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刚问了太太三个问题,第一个你说我并不感到难过,第二个你说你因为楚先生而感到开心,第三个你说你是柯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每个问题你都回答的非常迅速,而且像有意躲着我什么。太太不必着急否认,我是心理医生,最懂的就是心理学,太太否认也没有用的。”

    我这是遇到棘手的人了。

    我沉默,因为我清楚现在言多必失。

    阮医生见我没有说话又道:“上次见太太的时候你在昏迷中,所以给你的诊断都是我凭借楚先生所说的而下的初步结论,说你有幻想症是我的失误,其实太太你……精神上很健康对吗?我实在瞧不出你哪儿有问题。”

    眼前的人是楚靳萧找的心理医生,楚靳萧找的人在业界肯定是数一数二的,他懂如何从一个人的神情解剖一个人的真实想法。

    所以我现在说什么话做什么表情都会被他细微的观察,方才他问我的那三个问题是我大意了,没想到这就让自己暴露了。

    阮医生自顾的说道:“我不太清楚你为何要欺骗众人说你生病的事,可是有一点挺让我疑惑的,给你诊断书的心理医生是我们业界的前辈,他的刚正不阿在圈内有名,所以他为何会违背自己的医德帮着你欺骗众人?”

    因为已经换了个灵魂。

    我想了想,索性坦然的回答道:“他并没有帮我,无论你信不信这诊断书都是真的。”

    他感兴趣的问:“诊断书是真的吗?”

    “是真的,你只能说我现在的病情有所好转,但你不能说那诊断书是假的!而且我从没说过自己有幻想症,将自己幻想成楚靳萧去世的那位妻子!搞乌龙的是你们!是你诊断失误,再说我一直在楚靳萧的面前否认!”

    我极力的说服他。

    现在这个情况只能说服他。

    阮医生醒悟道:“的确是我的错。”

    “你会告诉他我没有幻想症吗?”

    其实这个问题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接下来要说的话。

    “楚太太希望我告诉先生吗?”

    他竟然将这个问题拋给了我。

    我希望与否并不重要。

    因为我知道他是楚靳萧的人。

    他一定会坦白我们之间的谈话内容。

    况且楚靳萧也指不定在门口偷听。

    所以如何与阮医生谈话特别关键。

    至少我不能让自己落于下风。

    我笑着说:“自然,因为我不想让他觉得我喜欢他是将自己代入了楚时光,我喜欢他仅仅是因为我柯染喜欢他,而不是因为谁!”

    我现在并不需要靠前世的我获得楚靳萧的怜惜。

    现在的我需要进一步得到他的心。

    要得到他真正的心就要让他明白喜欢他的这个柯染是健康的。

    是真的因为他所以才喜欢他。

    而不是因自己代入了楚时光的情绪。

    阮医生笑道:“楚太太很聪明。”

    随即他道:“抱歉误会了楚太太,也恭喜太太的病情有所缓解,至少瞧着是正常人。”

    不过他也疑惑道:“楚太太刚被柯家赶出家族,病情却并没有因为这个而有所加重。”

    因为我没病,自然没有加重的说法。

    何况柯家这些事都在我的算计之中。

    我步步为营,自然不能输在这儿。

    “我想,应该是因为楚靳萧吧,柯家不再是我唯一需要依靠的!我未来需要依靠的是楚靳萧,他给了我稳定,让我的心有所安。”

    我刚说完,门口的房门被人推开。

    楚靳萧嗓音清冷的吩咐道:“走吧。”

    阮医生恭敬的语气道:“是,楚先生。”

    阮医生离开了房间,我用被子紧紧地裹住自己问:“楚靳萧,你都听见了对吗?”

    楚靳萧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他这个男人对于不想回答的问题向来都是选择忽视的。

    楚靳萧走到我的身边揉了揉我的脑袋哄着道:“晚了,早些睡,我会在这儿陪你。”

    他这模样,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索性我也没再提这个话题。

    我轻声问:“你真会陪着我吗?”

    男人温润道:“明天你醒了便知道了。”

    楚靳萧在身边待着让我有些睡不着,男人清楚我的状态,他脱下衣服躺在床上将我拥进了怀里。

    特属他的气息非常浓烈,我终究在他的怀里沉沉入睡,再次醒的时候身侧已没人,而浴室里是有动静的,或许是因为昨晚淋过雨,我的脑袋晕沉沉的,躺在床上也不太愿意起床。

    没多久男人从浴室里出来,腰间就围着一条雪白的浴巾,往上是健硕有型的身体。

    楚靳萧的腹部上有整整六块腹肌,是那种虽有肌肉但是又不过余累赘的类型,皮肤颜色一点儿也不暗沉,是健康的小麦色但是又透着些许白皙,是恰到好处的漂亮颜色。

    楚靳萧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是完美行走的衣架子。

    亦是容易让女人有欲的男人。

    我眨了眨眼道:“靳萧哥哥真帅气。”

    闻言楚靳萧弯唇道:“真是小姑娘。”

    “你为什么说我小姑娘?”我问。

    “小姑娘才会被表面所迷惑。”

    我不赞同道:“食色性也,喜欢美好的事物是人的本性,话说靳萧哥哥保养的真好。”

    闻言楚靳萧眯了眼,“你认为我老?”

    我起身光着脚过去抱着他的脖子笑道:“靳萧哥哥三十而立,正是最好的年龄,只是比起我的确老了些,我可是你的小妻子啊!所以你要努力的宠爱我,无原则的宠爱我。”

    “你现在倒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我亲了亲他的唇瓣,“然后呢?”

    楚靳萧的眼眸瞬间泛起波涛巨浪。

    再然后我被他吻住死死的扣在怀里。

    又是一场极致的欢乐之程。

    ……

    完事之后的楚靳萧精神抖擞的离开去了公司。

    我疲倦的躺在床上休息时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

    他说下午有个广告要拍。

    晚上还要出席一个私人酒会。

    我笑着问:“这就恢复工作了吗?”

    “柯总要工作才能养活我们啊。”

    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担子特别重。

    “哦,好的,你来接我吧。”

    挂断经纪人的电话后我换了身薄款的衣裙下楼。

    身体特别的不舒服,我想应该是感冒了吧。

    管家瞧出我的脸色苍白,关怀问道:“楚太太,你昨晚淋了雨,脸色好像很苍白……”

    “那你到我房间里替我拿条围巾。”

    我没想到管家拿的是君慕白的围巾。

    算了,就围这条围巾吧。

    我走出门,身体突然猛的摔倒在地上。

    “楚太太,你没事吧?!”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