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后半夜方才睡着的,楚靳萧没有在床上,他在说了那句话之后便离开了公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清楚他是生气了。

    他为何生气不得而知。

    兴许是我那几句话吧。

    可凭良心说,那些话不至于令人生气。

    楚靳萧还真是一个喜怒无常的男人。

    一会儿愉悦一会儿生气,真是比观音菩萨还难伺候,我也懒得去关心他为何这样。

    我醒了之后起床去洗漱,想着要去看望君慕白的爷爷,我特意换了身中国风的亮色衣裙,还特意下楼到附近买了青花雕刻的茶具,更特意买了一根红绳坐在店里挽绳结。

    君慕白的爷爷热爱传统文化,就我知道的,家里祭祖日,他还要让君慕白穿汉服。

    当然也不止是君慕白。

    家里的几个小辈皆是如此。

    我特意买中国风的礼物,穿中国风的衣裙也是为尊重他,毕竟他当年待我很好的。

    我在店里挽着盘长结,半个小时后君慕白联系了我。

    我用‘柯染’的微信添加了他。

    我将定位发过去道:“在这等你。”

    君慕白到的时候并没有立即进店铺,而我当时正垂着脑袋专心的挽着绳结,在我不经意抬头的时候方才看见窗外站立的男人。

    彼时他正微微垂着脑袋盯着我。

    他的眸光里有灼人的星辰大海。

    我扬唇,无声喊着,“慕白哥哥。”

    君慕白点点头,算是给我回应。

    他进来的时候我拿起快要完工的中国结过去笑着说:“我刚学的挽结,漂不漂亮?”

    君慕白负手而立问:“送谁的?”

    “爷爷啊,他喜欢古文化。”

    君慕白声音略浅道:“可否送给我?”

    我当时并没有多想什么,而是笑着打趣他道:“慕白哥哥,你还和爷爷抢礼物啊?”

    君慕白默了默,道:“今天是我生日。”

    “啊,对不起。”

    我清楚君慕白的生日在暮春四月,可具体多久我并不清楚,而且我也没想起这事。

    对他,我总是会疏忽。

    这令我的心底感到愧疚。

    我赶紧道:“慕白哥哥生日快乐。”

    君慕白的唇角微微勾起,漾出好看的弧度,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睛里有柔柔的光芒。

    他淡淡的嗯道:“谢谢。”

    见他这样我下意识的夸道:“慕白哥哥真是俊啊,也不知道以后便宜了哪家的千金。”

    闻言君慕白道:“不会便宜谁家千金。”

    我看见他身后的人,边绕过他往外走去边问道:“为何啊?难道你不打算结婚吗?”

    身后没有声音,我走到门口喊着,“欢欢你怎么在这儿?还真是巧,这儿都能遇见!”

    官欢欢解释道:“这店是我表姐开的。”

    难怪能在这儿遇见她。

    “哦,那我不打扰你们姐妹团聚了。”

    官欢欢点点头道:“有时间再联系。”

    君慕白从后面跟上随我一起离开,走的时候我看见官欢欢的视线一直盯着君慕白。

    我刚上车就收到她的消息。

    “那个神色薄凉的贵气先生……阿染你和他很熟吗?我感觉他看你的目光……像是看着一朵守护了千年才绽放的睡莲,很温柔。”

    我看到这条消息时格外无语。

    我回复官欢欢,“你不写小说可惜了。”

    她回复道:“嘿嘿,的确夸张啦!”

    君慕白一直寡言少语,我清楚我们的相处模式应该如何,所以他开车,我坐在副驾驶上继续挽我的结,在半路时就已完工了。

    君慕白将车停在下一个红绿灯口的时候我捞过他搁在方向盘上的掌心将红绳绑在他的手腕上,可我瞧着却觉得单调,而且这份生日礼物就一根红绳似乎太过于轻薄了。

    而且还是计划送给爷爷的生日礼物。

    我拆下红绳放在腿上,又取下脖子上的戒指道:“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款式,我绑在红绳上,算是我送给慕白哥哥的生日礼物。”

    我将戒指挽进盘长结笑道:“虽然不是特意给慕白哥哥挑选的礼物,却是我的心意。”

    君慕白发动车子道:“嗯,足矣。”

    我将戒指穿进去,君慕白看见将车停在了路边,然后他将他的右手递给了我。

    我明白后道:“可以下车再绑的。”

    话虽这样,我还是替他绑上了红绳。

    君慕白举起手腕搁在眼前摇了摇上面的戒指,似乎很喜欢他又摇了摇,笑的非常愉悦,难得见他这样,我的心情也跟着愉悦。

    君慕白温润的嗓音问:“这是什么结?”

    “原本计划是挽盘长结的,代表思念远方的故人,可是盘长结不适合手链,所以中途拆了一次重新换了凤尾结,寓意财源滚滚。”

    君慕白接道:“象征龙凤呈祥。”

    我怔了怔,道:“啊,也是象征龙凤呈祥的一种,可是送给爷爷,就是财源滚滚啊。”

    君慕白继续开车道:“谢谢。”

    挽完结,我闲的无事,脱掉鞋子舒服的窝在他的副驾驶上随意道:“他们都说你是薄凉之人,段衡锦还说你不是正常人,可是在我的心里他才是最不像正常人的那种,况且慕白哥哥待我如此的好,才不是薄凉的人。”

    君慕白回应我道:“薄凉分人。”

    “是啊,就像段衡锦,他待谁都是残忍的,唯独对‘柯染’是特殊的,谁能想到他的软肋会是我?不过让他知道我是楚时光,那他每天剩下的乐趣应该是想着怎么欺负我。”

    君慕白颇有些疑惑问:“时光认识他?”

    君慕白问的是我身为楚时光时的身份。

    “嗯,他小时候在楚家居住过一段时间,那时候他每天都思考怎么变着花样欺负我。”

    君慕白默了默,似乎在思考什么。

    我问他,“慕白哥哥怎么不说话?”

    “难怪在你‘去世’之后他疯狂的攻击楚家的生意,楚靳萧在那一段时间忙着应付他。”

    还有这么一回事吗?!

    “难不成他真的喜欢我?”

    君慕白聪明的问:“谁说他喜欢你?”

    “楚靳萧,他说段衡锦喜欢我,可是不懂得表达!然后呢?他针对楚靳萧的结局呢?”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