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89.那慕白哥哥喜欢我吗?
    远处突然传来一抹沧桑年老的声音,我望过去看见君慕白的爷爷在佣人的搀扶下走向我们,他过来拉着我的手道:“是时光!”

    君慕白没有解释,我也没有解释,毕竟与一个生了病的老人解释这些毫无意义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爷爷,那是柯染。”

    我们没解释,但有人为我们解释了。

    而这人,是楚靳萧的三妹。

    君家人丁兴旺,君慕白上有哥哥姐姐下有弟弟妹妹,仅妹妹就有三个,但与君慕白都是同父异母,他父亲风流,这一生情人无数,而君慕白的母亲只是他的第一任妻子。

    君慕白的哥哥姐姐都是他父亲年轻时欠下的风流债,那些女人以为生下君家的香火便能嫁进君家,这对于家风严谨的老太爷来说是奇耻大辱,可毕竟是君家血脉,爷爷留下孩子派人将她们送走,然后派人给自家儿子相亲花重金风光的迎娶了君慕白的母亲。

    君慕白的母亲住进君家之后一年才发现自己是被骗进君家的,才知道自己的丈夫有两个私生子,可那时候她已怀上了君慕白。

    她终究舍不得打掉,等生下孩子之后就向君家提起离婚,老太爷自知拦不住,便放君慕白的母亲离开,但是必须留下君慕白。

    在有封建思想的老太爷这里君慕白才是他唯一的孙儿,是君家最正统的嫡亲孙儿。

    君慕白的母亲为了离婚答应留下他。

    后面君慕白的父亲更加放纵,又带回了两个弟弟两个妹妹,老太爷实在看不惯便又为他娶了一房太太,第二任妻子生下了一个女儿,在老太爷眼中这才是他的嫡亲孙女。

    在整个君家,只有君慕白和他的三妹君慕楠才是君家的正统,其他的都忽略不计。

    多年前君家争权,君慕白的哥哥姐姐们想从君家分一杯羹,那个时候的我与君慕白不算太熟,仅仅是他团队里面的一名成员。

    往远的说也仅仅是师兄妹。

    当时我知道君慕白的处境不太好,毕竟君家争权的事又不是秘密,想着君慕白是我们团队的领导平时又挺照顾我们的,所以我想要帮他,便找到他说能用唐家帮他争权。

    当时正是夜晚,他托着身后的万千星光眸光灼人的问我,“假如唐家会受牵连呢?”

    我摇摇脑袋道:“我说了想帮你自然是不计代价的,我是唐家唯一的女儿,无论我做什么我爸妈都会支持我,你尽管放心便是。”

    他温文尔雅的笑开,“好。”

    那是我认识君慕白那么久第一次见到他的笑容,那时候起他不再是我薄凉的师兄。

    从此我们之间的关系突飞猛进,从普通的师兄妹到此生可以互相信任依赖的地步。

    他曾承诺过,“此生,我护定了你。”

    随即他提道:“以哥哥的名义。”

    那个时候他清楚我喜欢楚靳萧。

    怕我多想,特意说了这句话。

    这么多年,他遵守承诺的护着我。

    “怎么会?是时光啊!”

    爷爷笃定我是时光,我和君慕白仍旧没有解释,见我们没有解释君慕楠也闭嘴了。

    她扶着爷爷回到客厅道:“许久没在家里见到哥哥,昨晚还想着你什么时候回家,没想到今天就如愿以偿了,还真是心有感应。”

    君慕白沉默不语,她知晓君慕白的性格便也没在意,转而客套的喊着我,“嫂嫂。”

    我震惊道:“我不是……”

    君慕楠打断我,笑盈盈的说:“哥哥带回家的女孩自然是嫂嫂,不然他为何带回家?”

    这个逻辑无人能敌。

    “是嫂嫂,也是孙媳妇,我家慕白孙儿喜欢的女人我自然喜欢,小时光是我孙媳妇。”

    我:“……”

    我此时非常尴尬。

    因为我和君慕白的关系……

    我们之间一直很纯粹。

    君慕白化解尴尬问:“爷爷最近如何?”

