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72.我的心里很珍视她
    我笑而不语,忽而想起昨晚君慕白来医院看望过我的事情,我打开手机正要给他发消息时看见他之前给我发的那个陌生号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大致猜到了是谁。

    其实心里颇为惧怕。

    我犹豫了许久还是没有打这个电话,先是给君慕白发了消息,“我没事,谢谢你。”

    君慕白秒回我消息,“嗯,保重。”

    倒像他惜字如金的风格。

    我起身吩咐陈澈道:“陪我到另一个医院看望我爸,再顺道……我们去看望时光吧。”

    陈澈面色诧异,“是。”

    他是助理,再大的疑问都会压在心间。

    清楚自己只需要听命行事。

    我换上春装从包裹里翻出了君慕白的围巾,我围在颈上带着陈澈到了我爸的医院。

    他还处于昏迷的状态。

    不过医生说状态不错。

    这半个月以来我隔三差五都会到医院里看望他的,还安排了最好的护工以及保镖。

    说起来我昨晚也有保镖。

    只是他们都在酒会门口待命。

    我在医院待了一会儿便离开到附近的花店里,我亲自挑选了一些白色的花束,想着他生前喜欢鲜艳的颜色便又加了几支黄菊以及剑兰,顺手还挑选了一束火红的玫瑰。

    我带着陈澈到墓园快到中午,陈澈在远处守着,我将白色配鲜艳的花束放在了我爸的墓碑前,又将红色玫瑰放在了我的墓前。

    送逝者,白玫瑰为佳。

    可我还活着,有鲜艳的生命。

    我说着,“爸,我重新又回到了这个世界上,上次来的匆匆,这次想陪你好好聊聊。”

    我蹲下眼眶湿润道:“我想你,想你和妈妈,可是我没有勇气去看望她,我愧对她。”

    我爸的墓碑前贴着他四十岁左右拍的照片,我伸出手指抚摸道:“在你去不久我也就走了,我没有照顾好她,不知道她过的开不开心、难不难过……我想肯定是难过的,因为我们是她最爱的人,都不知道她这三年是怎么过得,该有多痛苦,我真的害怕想象。”

    “爸,我在这个世界上又遇到了一个真心待我好的父亲,可是他以为我是他的女儿。”

    “他认为我是他的女儿才待我好的吧?可我想我是‘柯染’吧,我在替她活着,我要背负起她曾经的那些痛苦,也能享受她父亲对她的宠爱吧?那位父亲,是真心的不容易。”

    那位父亲,一生都在与陈慈对抗。

    “爸,风儿真的好想你,陆瑶那边……她现在挺狼狈的,我还会让她付出惨重代价。”

    我这一生,绝不会放过陆瑶。

    “其实我还在想,你会不会怨我……”wap.kanshushi.com

    ……

    我的精神状态较为压抑,因为心中背负了太重的东西,每每想到心里就觉得难过。

    而且陪着楚靳萧演戏也会觉得累。

    精神一直处于高昂谨慎的状态。

    说着说着便累了,可是又不想离开,我一直在墓园里待着,忍不住的咳嗽,太阳虽然强烈,可风大,陈澈期间给我送了衣服。

    我裹着紧盯着自己的墓碑。

    “楚时光,我会努力的。”

    “我会努力让你怨有所归。”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突然传来了男人清浅关怀的声音,“陈澈说你待了几个小时。”

    我转过脑袋看见西装革履的楚靳萧。

    黑色的西装里面配着白色的衬衣,无论是私下还是公众场合,他都习惯一身西装。

    见我望着他,楚靳萧问:“走吗?”

    他没有问我为何到这里。

    只是问我走不走……

    我起身平静的说:“走吧。”

    下山的路是连绵不断的台阶,我走在前面,楚靳萧走在我的后面,我情绪不佳所以一言不发,或许因为这儿是‘楚时光’的埋葬地所以身后的男人也一直沉默不语。

    快到山下的时候我瞧见迎面走上山的中年妇女,我愣住定在原地,内心特别无措。

    楚靳萧看见了她,绕过我站在了我的前面,像一座高山似的,挡住了我所有的惶恐紧张,妇女快走到我们跟前时才抬起了眼。

    看见楚靳萧她的脸色大变!!

    “你怎么在这?!”

    楚靳萧淡淡的喊着,“妈。”

    “谁是你妈!!你少在这儿乱认亲戚!楚靳萧我给你打过多少次的招呼?不许出现在这个墓园,你非要把我往死了逼是不是!!”

    是的,眼前的妇女是我的亲生母亲。

    可是我以‘柯染’的身份不敢认!

    甚至连一句话都不能说!!

    我怕让她知道我和楚靳萧有关系。

    这样以‘柯染’的身份今后很难接近她。

    现在的我只有死死的垂着脑袋。

    楚靳萧不是一个会吵架的男人,陈澈赶紧上前安抚道:“唐太太,楚先生也是记挂着太太,你消消气,别为楚先生气坏了身体。”

    陈澈的这个安抚好像还挺管用的,我妈原本愤怒的表情一下转变道:“懒得跟你这个人渣生气,我女儿嫁给你真的是……”

    说完她懒得搭理楚靳萧,绕过我们便要离开,走上两三个台阶的时候她突然喊着楚靳萧的名字,难过的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想高攀你们楚家才将女儿塞进你们楚家的?”

    楚靳萧神色冰冷,瞧不出情绪。

    我妈继续扎心的说道:“我和她爸爸从不指望她高攀谁,我们唐家大门大户也用不着高攀谁!当初是风儿喜欢你,所以我才极力撮合你们,不然我干嘛要将女儿塞进你们楚家受罪?虽然风儿在你的眼里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人,你想丢弃就丢弃、想欺负就欺负,可是在我的眼里她是我的女儿,是我唐家唯一的小千金!”

    我妈这一声声的控诉让我红了眼。

    我不敢哭,怕引起她的注意。

    “我想说,你身为丈夫是失败的,无论你今后身边出现多少个女人,在我的眼里你都是一个失败的男人,你活着是怀着罪孽的!”

    因为我垂着脑袋,所以瞧见楚靳萧紧紧地握住了拳头,手指泛白,他似乎在强忍。

    我妈说完便要离开,她刚上了两个台阶楚靳萧清冷的声音便说道:“我从没有将她当成无所谓的存在。妈,我的心里很珍视她。”

    即使被警告,楚靳萧还一直喊着她妈。

    我妈直接暴击,“所以将她珍视到冰冷的骨灰盒里吗?”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