摸不透。

    沈念被楚靳萧这话弄得怔住,随即冷笑道:“呵!我早就想跟你这种人一刀两断!”

    闻言楚靳萧转身便要上楼。

    沈念着急的问:“我家小染呢?”

    他特意强调了我家。

    楚靳萧淡淡的嗓音吩咐管家,“送客。”

    “楚靳萧,你别欺人太甚!!”

    楚靳萧未理,似乎在断绝关系之后身后的那个男人真的与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他甚至都不想敷衍了。

    沈念被管家强制请出了别墅,楚靳萧上楼走进走廊瞧见我,他抬手温柔的揉了揉我的脑袋道:“我认为,你并不想跟他回家。”

    所以他替我做了决定。

    我点点头道:“我讨厌他。”

    在沈念面前我说我恨楚靳萧。

    在楚靳萧面前我说我讨厌他。

    我非常适应自己的两面派演技。

    闻言楚靳萧低声问:“还喜欢他吗?”

    他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难道他心里在意我是否还喜欢沈念?

    我开心的问他,“你在意吗?”

    楚靳萧怔了怔,“有什么好开心的?”

    他偏过了脸,神色别扭。

    我握住他的掌心随他一起回我的房间说道:“我不喜欢他,我现在心里只装着你。”

    我的房间太过明亮晃眼,楚靳萧走到门口眯了眯眼,我松开他进去关了两盏灯光。

    他这才进来松开脖子上的领带坐在我的身侧,我搂着他的胳膊撒娇道:“你离开了我很久,我想联系你,可是又害怕你不理我。”

    楚靳萧勾了勾唇,“你还有怕的吗?”

    我仰着脑袋望着他,“怕,我怕很多很多东西,提心吊胆的活着,我的心从不安生。”

    楚靳萧拧眉,“从不安生?”

    “我极度缺乏安全感……”

    我泪眼汪汪的望着他,他忽而伸手将我搂进了他炙热的胸膛里,我依偎在他的怀里时心里突然感到苦闷,我恨他是真,可是却也贪恋他的温度,我害怕自己会假戏真做。

    可是楚靳萧于我而言……

    一直都是那么的有吸引力啊。

    “楚靳萧,我该怎么办呢?”

    该怎么控制自己的心?

    我真的不能再深陷了。

    他温柔的哄着我,“乖,有我在。”

    我身体一震,瞳孔无措的盯着他。

    我终于明白,我是逃不掉的。

    我爱他这点不会因为仇恨而消失。

    所以只要他给我稍许温柔我就会崩溃。

    既然如此,我们就一起在地狱沉沦吧。

    “楚先生,阮医生到了。”

    管家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我从楚靳萧的怀里转过脸看见他口中那个所谓的阮医生。

    挺年轻的一张脸。

    “楚先生,太太的情绪不稳定吗?”

    他的声音令我感到莫名的熟悉。

    而眼前的医生应该是心理方面的医生。

    他是楚靳萧派来缓解我病情的。

    楚靳萧对我还真是用心良苦。

    我反其道而行之,“并不难过。”

    医生又笑着问:“那开心吗?”

    “开心,因为有楚靳萧陪着我。”

    闻言医生笑说:“楚太太很喜欢先生?”

    “嗯,楚靳萧是我的老公。”我说。

    阮医生忽而炙热的目光盯着我,他默了半晌询问道:“楚太太,请问你的名字是?”

    我坚定的告诉他道:“柯染。”

    阮医生转过身打量着房间的灯光道:“楚太太怕黑对吗?上次因为祖宅突然停电导致太太情绪崩溃,那天晚上我来见过太太的。”

    原来是他!!

    难怪他的声音会让我感到熟悉。

    我了然问:“是你说我有幻想症的吗?”

    闻言阮医生从炙热的灯光中收回目光看向我,“楚太太与一般的抑郁症病人是不太一样的,上次说你有幻想症是我的诊断失误。”

    我心底诧异的问:“你什么意思?”

    莫不是让他发现了什么?!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