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74.你在房间里祭奠谁?
    我一直活在现代,是科学家,接受的教育也一直是无神论者,突然有一天有人将我从黑暗里唤醒,他让我回到人间重活一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那时候我心里感到惊讶,抱着期望。

    重生之后我很少去想过另一个世界,那个黑暗中的世界,我巴不得与他断绝联系。

    可是这个鬼怪一直在我的身侧晃荡。

    一直提醒着我所经历的那些匪夷所思。

    现在他又突然提到了唐朝那个时代。

    我第一次从他的口中听到将军一词。

    我直觉认为这是一段很沉重的过往。

    既然沉重,那我真没兴趣了解。

    自己已经活的如此压抑。

    没有必要再去自寻烦恼。

    我正想找个借口起身离开的时候上斐先我说道:“他是战无不胜的年少将军,可惜他英年早逝,之后他又投胎两次,都是落个英年早逝的下场,后面甚至没有投胎的机会。”

    怎么突然聊起了他家将军……

    我没说话,下意识的拒绝了解。

    他却聊上瘾了道:“他在唐朝、宋朝以及明朝各投胎过,第一世为将军,第二世为世家少爷,第三世便是锦衣卫……将军三次转世都很短暂,之后的五百年将军都没有机会再次投胎,最后一次便是民国时期,他是军阀少将,可惜最后也是……他站死在沙场。”

    这位将军的确可怜了些。

    我抿唇,他问:“你怎么不说话?”

    我敷衍他问:“那你呢?”

    “我跟着将军两世,第一世在唐朝,第二世在明朝,之后我一直都在地狱游荡,身在上位的人见我实在无所事事就封我为使者。”

    所以他地狱使者的身份是太闲获得的?

    我原本坚决拒绝了解他的事,可是却没忍住好奇心问:“从明朝到现在不止两百年的光景,可是你刚却说你才做了两百年的鬼。”

    房间里只剩下檀香的味道,身边的上斐深吸一口气享受着,声音无所谓的说道:“我曾犯过忌讳被打入过畜生道,做了两百年的宠物,做鬼的时间笼统算起来也就两百年。”

    什么忌讳让他做了两百年的宠物?!

    还有是什么品种的宠物?!

    我想问的,但他忽而察觉到自己今天说的有些多,便立即提醒我道:“我也就是今天心情差找你陪我聊聊,平常才懒得搭理你。”

    的确,他平常都是在黑暗里里待着。

    我哦了一声说道:“令人匪夷所思。”

    闻言他不屑的语气说道:“你们世间的这些人,一生短暂犹如蜉蝣,生生世世都做着重复的事,毫无乐趣可言!你们也就在投胎的时候方才知道世间有另一个世界的存在。”

    我怎么听出了他羡慕的语气?

    “哦,我觉得做人挺好的。”

    他冷哼道:“目光短浅。”

    或许是见我神色太冷淡没什么兴趣,他再次提醒我道:“你的灵魂在我手中,但凡我不开心了不想看戏了就将你收回虚空陪我。”

    让我回虚空还不如让我死的彻底!

    我想了想,非常犹豫的问他,“上斐,你是不是只能从我这儿才能看到外面的世界?”

    他崩溃,“谁让你喊老子名字?”

    “那我喊你什么?地狱使者?”

    上斐:“……”

    他陷入了沉默。

    想了半晌道:“随你吧。”

    “上斐,你只能从我看外面的世界?”

    身边还是一团虚无缥缈的黑影。

    我觉得他能化成人形。

    只是不想用本身见我。

    他没有之前那么暴躁,解释道:“嗯,我们每个地狱使者都可以派一个人回到阳间帮我们做事,老子闲散,最不爱做的就是事。”

    所以令我也落了一个清闲。

    我安抚他道:“做事的确没有意思,而且在虚空无趣,你可以用我的眼睛去看这万千世界!我答应你,等楚靳萧这边的事情一结束我就带你去周游世界,多给你烧迷迭香。”

    他方才特意让我烧了迷迭香。

    我想这对于他而言很重要。

    他一副看透的语气道:“鬼信。”

    我有个疑惑问他,“你们地狱使者没有业绩吗?我想你们地狱应该也有薪酬业绩之类的吧?不然凭什么你可以清闲,而你同行就要努力的工作?没有成熟的制度就不公平。”

    黑影晃荡到天花板上骄傲说道:“你对这事这么感兴趣做什么?我们的确有薪酬,当然也有等级制度,做事不利索的会被贬!可我的身份与其他鬼怪不同,我投胎几世都是皇亲国戚,即使不干活也能得到祖上荫庇。”

    皇亲国戚?!

    我怎么感觉他的身份没有将军高?

    但他既然这样说了,我也不得不信。

    我好奇的问他,“地狱的薪酬是什么?”

    “是愿望,我攒了几百年才攒了一个愿望,最近刚用了,我现在也是一贫如洗。”

    “愿望?地狱会帮你实现的愿望?”

    他在天花板上游走道:“是,只要不是离开地狱或者太为难的事,他们一般会答应。”

    我感兴趣的问:“能延长寿命吗?”

    他嘚瑟道:“自然,让一个罪无可恕的人投胎或者让没有投胎机会的人投胎以及让一个人死而复生,这些都是在他们准许之内。”

    天呢!!!

    愿望竟然如此神通广大!

    也怪不得他几百年才攒了一个!

    我随口问:“那他们多少年攒一个?”

    “大概几个月吧,大多地狱使者的愿望都是回阳间逛一圈,吃饱喝足之后再回地狱。”

    我没听太明白,问:“你说多少?”

    “他们几个月攒一个愿望。”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而你,几百年攒一个?!”

    他反应过来问:“你取笑老子?”

    黑影突兀的从天花板上消失。

    我这是伤到他的自尊了吗?

    可是我什么也没有说……

    算了,反正又不是我不开心。

    不过今天真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我同时了解到上斐就是孩子心性,顺着他多哄几句便能让他气消,当然他毕竟是鬼怪,指不定哪天不开心就将我收回虚空了。

    所以面对他还是要谨小慎微。

    上斐刚离开没多久门口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我正想将花盆搬到阳台上的时候有人从外面开了门,我望过去看见是楚靳萧。

    只有楚靳萧进房门不敲门。

    他看见我手中的花盆眸光略深。

    他疑惑的问:“你这是做什么?”

    “燃香,想给房间换个香气。”

    他若有所思,道:“我不清楚你将我看的有多愚蠢,但那插香的手法是祭奠死人的。”

    “啊?这是祭奠死人的吗?”

    “你在隐瞒我什么?”他问?

    楚靳萧走进来居高临下的盯着我,我抿了抿唇想找个借口敷衍他,男人嗓音低沉的先我问道:“小染,你在房间里祭奠谁?”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