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慕白忽而将手中粉白色的桃花别在我的耳朵上,我伸手摸了摸欢喜的问:“它会不会掉落?”

    “无碍,随缘便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笑着说:“慕白哥哥说我有总是乱用诗句的坏毛病,你还不是总是一副老气横秋无欲无求的模样?”

    君慕白清冷的声音里蕴含着笑意道:“阿染,你又在胡言乱语。”

    这里是酒会,人多眼杂。

    他喊我阿染也是为谨慎起见。

    我弯下腰摘下一朵重瓣的四季海棠笑着说道:“这给你,来而不往非礼也!”

    君慕白清浅的目光落在我手上的白色海棠上面,眸光波澜,泛起柔情。

    我心里暗叹真是妖孽。

    还好我有免疫力。

    他摊开白皙的掌心,我将海棠放进去向他告辞道:“我走啦,霍莫应该在找我!!”

    我迅速的离开回到酒会上看见霍莫真在找我。

    “柯总,亚光的人愿意见你。”

    “抱歉,我刚觉得头晕便去后花园透了透气,走吧,早点解决完你陪我去一趟医院。”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头晕的厉害,无法再继续强撑。

    霍莫尊敬的神色说道:“柯总客气了,不必感到有任何的抱歉,我这就带你见他们。”

    我正要过去的时候看见远处静默而立的楚靳萧。

    他漆黑如墨的眸子正盯着我,视线犹如刀刃凌厉的刮在我的身上,像是恨不得刺穿了我。

    我这是哪儿得罪他了吗?

    我心有疑惑,也清楚现在并不是过去见亚光的好时机。

    我郁闷的吩咐霍莫,“我现在有急事要处理,亚光那边你替我……再争取下时间。”

    霍莫也瞧见了楚靳萧。

    他顺从道:“是。”

    霍莫离开,我过去走到楚靳萧的身边同他说道:“方才那个就是我的新经纪人。”

    楚靳萧垂眸望着我,视线一直盯着我的耳朵处,我不太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我疑惑的摸了摸耳朵这才记起上面还别着桃花。

    楚靳萧冰冷的声音从头顶上砸下来,“三月阳春赠桃花,楚太太的桃花倒开的挺早。”

    他竟然称呼我为楚太太。

    这好像是第一次吧?!

    我诧异的问:“你是因为这个冷着脸?”

    楚靳萧又不知道是君慕白送我的。

    索性我撒谎道:“刚刚在后花园摘的。”

    闻言楚靳萧的脸色更为阴寒了,本就漆黑看不见情绪的眼眸此刻更是深不见底。

    这时有人喊着楚靳萧,“楚先生。”

    这个声音怎么这么令人熟悉?

    我转过身竟然看见甘甜。

    甘甜的身侧是漂亮温雅的甘瑟。

    一个甘甜,一个甘瑟。

    他们甘家的女人真与我过不去了。

    甘瑟挽着甘甜的胳膊跑到楚靳萧的前面甜甜的笑问道:“楚先生,你还记得我吗?”

    楚靳萧凝眉,我想他是忘了。

    甘瑟倒不觉得尴尬,她立即热情的介绍自己道:“我是甘瑟,甘家的二小姐,我爸爸曾经向楚家提过亲,但是楚先生没有答应。”

    我依稀记得甘瑟曾经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幼稚模样,本想怼她几句,但见她现在如此的知书达理,我想她应该学乖了些。

    既然如此,卖她一个面子。

    楚靳萧神色寡淡,甘甜怕自己的妹妹尴尬便开口道:“楚先生,你好像抢了我们甘家的生意,我想你也不是故意的,祝你稳赚。”

    甘甜知道楚靳萧是故意的也没有办法。

    因为她拿楚靳萧压根没有办法。

    我想让她难堪,特意出声道:“是我让靳萧哥哥抢的。”

    甘甜惊讶,没想到我会自爆。

    甘甜故作被欺负的模样,委屈的问:“小染为何要这样?难道是因为我抢了你哥哥?”

    你瞧,她就只会拿沈念对付我。

    可在我心里沈念就是一个陌生人!

    “甘阿姨,别做戏了成吗?”

    说完我躲在楚靳萧的身后,忘记了男人方才神色阴沉的模样,此刻将他当成我唯一的靠山道:“你背着沈念偷偷打我的时候可英勇了,现在做这么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给谁看?难不成你觉得靳萧哥哥会怜惜你不成?”

    甘甜没想到我当场戳破,脸色煞白。

    她还理直气壮的狡辩道:“小染别胡说,我清楚你因为你哥哥的原因一直讨厌我,但在这个场合你别做的太过,容易惹下大麻烦。”

    容易惹下大麻烦……

    呵,在威胁我吗?

    我五指捏紧楚靳萧的胳膊,男人忽而垂下眼眸看向我,我向他眨了眨眼表示求救。

    他眼眸闪了闪,含着无奈的笑意将我挡在了身后问甘甜,“你说的大麻烦是什么?”

    甘甜原本是暗地里的威胁。

    却被楚靳萧当场询问。

    甘甜怔了怔,问:“楚先生为何帮她?”

    因为这边的动静不小,周围的贵宾都围了过来瞧热闹,主要是热闹中心是蓉城权贵楚靳萧和我这个当下火热却被柯家赶出门的落魄千金,以及柯家现任总裁的未婚妻。

    我们三个人的热闹值得他们观望。

    楚靳萧冷酷的声线毫不留情的说道:“能问我问题的人,在这世上还真没有两个。”

    楚靳萧是个冷酷的男人。

    敢问他问题的人一直很少。

    像甘甜这样讨厌的,更是寥寥无几。

    她这也算是撞到了枪口上。

    所以也怪不到楚靳萧不给她颜面,当着酒会众人的面怼她,她瞬间有些拉不下脸。

    她脸色泛白,“楚先生和小染是什么关系?难不成你们之间……正在交往中吗?”

    周围的议论声阵阵,看好戏居多,甘甜倒也是个聪明人,瞬间将矛头引到我这儿。

    甘瑟拉着甘甜道:“姐姐我们走吧,免得惹了楚先生,我不想让他讨厌我以及甘家。”

    我心里认为甘瑟是比较聪明的。

    至少这些年的岁数没有白长。

    现在周围的议论声却不断——

    “楚先生和柯染是什么关系?”

    “这还真让人感到好奇!”

    “会不会真是恋人关系?”

    “可他们的年龄相差……”

    听到这楚靳萧冷冷的目光睥过去,被这冷漠的眼神一盯再也没有人敢吱声议论。

    楚靳萧收回目光寡淡的语气警告甘甜道:“柯染是我公司的艺人,但凡谁敢欺负她,我楚靳萧定会追究到底,包括柯家。”

    楚靳萧用这个借口帮衬我。

    甘甜脸色大变问:“楚先生是要与柯家作对?”

    我觉得甘甜现在快撑不住了,因为甘瑟扶着她的,就在对方下不了场的时候人群中传来和事佬的声音,“我刚还在想是谁在这儿摆戏台呢?走近一看原来是我们的楚总啊!”

    “程晟,不会说话就闭嘴。”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