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欢欢的话让我留了心,我见楚靳萧走了想着自己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但是我和官欢欢许久没见面,心里有好些心事想聊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不知不觉中,我认定她是我的闺蜜。

    可是聊心事得找个安静的环境。

    不如带她回我的公寓。

    我开口正要问她意见时,方才那个‘和事佬’悠哉的走到我身边笑道:“还真是跋扈。”

    我挑眉问:“我哪儿跋扈了?”

    眼前的‘和事佬’便是程瑾瑾的哥哥。

    程晟笑了笑道:“你一出现就开口怼人家陆瑶,说的话猖狂又无所忌惮,就好像你们之间的积怨颇深,只要她出现……应该说她的存在就是错误,你一时一刻都无法容忍。”

    方才说楚靳萧似乎在试探什么,我给了程晟这样的感觉,那么楚靳萧也会有相同的结论,我之前同楚靳萧解释过我是因为‘楚时光’而怨恨陆瑶,可这怨恨太深太莫名其妙。

    可是他又在试探什么呢?

    毕竟再莫名其妙我都是‘柯染’,绝对不会有人怀疑是‘楚时光’本人在泄愤。

    难不成楚靳萧是想看我吃醋?

    我感觉也不太可能吧。

    我在这边胡思乱想,得不出一个像样的结论,程晟疑惑的声音忽而响起问:“我前段时间给你发的消息,你怎么都没有回复我?”

    他刚加我时的确发了消息。

    后面我没有回复他。

    我抿了抿唇,敷衍道:“我之前对房地产感兴趣是想着自己身为柯家的人想要帮柯家贡献一份力量,想得到我父母的夸奖,可是现在我……我都不是柯家人了又干嘛费心?”

    程晟是楚靳萧年少的朋友。

    我无法拿‘唐风’直接与他合作。

    不然‘唐风’很快便会暴露。

    “那靳萧算是一片好意付诸东流。”

    我压根没想过楚靳萧会让我。

    他让我,反而让我不太适应。

    毕竟这单生意于他而言格外重要。

    程晟眯着眼忽而道:“想进入房地产时便理我,没兴趣时便忽略我,你也真是绝情。”

    我尴尬的笑了笑道:“抱歉,我还小,做事还不周全,你也不必跟我一个孩子生气。”

    程晟难得收起笑问:“孩子?”

    我盈盈反问:“难道不是吗?”

    程晟一副看透的神色道:“你年少成名风光无限,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恐怕早就知晓人情世故;何况你又是豪门的千金,豪门里的千金可没有真正单纯的,也就是楚靳萧会拿你当孩子,处处纵容着你、爱护着你。”

    我皮笑肉不笑的说:“我方才十九。”

    闻言程晟笑开道:“得,你年龄小。”

    程晟又接着问了几句程瑾瑾的事,我心不在焉的回答着,他见我如此便识趣撤了。

    官欢欢见他走后才问:“小染你之前都不认识殷盛的,你们这突然……在拍新剧吗?”

    我挽着她的胳膊道:“是啊,最近在拍一部仙侠言情剧,刚好在江城取景,不过令我感到疑惑的是殷盛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

    官欢欢的神色不太自然道:“殷盛除开是明星之外,在他的身后还有一个殷家,而殷家是帝都的权势之家,今天的这个酒会虽然在江城,可是发起人却是帝都的一位长辈。”

    帝都……

    我记得楚靳萧的姥姥姥爷是帝都人。

    “你说殷盛是为给那位长辈面子才出席酒会的?不对啊,欢欢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官欢欢叹息道:“我认识他。”

    我惊讶问:“那你们……”

    官欢欢面色沉黑道:“我不想提他。”

    官欢欢没有否认自己认识殷盛的事情,但也拒绝深入的解释她是如何认识殷盛的。wap.kanshushi.com

    联想霍莫说的冷心冷情,我心底升起猜测,殷盛就是她口中那个狼心狗肺的前夫。

    这个猜测应该八九不离十吧。

    毕竟殷盛之前承认过自己有婚姻。

    可是殷盛并没有说他们之间离婚了。

    殷盛心底是喜欢官欢欢的吗?

    既然喜欢那他们为什么又要离婚?

    我心里虽有困惑,见官欢欢一副很讨厌提殷盛的神色,我也识趣的没再提这回事。

    我随口问官欢欢,“你怎么在这儿?”

    官欢欢解释说:“陪一个达官贵人参加酒会,我说我是陪酒女,可是他压根不在乎。”

    说完她又道:“我感觉自己被算计了。”

    我盯着眼前的官欢欢,一身黑色的紧身衣裙将她的身体凸显的非常完美,特别是她胸前这一对傲人之处……令男人心血澎湃。

    是个漂亮的女人,也有曾经身为豪门千金时的气质,带她出席酒会自是有颜面的。

    也难怪之前会和殷盛结为夫妻。

    我疑惑的问:“算计?什么意思?”

    “感觉是被人特意骗到这儿的,因为从我出现在酒会之后,那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突然想起殷盛突然出现在酒会的事。

    莫不是殷盛特意将她引到这儿的?

    “哦,应该没那么复杂吧。”我道。

    官欢欢摇摇脑袋道:“希望是我多想。”

    我又问她,“你去我家吗?”

    官欢欢立即答应道:“好呀。”

    我笑说:“那我们走吧。”

    “我打个招呼,你先在门口等我。”

    也不知道她向谁打招呼。

    “嗯,我等你。”

    ……

    外面的夜空很冷清,星光稀疏,好在月光清辉泄了一地,我踩着银白色的月光耐心的等着官欢欢,可是迟迟未见到她的身影。

    大概二十分钟后我收到她的消息。

    “抱歉啊小染,我不能去你家啦!”

    她没有解释为何不能去我家。

    我想没有特殊原因她不会失信的。

    我这人天生爱猜测,又想起了殷盛。

    毕竟官欢欢在这儿人生地不熟,除了那个邀约她的金主便只剩个‘赶飞机’的殷盛。

    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赶飞机?

    这些事情,不能深究。

    我喟叹,转过身离开酒会。

    回到公寓之后我正待输入密码的时候有人从后面捂住了我的嘴唇,我心生胆怯想呼喊上斐,但紧接着脖子上印入了一抹冰凉。

    这个气息……

    我松下紧张的身体,男人的手掌撩开我的衣服在我耳边低低的吩咐道:“开门。”

    我无措的输入密码。

    却因为紧张输错了数字。

    男人嗓音轻轻地笑开,“紧张?”

    “啊,我没有……就是想你……”wap.kanshushi.com

    男人握上我的敏感,“宝贝开门。”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