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86.杀人得先诛心
    前面的人背对着我,我看不清他具体的模样,而且我方才见的段衡锦穿着一件粉色的毛衣,副驾驶上的人身着一件黑色皮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转过脸,笑道:“正巧有这个兴趣。”wap.kanshushi.com

    这一张脸,的的确确是段衡锦。

    他怎么能这么阴魂不散。

    楚靳萧缓缓地从我身上坐起身子,似乎是在放松的状态,他还浅浅的打了个哈欠。

    段衡锦不太耐烦的要道:“地址。”

    楚靳萧勾了勾唇,“小染给他。”

    我凝神,这两个男人究竟要做什么!

    我报上地址,段衡锦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这儿啊?这儿不是楚时光的公寓吗?”

    我:“????”

    我的天!

    他竟然连这个都知道!!

    我紧张且有些心虚的看向楚靳萧,男人的神色未曾有任何变化,唇角却隐隐含笑。

    见楚靳萧没说话,我下意识的为自己解释说道:“我都不知道这儿是楚时光的公寓,还是君慕白让我住的,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闻言段衡锦问:“你和君慕白很熟?”

    我:“……”

    感觉又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我敷衍道:“还好吧,不算太熟。”

    段衡锦发动车子然后当着楚靳萧的面提醒我道:“你可以和楚靳萧沈念纠缠,君慕白那边就别招惹了,那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君慕白三观正,事事周到。

    虽然本性薄凉,可一直热心慈善。

    所以哪儿不正常了?

    要说不正常,段衡锦才不正常。

    我没有搭理他,楚靳萧略沙哑的嗓音提醒段衡锦道:“小染是我的妻子,同我纠缠天经地义,倒是你,别有事没事找她的麻烦。”

    车子突然猛地射出去,速度非常快,我抓紧楚靳萧的胳膊寻求安全感,男人似乎察觉到我的不安,转过脸安抚我道:“我在。”

    他说他在,所以我不必害怕。

    凭什么他在我就不用害怕?!

    他自以为自己能给我安全感吗?

    我收回目光垂下脑袋安静的待着,段衡锦无所谓的语气道:“啧啧,是你的妻子又怎么样?小柯染是我的,楚时光才是你的!!”

    这话,怎么听怎么幼稚。

    楚靳萧沉默,似乎不想与他幼稚的争论什么,见他没说话段衡锦的语气不善道:“老子当年最讨厌的就是楚时光,谁让她的眼里只有你,还不愿意跟我玩!死了也是活该!”

    我:“……”

    所以这就是我一直被他欺负的原因吗?

    的确,那个时候我只喜欢楚靳萧……

    楚靳萧出声提醒道:“专心开车。”

    “我还不能吐槽一下死人了吗?”

    楚靳萧沉下脸,“你确定舍得?”

    闻言段衡锦像是被人拿住了把柄,他识趣的沉默没再说话,车里两个男人的情绪似乎都很差劲,段衡锦将我们送到就离开了。

    离开的非常干脆令人惊讶!!

    随后我扶着楚靳萧回了公寓。

    男人坐在沙发上目光如炬的望着我。

    我解开他的领带问:“怎么?”

    他伸过手掌贴上了我的脸颊询问:“怎么不问段衡锦听见我说那话之后为何沉默了?”

    我顺着他的话问:“那为何?”

    楚靳萧的眼眸盯紧我的眼睛,“当年的段衡锦喜欢小时光,可小时光的眼里只有我。”

    段衡锦喜欢我?!

    这真是天下奇闻。

    毕竟他将我欺负的都有心理阴影了!

    我哦了一声道:“他还总说我是他的。”

    楚靳萧偏过眼眸望着窗外的浅浅月光,似乎在想什么,许久才解释道:“段衡锦喜欢小时光,可是小时光总是忽略他,所以他经常欺负小时光,他只是想让小时光注意他。”

    楚靳萧一直在我的面前称呼小时光。

    这个称呼……

    令我的心底感到痛苦。

    会让我总是想到曾经。

    我取下他的领带起身到厨房里烧水,楚靳萧低沉的声音又传来道:“他一直那样的性格,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喜欢别人。也因为小时光太在意我,他特别生气,一直与我作对,待他到了柯家后才有了小染在意他。”

    我转过身盯着沙发上的男人。

    他神色自若,却让人觉得他难过。

    “他有了小染,我却弄丢了小时光。”

    楚靳萧真的特别莫名其妙!!

    他曾经禁止我提起楚时光。

    可他现在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她!

    我皱眉道:“我是你的,不是他的。”

    “小染是我的,小时光却不是。”

    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莫不是他知道我是楚时光?

    可是绝无可能啊!!

    而且先不说他怎么知道的,倘若他知道我是楚时光转世,他肯定会当面质问我的。

    绝不会像现在这样藏着捏着。

    可他为何总是频繁的提起楚时光?

    而且还总是用小时光这个称呼。

    “楚靳萧,你很奇怪。”我说。

    我走出去神色不悦道:“我说过我现在是你的妻子,你总是提起她会让我难过,虽然我也心疼时光,可是我也会因为她吃醋的。”

    闻言楚靳萧温柔的笑了笑,“是吗?”

    随即他收起笑道:“抱歉。”

    “你感到失望吗?”我问。

    他反问我,“为何有这样的感觉?”

    我试探的说道:“我是你的楚太太,我坐着楚时光曾经的位置,可是我终究不是她。”

    男人收敛眼眸,“这不是失望。”

    “嗯,你不能为此失望。”

    楚靳萧抬眼望着我,“又为何?”

    “因为是你杀了她。”我道。

    楚靳萧纠正道:“我没有杀她。”

    “你杀了,用心在杀她。”

    楚靳萧:“……”

    男人起身,转身要进卧室。

    我喊住他,“楚靳萧。”

    男人回应了我,“嗯?”

    “你不可以在我的面前总是表现一副很爱楚时光的神色,你要爱的女人名字叫柯染。”

    闻言他忽而询问:“你说她恨我吗?”

    这个答案……

    “你要问楚时光本人。”

    男人沉然的嗓音问:“她会原谅我吗?”

    我特别郁闷道:“我说的答案,也只是柯染的答案,我可不是时光,给不了你答案。”

    男人却固执的问我,“你认为呢?”

    “我?可能想杀了你。”

    我清楚的看见男人的身影猛的一僵,他错愕犹如死寂的眼眸盯着我,我笑了笑接着说:“我又不是她,我只会爱你与你缠绵。”

    “小染,杀人得先诛心。”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