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90.我曾说过,让你远离他
    他的笑令天边失色,我怔了怔收回目光将下巴放在膝盖上,君慕白抬手揉了揉我的脑袋,嗓音温润的解释说:“自是喜欢你才会守护你,可从未想过要将你变成我的爱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惊喜的望着他,“那慕白哥哥……”

    “我认识你时,你是楚时光,今后,你也只是楚时光,我对你的守护一直都未变过。”

    顿了顿,他坚定道:“以哥哥的名义。”

    这六个字,我在多年前听过。

    当时的我满怀惊喜。

    现在的我再听,格外的酸楚。

    “时光,倘若我爱你我不会藏着的,所以你不必为此事忧愁,也不必听人胡言乱语。”

    闻言,我的心底才彻底放心。

    我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

    他眸光灼人,又坚定着我的心道:“我君慕白一辈子薄情寡义,难得有你这么个人想顾着,但你信我,我不会是你的任何阻碍。”

    他抬手伸向我,白皙的手掌搁在我的心脏上面道:“更不会是你心里的阻碍,你是个善良的姑娘,我一直清楚你会因为我爱你而感到愧疚,因为你怕自己无法给我回应,怕自己耽搁我……可是时光,倘若有一天我真的爱上了你,我一定会大大方方的承认,在此之前别人说的任何话,你都不必去相信。”

    君慕白的眼角微红,我也跟着湿润了眼眶道:“抱歉,因为我胡思乱想委屈了你。”

    他微微摇头盈盈笑道:“倘若身侧一直有杂音烦扰,你的心底有疑惑也实属正常,我庆幸小时光问了我,而不是藏起来疏远我。”

    我抱住他的脖子,“对不起。”

    他搂着我,掌心轻揉着我的脑袋道:“我们认识多年,时光你要信我,无论别人说什么你一定要坚信,我是唯一会无条件没有任何算计且真心待你好、愿你此生幸福的人。”

    我清楚,正因为相信,所以无论是楚靳萧或者沈念以及段衡锦说他什么的时候,我都没在意过,心底无条件的相信依赖着他。

    “慕白哥哥为何待我如此好?”

    我在他的怀里哭的泣不成声。

    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被他如此爱护。

    “生生世世,我早已不是我。”

    我抽噎道:“我没听懂。”

    “时光,有些事不必太过深究。”

    ……

    我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君慕楠以及他们之前所说的话心底起了疑心来质问君慕白。

    而且还哭的如此没出息。

    我就是怕而已。

    怕自己辜负君慕白。

    怕自己一直仗着他的喜欢无所忌惮。

    见我情绪不佳又怕君慕楠跑到我的面前说些奇奇怪怪的话,君慕白决意带我离开。

    我把扳指给了管家让他转送给爷爷,我们快离开的时候君慕楠匆匆的从内宅里面跑出来焦急的神色喊着,“哥哥这就走了吗?”

    君慕白冷眼看向她,君慕楠似乎清楚自己做错了什么,她赶紧认错道:“我以后绝不在嫂嫂面前乱说话了,哥哥先别走好不好?”

    君慕白替我打开车门,我犹豫的坐上去听见君慕楠迫切的语气又道:“今天是哥哥的生日啊,哥哥能不能不要走啊!我一年见不到哥哥两次,听说你今天要回家,我还亲手做了生日蛋糕,我礼物还没有送给哥哥呢!”

    君慕白替我关上车门,嗓音寡淡又薄凉的问道:“你知道我今日为何会回内宅吗?”

    君慕楠双眸莹莹的问:“为何?”

    我感觉小姑娘都快急哭了!!

    “阿染想看望爷爷,我陪她罢了。”

    君慕白的嗓音又冷又无情。

    对待自己的亲妹妹都这样。

    难怪他们都说他是个薄凉之人。

    君慕楠泪如泉涌的问道:“可这是哥哥的家,哥哥想回就回,为何要说的这么生疏?”

    “你不尊重她等同于不尊重我。”

    君慕楠捡不住重点问:“嫂嫂告状了?”

    “你是认为我很愚蠢吗?”

    男人问的很轻,君慕楠摇摇脑袋,请求君慕白再留几个小时,可是男人充耳不闻。

    在回去的路上我很沉默,我回忆着他当时的神色,忽而觉得自己有着莫大的幸运。

    被他宠溺照顾是莫大的幸运。

    而且我有问他必答。

    他对我,处处特殊。

    这份情意,相识之情,我这辈子都会铭记于心,只要他有需要我会倾其一切帮他。

    君慕白送我回公寓,在路上我订了一个生日蛋糕,在快到的时候外卖员联系了我。

    我让他放在小区门口。

    在还有一公里的时候君慕白忽而提起君慕楠道:“她的母亲在她三岁时便与我父亲离了婚,父亲不服爷爷管束在她四岁的时候便去了美国定居,加上姐姐妹妹与她不亲,所以她从小便缺爱,一直将重心放在我这儿。”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这就是君慕楠兄控的原因。

    “我感觉她就像个孩子,只是为争风吃醋罢了,对我也没坏心,你不必太过苛刻她。”

    他难得凝眉道:“勿以恶小而为之。”

    “慕白哥哥如此严苛,等你日后结婚有了孩子,你对他的教育岂不是……无法想象。”

    君慕白莞尔,“总爱胡思乱想。”

    君慕白将我送到了公寓门口,我邀请他上楼喝茶,但他拒绝道:“我有事要处理。”

    “那你等等。”

    我跑到门口拿了蛋糕又跑到君慕白的面前将手中的礼盒递给他,“祝你生日快乐!”

    君慕白怔了怔,问:“蛋糕吗?”

    “嗯,我刚在网上订的。”

    君慕白接过说了声谢谢道:“我不太爱过生日,之前提醒你……也只是想问你要一份礼物,你不必特意准备,但还是谢谢时光。”

    “慕白哥哥一定要记得吃蛋糕。”

    他扬了扬唇,“好。”

    “再见,等回蓉城我联系你。”

    “嗯,有事找我便是。”

    待君慕白离开之后我才转身上楼,在公寓的走廊里看见一个宽阔略显孤寂的背影。

    我默了默,过去从后面搂住他的腰。

    “昨晚你怎么离开了?”我问。

    “你和君慕白去了哪儿?”

    这个位置,能看到小区门口。

    楚靳萧一定看见我方才和君慕白在一起的场景了,我想了想说道:“今天是他的生日,我陪他回家看望他爷爷,待了半小时。”

    男人转过身,满脸的寒霜,他双掌禁锢住我的身体,弯下腰吻住我,手掌还撕扯着我的衣服,又突然抱起我,我怕滑下去,双腿紧紧地勾住他的腰,眼神错愕的盯着他。

    “我曾说过,让你远离他。”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