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大家继续品酒吧,在这儿杵着算什么?难不成还想找找灵感写篇八卦报道?”

    程晟与我之前见得程晟又不太一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具体哪儿不一样我又说不出。

    待周围宾客散去之后程晟方才说道:“甘小姐,没事你就去忙吧,别留这儿受气了。”

    甘甜有了台阶下便带着甘瑟离开了。

    在离开之前她还同我多嘴的说:“小染,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我对你哥哥是真心的。”

    她还在拿沈念恶心我。

    还真是不长教训。

    我嫌弃道:“那祝你们百年好合。”

    等甘甜甘瑟离开之后程晟才正色道:“甘甜毕竟是甘家的大小姐,又是沈念名正言顺的未婚妻,你将她们弄得这么尴尬做什么?”

    现在的程晟才像是我之前遇见的。

    他方才当和事佬虽然明显帮着甘甜。

    实际上是帮着楚靳萧的。

    他们两人的关系很好吗?

    倘若很好,那我之前想要与楚靳萧抢生意合作的计划全部泡汤,还差点暴露自己。

    我心有余悸,想着私下定要好好调查一下他们之间的关系,再也不能贸然行事。

    随后程晟又看向我,“你与我之前见得有些不太一样……这女孩像是一个不省心的。”

    楚靳萧嗓音沉呤,“你们见过?”

    “偶然间有过一面之缘。”

    程晟随意一句代过,楚靳萧伸手拎住我背部后面的裙子将我拉进了酒会的另一角。

    待周围人少他方才道:“明知道会惹起骚动,还是要去怼她,惹事的本事倒是不小。”

    我解释说:“我不想让她痛快。”

    “你倒挺记仇的。”说完楚靳萧摘下我耳朵上的粉白桃花道:“戴这个土里土气的。”

    我怎么觉得他的语气像是在吃醋。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程晟跟上来悠悠的语气问道:“你和她的关系真不一般?”

    楚靳萧斜他一眼,“滚。”

    程晟理了理右手上的腕表问道:“你这冷漠的态度还想不想与我们程家合作?”

    楚靳萧果然想和程家合作。

    不过楚靳萧略有疑惑却聪明的问:“怎么突然提起这件事?你又在暗自比喻什么?”

    程晟无趣的说道:“又被你猜中了。”

    “哈,前段时间遇到一女孩。”程晟的目光看向我,“她对房地产的生意也感兴趣。”

    闻言楚靳萧不甚在意道:“随你。”

    “楚总,你都不好奇是谁吗?”

    说实话,我的心里颇为紧张。

    楚靳萧看向我问:“她吗?”

    我错愕,没想到楚靳萧立即猜中。

    程晟像是没当我这个人存在似的问:“确实是她,楚总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聪明。”

    楚靳萧一脸不屑道:“愚蠢。”

    这个愚蠢指的是谁?!

    楚靳萧睥了程晟一眼,后者这才识趣的离开,我挽住楚靳萧的胳膊忐忑的问:“你怎么不问我为何关心房地产的生意?”

    楚靳萧神色不在意道:“没兴趣。”

    他抬手揉了揉我的脸颊,忽而提道:“君慕白也在酒会,待会遇见了少与他接触。”

    我:“……”

    原来楚靳萧只对吃醋感兴趣。

    我解释说:“我和他又不熟。”

    楚靳萧拧眉,“不熟?”

    我用明媚的笑容,撒娇的语气回道:“嗯呐,我与靳萧哥哥最熟,特别是在床上的时候!啊,我又在说这么不好意思的话。”

    楚靳萧:“……”

    我娇羞的捂住脸道:“晚上我想要你。”

    楚靳萧的眸光瞬间爆炸,他使劲的揉了揉我的脸,觉得不够又将掌心移到了我的锁骨上摩擦着,叮嘱道:“别在外面勾引我。”

    他的嗓音异常低哑。

    险些控制不住自己。

    “嗯呐,那你先去忙。”

    男人嗓音低沉,“乖乖的等我。”

    楚靳萧旋身离开,我立即冷下脸转过身离开,未曾发现楚靳萧当时走到一半时停下往后回望着我,待我找到霍莫时发现亚光团队的人已经离开,说是楚靳萧让其离开的。

    我问霍莫,“他这是什么意思?”

    霍莫回答道:“楚先生或许还记仇呢。”

    在我印象中楚靳萧是个记仇的男人。

    可让亚光离开又不是他的作风。

    他不至于连这事都上心。

    我询问道:“有亚光的联系方式吗?”

    “留着的,对方开了条件,只要你同意亚光的收购条件,明天我直接找他们谈合作。”

    所以我见不见亚光的人都没关系。

    我好奇的问:“他们什么条件?”

    “保留百分之十的股权。”

    我皱眉问:“收购资金呢?”

    “两亿八。”

    酒会上的灯光璀璨,将现场点缀的很漂亮,我眯了眯眼欣赏着道:“狮子大张口。”

    亚光最值钱的就是他们的创作能力。

    除此之外没什么吸引人的。

    创作能力并不值二亿八。

    而且还要百分之十的股权占比。

    亚光还真是狮子大张口。

    “的确,应该可以谈。”

    我摆摆手道:“我们需要亚光不错,但是他们过分的提要求就没必要了!不是刚从他们手中拿了个剧本吗?倘若你觉得可以投资就先拍着吧,等后面他们扛不住了再计划。”

    闻言霍莫惊讶,“柯总这是等他们自乱阵脚?”

    我的视线里忽而看见甘瑟,她正游刃有余的应付着自己的名媛圈,程瑾瑾也在那。

    我笑着解释说:“你不是说没人敢投资他们吗?他们留下了我们的联系方式,等真的走投无路的时候他们会再次找上我们的。”

    “是,依照柯总的意思。”

    我想了想道:“你先回家休息吧,待会我和楚靳萧回家,有什么事你联系我便是。”

    霍莫关心的问:“柯总不去医院了吗?”

    “生病了好啊,有人心疼。”我道。

    霍莫怔了怔,随即道:“柯总保重。”

    霍莫离开之后我觉得累便想着去贵宾室里休息,刚走到门口便有人从后面捂住了我的嘴巴,我心底惊慌,那个人拖着我离开。

    被他拖走的过程中我反而不惊慌了。

    世界上最令人恐惧的事便是死亡。

    我经历过死亡,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镇定从容的应付眼前的状况才行。

    “这贱娘们,扔河里算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