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65.太太的眼里有星星
    我记得甘二小姐甘瑟,说起来在前世我与她有过一面之缘的,也算是我的情敌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是的,她喜欢楚靳萧。

    在我嫁给楚靳萧之前甘家到楚家提过亲的,只不过楚家最后却选择了与唐家联姻。

    甘家比当时的唐家风光。

    所以我当时不懂楚家为何选择唐家。

    在楚家选择了我之后甘瑟跑到我的面前气急败坏的说了一些无聊的话,反正是不会放弃楚靳萧之类的话,还让我做好楚靳萧随时会被抢走的觉悟,然后她就出国留学了。

    再然后到我前世死之前都没再见过她。

    反正我听说她一直在国外留学。

    没想到今生能在这儿遇见。

    对了,她的姐姐叫甘甜。

    就是那个表面莲花背地肮脏的女人。

    霍莫顺着我的方向瞧过去,看见漂亮又优雅的甘瑟,他同我介绍道:“是,甘二小姐是这次的设计师外加广告商的投资人。”

    “所以我们是在为甘家拍摄广告?”

    霍莫解释道:“不算,甘家只是投资人之一,毕竟这个大品牌甘家一口是吞不下的。”

    我哦了一声,甘瑟走到我的面前伸出手心客气的说道:“你好,我是甘瑟,是你身上这套礼服的设计师,我刚刚看过你的拍摄。”

    许多年不见,当年那个幼稚的女孩变得明媚动人知书达理,个子也高,笑容恰到好处,不让人觉得生疏也不让人觉得易靠近。

    我伸出手握住酷酷道:“我是柯染。”

    甘瑟怔了怔,道:“合作愉快。”

    我抽回手道:“霍莫,我们走吧。”

    甘瑟喊住我,“柯小姐。”

    我背对着她问:“嗯?”

    “柯小姐认识楚靳萧吧?”

    所以,无论前世今生。

    这都是我逃不过的情敌?!

    “唔……认识。”

    “那姐姐说的没错。”

    她的姐姐是甘甜。

    那个女人将甘瑟的战火引到我这儿。

    唉,还真是像牛皮糖一样的烦人。

    我沉默寡言的离开,霍莫带着我去另一家高档的店铺换礼服,然后又花了三个小时的时间烫头发做指甲,期间我一直都在昏昏欲睡,等完事之后才发现已是晚上八点钟。

    说实话,做明星还真是累得慌。

    当然做千金小姐也累得慌。

    还是在实验室里搞研究的自己最轻松。

    不知不觉中,我又在怀念曾经。

    怀念曾经,免不了想起君慕白。

    他是在蓉城读的研究生以及博士,主专业是物理航天,但又拿下了金融博士学位。

    他在蓉大是一个传奇人物。

    我进入蓉城大学的第一天就听见各系的学生都在讨论他,除开他的能力还有他突出的颜值,学霸加上高颜值,是所有少女心中的完美男神,也是各少男心中崇拜的偶像。

    想到这,我就忍不住的开心。

    “柯小姐,你在笑什么?”

    问我这话的是刚替我化完妆的化妆师。

    我盯着刚做的漂亮指甲,是秋天的颜色,暖暖的撞色搭,我满意道:“很漂亮。”

    见我没说,她又道:“柯小姐很开心。”

    我没忍住缓缓地说道:“是啊,想起了一些年少的事情,那个时候的自己单纯美好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对梦想也固执的坚持着。”

    化妆师笑道:“可是柯小姐很年轻啊,你说话的语气像是你已经老了开始回忆过往。”

    “哈哈哈,我就随便说说。”

    就在这个时候霍莫过来找我。

    “柯总,我们该去酒会现场了。”

    我起身对化妆师说道:“再见。”

    “柯小姐,欢迎下次光临。”

    我点点头随霍莫离开,他在车上同我介绍道:“这场酒会是蓉城的各位商业人士共同发起的,蓉城有名的商业家族都会参加,包括楚先生以及各家族在内,还有亚光公司。”

    我恍然大悟道:“难怪你让我参加这个酒会,我想亚光到这里是想寻觅投资人的吧?”

