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盛这话让我不免感到惊讶,因为在我以及‘柯染’的记忆里,我与他没有过接触。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忽而想起他刚刚提的官欢欢。

    可官欢欢已经是离了婚的,应该与殷盛没关系,而且两人之间的地位相差太悬殊。

    这样的两人能是夫妻吗?

    所以我心里下意识的排除官欢欢。

    我心里疑惑,但我没有问殷盛,因为我觉得他不会坦白,我不想被他牵着鼻子走。

    “殷先生,我们还是看剧本吧。”

    见我不按常理出牌殷盛的神情有明显的错愕,他用手指推了推眼眶道:“开始吧。”

    ……

    在殷盛的房车里待了足足两个小时,最后我疲倦的离开回到房车里洗漱躺下休息。

    房车足够大,住人是没问题的。

    我躺在床上心里还在纠结要不要回复楚靳萧和程晟的消息,想了想还是决定睡觉。

    昨晚睡得早,清晨醒的早,我躺在床上一直睁着眼缓神,好半天才开口喊着上斐。

    房车里没有黑影略过。

    我将上斐当成了可以依赖的朋友,可他毕竟是性情古怪的鬼,又不是我能召之即来的,我深深地吐了口气起身换了衣服洗漱。

    早上是开机仪式,下午化妆,晚上剧组会拍第一个镜头,是我和程瑾瑾的对手戏。

    接着便是群戏。

    说实话,我心里颇为紧张。

    可清楚自己绝不能掉链子。

    待早上的开机仪式结束之后我便被两个化妆师带到帐篷里化妆,我所演的这个角色叫做倾娉,是上古神龙之女,后因被信任的众神君以及爱人背叛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而今晚的戏份是她方才成年。

    刚成年,自然是无忧无虑的。

    所以化的妆容比较淡,衣服也是符合她这个年龄的,一身雪白的仙女裙,在剧本的描写中,是她的贴身奴婢用白梨花钩织的。

    而这个奴婢便由程瑾瑾所演,虽是奴婢但是法力高强,会煮茶会煮精美食物,但也是一个在战场上打打杀杀的……鲁莽将军。

    这个奴婢私下听话、委屈、蠢萌。

    可是在战场上嗜血又鲁莽。

    最后为爱为女主落个悲情下场。

    就是这样的人设,非常的吸粉。

    虽是女三,却是特意留给程瑾瑾的。

    霍莫对我提过,“倘若程瑾瑾这次的演技出彩,那么她能依靠这个角色让观众认识。”

    让观众记住她的脸才是重要的。

    这样才有机会接女主的剧本。

    化完妆之后我换上衣裙出帐篷看见程瑾瑾正在背台词,我过去与她对戏,她特别的认真,眼眸中充满灵气,一场戏完了之后她问我,“我演的怎么样?倾梨这个角色表面上天真无邪甚至蠢萌,可本质上是嗜血将军!我怕自己把她的天真无邪演成了傻白甜。”

    我评价道:“你演的很自然。”

    程瑾瑾开心的问:“真的吗?”

    “嗯,那我方才演的怎么样?”

    “阿染肯定是一如既往的好啊。”

    我私下认为,程瑾瑾带着滤镜看我。

    我无奈的笑说:“我们继续对戏吧。”

    因为在拍之前我和程瑾瑾将这场戏对了七八遍,所以晚上是一遍就过,刚开始就找到了自信,这让我面对后面的群戏时没有太大的恐惧,那晚导演也提了剧本做了微调。

    原本有十几场吻戏,后面将没必要的删除改到三场,当然这个事的推动者是殷盛。

    在剧组拍戏很顺利,时间过得也快,我在山里待了近半个月,也从最开始的忐忑到后面的从容面对,霍莫都夸奖我进步神速。

    而殷盛在几天前就离开了。

    我也是前几天才得知殷盛之前一直在另一个剧组拍戏,他接这个戏完全是看在霍莫的面上,也正因为这样他的时间特别紧迫。

    前期基本上都是拍他的戏份。

    他在十天之内拍完自己在这边的戏份便赶飞机离开到了另一个剧组,我原本要在这儿留一个月的,因为殷盛紧着时间拍,我与他的对手戏便提前结束,后面没我什么事。

    霍莫说我能有半个月的假期。

    说实在的,我不想回蓉城。

    这半个月的时间里我和楚靳萧只联系过几次,他特别忙碌,基本上很少回我消息。

    都是我问他答。

    加上我忙碌,久而久之就没联系他了。

    突然给我半个月的假期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消费,我忽而想起自己说过要去看望君慕白的爷爷,索性我给君慕白发了消息。

    君慕白回我道:“后天到江城。”

    “那我明天自己玩,等你。”

    君慕白愧疚道:“抱歉,公务缠身。”

    我安抚道:“没事的,你忙你的。”

    霍莫将我送到江城市中心之后便自己回了蓉城忙工作的事,我在江城有一套自己的小公寓,是君慕白曾经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他说等我到了江城也算有个落脚地。

    我根据记忆中的路线抵达公寓,原本计划请个保洁,可却发现里面竟干干净净的。

    我想应该是君慕白听说我到江城拍戏之后特意请人打扫的,毕竟他那人一向细心。

    我进门脱掉高跟鞋舒舒服服的躺在沙发上玩着手机,陈澈两小时前给我发过信息。

    “太太,股份变更流程已完成。”

    在法律上,我已正式的拥有楚家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可我心里并没有感到太开心。

    我回复陈澈的消息,“谢谢。”

    陈澈突然同我说道:“楚太太,先生最近在江城出差,你要是有时间可以去陪陪他。”

    我皱眉,陈澈这话有些越界了。

    我回陈澈,“他忙我不好去打扰他。”

    “抱歉,这些不该由我说的,可楚先生最近的情绪好像很低落,好像遇到了什么事。”

    我冷淡的回复陈澈,“知道了。”

    我没有必要主动的凑近楚靳萧,直到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并不在乎被他爱不爱了。

    我的心境好像发生了变化。

    难道我真的不想复仇了吗?!

    不不不,我还是想的。

    只是少了些积极。

    可能是忌惮他的好吧。

    “男人的好啊,是毒药。”

    我惆怅万分,心里想念上斐了,想他陪我聊聊,但是这半个月他都没有再出现过。

    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就在我内心非常烦躁的时候官欢欢联系了我,“小染我在江城,你猜我看见谁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