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73.我的名字,上斐
    我妈曾经是不敢如此怼楚靳萧的,因为她特别珍惜这个女婿,现在是破罐子破摔为我抱不平,特意讲这些诛心的话伤楚靳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楚靳萧的心里爱着前世的我,所以我妈的这番话对他是不小的打击,在回去的路上男人紧紧地抿着唇瓣沉默不语,神色还特别冰冷的垂着脑袋,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见他这样,最为开心的便是我。

    当然我是偷着乐的。

    我心里乐呵呵,又不想开口安慰他。

    索性握紧他冰凉的掌心当做安抚,毕竟以我现在的身份我需要做他的贴心暖宝宝。

    一路上男人都握着我的手心,回到医院之后我躺在床上等待护士给我输液,等护士给我输完液我眯着眼正想要睡时楚靳萧忽而开口询问我,“你的心里是不是在偷着乐?”

    男人现在聪明到这种境界吗?

    “哈?你怎么突然这么想我?”

    楚靳萧面色薄凉,他抬手用指尖揉着我的额角道:“我感觉你的情绪不怎么低落。”

    我奇怪的问他,“我为什么要低落?”

    男人疑惑的问:“你不是喜欢我吗?见我被人怼成了那样,怎么连关怀的话都不说?”

    我摇摇脑袋道:“我不能,这是你和你前妻母亲之间的事,我心里只能装作不知情。”

    男人冷呵道:“这个时候你倒拎得清。”

    我笑而不语,楚靳萧也没再为难我,他陪我坐了一会儿便以公司有事离开了医院。

    他离开之后陈澈便进了房间。

    他认着错道:“抱歉楚太太,你在那儿待了太久,我担忧你的身体私自联系了先生。”

    他是楚靳萧的助理。

    自然是向着楚靳萧的。

    “没事,你出去吧。”

    陈澈犹豫道:“先生方才嘱咐我……”

    我皱眉问:“什么事让你这么为难?”

    陈澈艰难道:“楚先生让我转告太太,这条围巾并不属于你,让你下次别再戴出门。”

    这条围巾是君慕白的。

    楚靳萧还真是爱吃醋。

    “哦,我知道了。”

    ……

    我在医院里养病养伤,楚靳萧工作忙碌一般都是晚上到医院看望我,在第四日我出院的时候他吩咐陈澈将我送到了楚家祖宅。

    他是想让他的母亲照顾我。

    婆婆的确贴心,将我照顾的周全,怕我寂寞还找了楚家的几个小辈陪我,可是我怕闹腾,陪他们待了一会儿赶紧藏进了房里。

    待晚上的时候我打开了房间的灯光。

    这才发现房间里新装了不少的灯。

    我坐在床上盯着明亮的灯光,想事情想的出神,无非是一些糟心的事,比如我现在能真切的感受到自己对楚靳萧的情意依旧。

    重活一世本就是想图个痛快。

    解决完楚靳萧之后痛快的生活。

    可自己又走进了他的泥泽。

    “你的心很乱。”

    明亮的灯光中出现了一个黑影。

    我郁闷的承认道:“是。”

    黑影询问:“仍旧喜欢他?”

    我没有回答,他忽而从灯光中飘下来坐在我的身侧,我想起他和柯家祖辈是有怨结的,一般人才会有怨结,他之前应该是人。

    我转移话题问:“你叫什么名字?”

    黑色的影子在灯光中虚晃,他默了许久不客气的问道:“你把老子当你的朋友了?”

    “我就是随便问问。”我说。

    “你和我之间,你是奴仆,我是主子,我想让你什么时候死就死,别挑战我的权威。”

    没有必要怕他,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认为他就是雷声大,雨点小小的那种鬼怪。

    我垂下眼眸道:“脾气干嘛这么暴躁。”

    “我不是楚靳萧,撒娇没用。”

    我轻轻道:“哦。”

    房间里陷入了沉默,我想我的事情,他在房间里随意的漂荡,按道理来说他一般都会潜入黑暗里,我心想他怎么还没有离开。

    就在我感到困惑的时候他又过来坐在我的身边道:“喂,你待会在后院给我上九柱香吧,要最好的无烟檀香,再烧两支迷迭香。”

    我下意识问:“怎么突然烧香?”

    “让你做你就做,废什么话?”

    他的声线粗狂微哑,透着痛苦。

    我没有忤逆他,他说的没错,我的生命是他给的,我是奴仆,我没有理由不听话。

    我起身离开房间到楼下问婆婆,“伯母,家里有迷迭香吗?我突然想闻闻它的花香。”

    婆婆点点头欣喜的介绍道:“有的,是靳萧三年前种下的,这些年他一直都精心照料着,现在还没过花期,我这就带你去瞧瞧。”

    我惊讶的问:“是靳萧哥哥自己种的?”

    “嗯,时光下葬的……”

    婆婆适时打住道:“走吧。”

    婆婆带我到了后花园,我看见不远处有一颗像‘小松树’一般高的紫蓝色花卉灌木。

    我指了指问:“是这个吗?”

    “嗯,花儿拥簇在一起好漂亮啊。”

    紫蓝色的小花儿开的精神繁盛。

    “是啊,家里有无烟檀香吗?”

    婆婆赶紧道:“有,我去给你拿。”

    婆婆离开之后我折了一些迷迭香回到客厅,正巧遇上她,我从她手中接过香回房。

    她在身后温柔的叮嘱道:“小染,靳萧还有一个小时才能到家呢,待会我喊你吃饭。”

    “没关系的,我等他。”

    我回到房间关上门在阳台上找了个空的花盆放在离床边不远的位置,我还搁了两个苹果在盆里,数了九支无烟檀香点燃,黑影熏着香气出现,晃荡着身体坐在了我身边。

    他抱怨道:“我讨厌吃苹果。”

    他的声音低落,似乎难过。

    我解释道:“是插檀香的。”

    他非常挑剔,“香火有苹果的味。”

    我:“……”

    我懒得将就他。

    “你将迷迭香烧了。”

    闻言我照做,新鲜的花朵不好烧,我还烧了一些纸巾,身侧的这个鬼怪非常嫌弃。

    烧完花,就只剩下檀香在燃烧。

    黑影突然道:“上斐。”

    我下意识问他,“什么?”

    “我的名字,上斐。”

    上这个名字世间罕见。

    我虚伪的夸奖道:“真好听的名字。”

    “今天是我家将军去世一千一百三十岁的祭日,也是我的祭日,但我做鬼才两百年。”

    “一千多年前是唐朝?”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