    “是,之前因为甘瑟小姐的出现便没有介绍完毕,亚光这些年经营不善,再找不到投资人或者买下他们公司的人恐怕是撑不久。”

    我猜测道:“他们的目标是楚靳萧?”

    因为有楚靳萧这头拦路虎蓉城的人或者惧怕楚靳萧的人都不会去购买或者投资亚光公司,因为比起亚光他们更不想得罪楚靳萧这个在商业场上行事果断手段铁腕的男人。

    霍莫惊讶道:“柯总猜的没错。”

    “我了解楚靳萧,他不会购买亚光的!因为他是一个特别记仇的男人,他宁愿不挣那笔钱也不会让令自己不舒心的人活得舒坦。”

    “所以柯总今晚的目标是亚光。”

    “好啊,反正我不怕得罪楚靳萧。”

    ……

    抵达酒会时已经是晚上九点钟,霍莫为我准备的礼服是天蓝色的轻纱裙子,上面到胸部的位置,下面是蓬松的拖地蛋糕裙。

    特别适合我现在的这个年龄。

    因为是私人酒会,大家都是圈内的商业人士,所以没有记者在场,而且各位都是豪门人士,一般不会故意拍摄什么容易引起人误会的照片发表到网上,所以我一进酒会现场就寻觅着楚靳萧,但没有在现场看见他。

    楚靳萧是到了藏在贵宾室的还是没到?

    算了,还是先找亚光的领导人。

    我吩咐经纪人道:“霍莫,你先去与亚光交谈,倘若条件合适,你便带他们来见我。”

    “柯总,万一他们看不上我们公司……”

    “你就说,我们是除楚靳萧之外唯一能接纳他们的公司,而且……你说我是楚太太。”

    霍莫笑道:“那他们不会拒绝。”

    楚太太这个名号能省不少事。

    因为众人都会觉得我的靠山是楚靳萧。

    背靠楚靳萧,自然会发财。

    霍莫离开之后我觉得头晕便到了偏僻的后花园,走进去正好瞧见正在摘花的男人。

    正是阳春三月,后花园里应季的桃花和四季海棠纷纷绽放,寒春风拂过,花瓣纷纷扬扬的掉落在男人的身上,而在男人的身后是含苞的梨花以及主人家摆放的火红玫瑰。

    “陌上君子,温其如玉。”

    君慕白真的犹如贵公子。

    煞是好看啊。

    也不知道以后会便宜谁家姑娘。

    说完我又打趣问:“你这是辣手摧花?”

    君慕白摘下那朵粉白色的桃花捏在指尖道:“原文应是,言念君子,温其如玉。意思是,我想念夫君性格的好,温柔的就像玉。”

    解释完,君慕白莞尔一笑。

    他的笑容正如这阳春三月般温润,杨柳拂面,隐隐的透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宠溺。

    “你还是改不掉乱用诗句的坏毛病。”

    我回过神道:“我知道出自诗经!就是因为原文是夫君,我不能瞎说,所以我自己改了一下,陌上君子,温其如玉多好啊!!”

    君慕白任由我,“是,挺好的。”

    我走过去问:“慕白哥哥怎么在这?”

    ……

    此刻在二楼的某处,男人探究的目光望着楼下有说有笑的两人,见此他的神色异常阴寒。

    “楚先生,太太的笑是真心诚意的。”

    这个事用他的眼睛能看见。

    而且他们之间相处的状态……

    熟稔的像是认识了多年。

    “有句话先生可能不太爱听。”

    阮医生此刻在男人的雷区试探。

    男人的掌心狠狠地捏住护栏道:“说。”

    “太太望着君慕白的眼里有星星。”

    男人猛的转过脸,“你的意思是?”

    “她应该全身心的信任着眼前的人。”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