    君慕楠解释道:“还是一样认不清人,但是他记得住我们的名字,只是不记得长相。”

    难怪爷爷看见君慕白没有反应。

    原来已经不记得君慕白的长相了。

    君慕楠解释完又说:“其他哥哥姐姐这段时间都离开了内宅,没有一个人照顾爷爷。”

    君慕白道:“你是君家的嫡亲孙女,以后君家有你一份,你照顾爷爷自是理所应当。”

    君慕白的声线毫无波澜。

    闻言君慕楠不开心的问:“那我可以让给二姐姐吗?她拿君家的财产来照顾爷爷,而我跟着哥哥,我什么都不要就想跟着哥哥。”

    我曾经知道君慕楠多少有些兄控。

    可没想到竟然兄控到连财产都舍弃!

    君慕白忽而起身道:“我陪爷爷走走。”

    “哥哥这是又将我忽略了。”

    君慕楠的语气里透着无尽的失望。

    君慕白扶着爷爷道:“我让管家送你回我的房间,待会我过来找你,下午我们离开。”

    我点点头道:“嗯,听你的。”

    我的扳指还没有送出去,想着待会走的时候再给,君慕白离开之后内厅里就只剩下我和君慕楠,以及在一侧侯着等我的管家。

    君慕楠打发管家道:“我送她。”

    管家应道:“是,小小姐。”

    管家离开,内厅里就只剩下我和君慕楠这个丫头,她在我的眼中就是丫头,因为我之前到君家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小丫头片子。

    转眼过去多年,如今亭亭玉立了。

    “哼,我带你去哥哥房间。”

    没人在场的时候她对我的态度很差。

    我沉默的跟着她,她走在前面道:“能让哥哥带回内宅的女人一定是他喜欢的,之前是楚时光,现在是你……你们凭什么让他另眼相看?我记得楚时光死的那年,哥哥在雨中哭的痛彻心扉,原以为他今后不会再喜欢其他女人了,我争不过一个死人,懒得……”

    我打断她,“你说什么?”

    “我争不过一个死人。”

    “上上一句。”

    君慕楠怔了怔道:“我记得楚时光死的那年,哥哥在雨中哭的痛彻心扉……”

    我离世时并未想到太多人,最容易忽视的便是君慕白,其实他的心底比谁都悲伤。

    这份情义……

    我一直觉得是哥哥的情意。

    可是君慕楠说君慕白喜欢我。

    官欢欢方才还说,“我感觉他看你的目光……像是看着一朵守护了千年才绽放的睡莲,很温柔。”

    就连爷爷糊涂了也说,“我家慕白孙儿喜欢的女人我自然喜欢,小时光是我孙媳妇。”

    一个糊涂的老人都说他喜欢我。

    我曾觉得君慕白天性薄凉,唯独待我特殊是因为我们之间有超过他人的共同经历。

    我们之间同甘共苦的一起战斗过。

    再加上他说过,“以哥哥的名义。”

    正因为这样这么多年以来即使有人说君慕白对我特殊,我心里只当我们之间有不一样的情分,而这份情分我从未想过是爱情。

    我曾经一直否认的事情,现在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我的心里突然感到慌乱。

    什么都可以欠,唯独情不可以。

    “哥哥将你带回家是喜欢你,但是你比不过楚时光的,你不是哥哥心里最爱的女人。”

    君慕楠的话令人烦躁,我不耐烦的语气说道:“你想将我赶走没必要说这些无中生有的话,要是我向你哥哥告状他定会不饶你。”

    君慕楠脸色一变,“你还真仗势欺人!”

    ……

    君慕白陪完爷爷回到院里的时候看见我坐在门口的,他站在我面前温温润润的神色问:“时光,这么忧愁的神态在想什么呢?”

    “他们都说你喜欢我。”

    我说的直白,因为我不想藏着捏着。

    我不想自己仗着他的喜欢欠他的情。

    君慕白是个聪明的男人,他蹲下身望着我的眼睛,“我的时光因为这事而烦忧吗?”

    “那慕白哥哥喜欢我吗?”

    他温柔如水的笑开,“喜欢。”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