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91.爱你,喜不自胜
    男人的神色非常阴森骇人,像是触及到他的敏感之处,我心里暗想即便是吃醋也不至于如此,所以他对君慕白到底有多厌恶?

    我搂住他的脖子安抚他,“我有交友的权利,我就是陪陪他而已,你为何如此排斥?”

    楚靳萧闭了闭眼,再次睁开时深邃的眼眸变的一派清明,他的掌心搂紧我,将我死死的禁锢在他的怀里,“你谁都可以靠近,段衡锦也行,唯独君慕白不行,下不为例,倘若你再如此的一意孤行,我定不会轻饶你。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下意识问:“为何?”

    楚靳萧突然垂下脑袋咬住我的唇瓣,我疼的要命,他却忽而松开吩咐道:“咬我。”

    啊?!

    这是什么特殊要求?

    我咬上他的唇瓣,楚靳萧扣住我的脑袋与我深吻,或许是觉得我咬的不得劲,他低低的嗓音威胁道:“使劲,要么我咬破你,要么你咬破我,自己选择。”

    我呼吸一窒,他这是做什么?

    “小染,让我愉悦。”

    男人的神色接近癫疯,像是我和上斐聊天时他说的失心疯,我不清楚他为何这样。

    难道仅仅因为我和君慕白在一起的画面刺激到了他?

    我竟然影响他到这种地步?

    吃醋也不至于这般吧!!

    我双手搂紧他的脖子用牙齿使劲咬着他的唇瓣,男人似乎瞬间得到了安抚,就这么静静地望着我,眸光里透着我不懂的情绪。

    我咬着他,都能感觉到腥味了,我想住口,他却突然将我翻过身压在阳台上,他怎么吻都觉得不够,一直猛烈,似乎想将我吞进肚子里,我嘴皮都麻了,无奈的盯着他。

    许久,他才松开了我。

    瞬间恢复到一派清冷的模样。

    我站起身理着衣服问:“这么讨厌他?”

    我以为楚靳萧会像之前那般忽略我,没想到他淡淡的嗯了一声道:“在时光活着的时候我就厌恶他,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极其令人恶心,倘若真是正人君子,又何故特意接触有夫之妻?倘若真是,他应该知礼守礼。”

    我反驳道:“他什么都没做。”

    闻言楚靳萧冷哼,他唇瓣上的血鲜红又诱人,他舔了舔道:“时光这样认为,你也这样认为,你们两个女人都被他的温柔假想攻陷着!柯染,你是我的妻子,我在意他的存在你便不能再靠近他,这是我对你的要求。”

    “那我在意陆瑶的存在……”

    楚靳萧打断我道:“你让我杀了她都没有关系,但是你必须知道,我才是你的丈夫!”

    我错愕,“你会杀她?”

    楚靳萧没再接话,他搂着我的身体走到公寓门口,我默默的输入密码,他进去坐在沙发上颇为疲倦的说:“绝不许再靠近他。”

    “哦,我不会再主动联系他。”

    当然这话我是骗楚靳萧的。

    “柯染,你真是没心的女人。”

    “怎么会?我一直喜欢你。”

    我过去依偎在他的怀里,他突然垂下脑袋又亲吻我,缠缠绵绵,引得人心底涟漪。

    我主动脱去他的衣服,在青天白日下我们身体上的肌肤纹路如此清晰,就在我以为会进行到最后的时候,男人突然将我搂进了怀里平复着情绪道:“我想要的不是这……”

    他顿住,道:“你是时光……”

    我大骇,问:“什么意思?”

    “倘若你是她,你会想与我亲热吗?”

    他最近总做这种莫名其妙的比喻。

    他是不是得了幻想症?!

    “会啊,靳萧哥哥的能力很强,哪个女人不喜欢啊?我想要你,靳萧哥哥会给我吗?”

    说完我还垂下脑袋亲吻他的唇瓣。

    上面的血迹未干,舔着很禁欲。

    男人的眸光瞬间凌乱不堪。

    他忽而笑道:“自然不能让你失望。”

    他将我翻身压在了沙发上上,眸光里都是清晰的情欲,像是下一秒就会将我吞噬。

    而那个时候我并不知情他早已确定我是楚时光,他时时试探我,纵容我,满足我。

    他所说的杀人得先诛心是提醒我时时刻刻都在诛他的心,提醒我已经在残忍虐他。

    那时段的楚靳萧,痛苦不堪。

    可是又不敢轻易认我。

    害怕我立即离他远去!!

    ……

    与楚靳萧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做着这般富有情欲的事,这似乎是我们在一起的意义。

    完事之后我到浴室泡澡,出来之后看见男人穿的整整齐齐,我问他,“你要离开?”

    “先去处理些事,晚上我们回蓉城。”

    他径直的为我做了决定。

    “嗯,我在公寓里等你。”

    公司的事还有亚光那边……

    这些事情我都要一一的去解决。

    宁瓷还说我们的资金恐怕不足。

    所以我需要找到父亲从柯家转出去的资金,因为向君慕白借钱不能解决长久之忧。

    楚靳萧走到我的身侧垂下脑袋亲吻我的额间,嗓音异常温柔道:“我娶你,自是真心想与你过日子的,我会爱你,疼你,珍惜你,所以小染,你也要用同样的心情待我。”

    我诧异问:“靳萧哥哥爱上我了吗?”

    “爱你,喜不自胜。”

    ……

    楚靳萧离开后我还处于懵逼的状态,实在难以想象进展的如此顺利,竟然从他的口中听到爱我的词,比预想中快了一年半载。

    那么,可以收网了。

    我创办唐家公司从没想过要用唐家去对付楚靳萧,这无非是以卵击石,要对付楚靳萧还是得靠沈念、甘家以及我手中的股份。

    具体如何行事,得回蓉城再敲定。

    我现在需要先解决一件事。

    我打电话联系了陆瑶。

    她接通问:“你是谁?”

    我笑盈盈道:“柯染。”

    她语气一变问:“你联系我做什么?”

    “我们见个面吧,聊一聊他。”

    陆瑶清楚我们能聊的只有楚靳萧。

    当年她肆无忌惮的找上楚家将我诱骗出去自己自导自演了一场车祸,楚靳萧当时为了她要抽我的血还将我弄残了,这些仇这些恨我一笔一笔的记着的,现在应该还她了。

    当年她如何待我,我会如何还她。

    我会让楚靳萧在她和我之间选择。

    我相信,楚靳萧绝不会选她。

    因为方才,他说他可以杀了她。

    他还说,他爱我喜不自胜。

    喜不自胜,意思是无法控制。

    陆瑶疑惑,“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