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92.多才多艺的上斐
    陆瑶从不惧怕‘楚时光’,所以她面对她是肆无忌惮的,可是她心里忌惮现在的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是个坏人,清楚我来者不善。

    “你找我做什么?”陆瑶问。

    我走到落地窗前望着窗外的天色,天边乌云滚滚,应是会下雨的节奏,我记得那年她诬陷我的时候是在一个大雨倾盆的夜晚。

    “我说过,我想与你聊聊他。”

    我对陆瑶一向是没有耐心的,可是现在却沉下了心,似乎只需要平静的等待收网。

    陆瑶质问道:“我凭什么跟你聊他?”

    我盈盈笑道:“我们领证了。”

    这句话对陆瑶具有强大的杀伤力,她在电话里沉默半晌似乎在权衡利弊,但终究没忍住破口大骂道:“柯染你真是个婊.子,犯贱的女人!我好不容易击败了楚时光耐心的等了他整整三年,凭什么你一出现就抢走我的整个世界!凭什么你非要抢走我的世界!”

    陆瑶一直觉得她击败了曾经的我。

    虽然事实也是如此。

    但是输给她会令我感到耻辱。

    我冷哼笑道:“你的世界?”

    “楚靳萧爱的人是我!”

    电话里的女人撕心裂肺。

    我勾唇,淡淡的语气说:“是吗?你以为的全世界怎么不娶你?而娶一个有着良好家世的我?陆瑶你要清楚,无论你赶走一个楚时光还是千万个,楚靳萧从没有意向娶你。”

    电话那端的女人震惊,“为什么?”

    “我们见面聊吧。”我道。

    陆瑶声音哽咽问:“在哪儿见面?”

    “你开车到我公寓接我。”

    生怕她反悔,索性我直接挂断陆瑶的电话将我的地址发给了她,顺道看了眼手机上的天气预报,不出意外半个小时后会落雨。

    我收起手机喊着,“上斐。”

    那个黑影仍旧没有回应我。

    我固执的喊着,“上斐。”

    房间里空荡荡的,我曾经惧怕的那个鬼神突然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但是我现在又需要他待会保护我。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我仍旧固执的喊着,“上斐。”

    “嚷嚷什么?烦不烦人!!”

    他终于给了我回应!!

    我笑着说:“你又不是人。”

    上斐:“……”

    我问他,“你怎么不说话?”

    他不耐烦的问:“你找我什么事?”

    我将我待会要做的事一五一十的解释给他听后又道:“我半个月之后要拍戏,之后半年都有工作,所以绝不能受伤,特别是脸。”

    上斐瞬间暴躁道:“老子不是守护神!”

    我楚楚可怜的语气道:“可是上斐,我找不到别人帮我,只有你才能保证我的安全。”

    “我曾经说过楚靳萧受你这套可是我不受用!况且我们地狱的人不能参与凡世的事。”

    我笑盈盈道:“可你上次为我杀了人,那么严重的事都做了,这次只是让你保护我。”

    上斐:“……”

    我又问他,“怎么又不说话?”

    “我发现你这女人得寸进尺。”

    上斐这是答应保护我了。

    我开心的说道:“谢谢你上斐!”

    他沉默,比起之前寡言的紧。

    我走到厨房里发现水已经烧干了,但是明火已熄灭了,应该是楚靳萧走之前关的。wap.kanshushi.com

    我重新烧水问:“你最近很忙吗?”

    上斐直接怼我,“与你何干?”

    “就是问问,感觉你很忙。”

    上斐又没有说话,我想起他聊起他家将军时语气飞扬的模样便特意提起道:“你之前向我提过你家将军,他叫上霁对吗?为何你和他是一样的姓氏?是你姓上还是他姓上?”

    果然,上斐饶有兴趣道:“将军姓上,我是皇亲国戚,跟着他就不方便用皇室之姓。”

    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话题,但是又不想深入的聊他家将军,内心直觉认为他家将军是一个聊起来非常容易令气氛沉重的男人。

    索性我夸道:“上斐这个名字很悦耳!”

    “是我家将军取的,我文采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将军便特意挑选了斐字赠与我。”

    斐是文采好的意思。

    我特意绕过他家将军敬佩的问:“原来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啊,那你会什么乐器啊?”

    上斐的黑影忽而出现在我的对面,影子虽摇摇晃晃的但姿势像是一个坐着的形态。

    他这是放松心情同我聊天了?!

    “琵琶、箜篌、横笛、七弦琴等等。”

    我惊叹道:“你很厉害啊。”

    上斐又绕回他家将军道:“我家将军在古琴方面的造诣非常深,可是他从不肯教我。”

    竟然又聊回到他家将军了。

    “哦,可能是怕你学多了累得慌。”

    顿了顿,我故意道:“没必要学太多,反正乐器又不是生活必需品,但我很佩服你。”

    闻言上斐的黑影直接消失。

    空气中传来两个字,“肤浅。”

    “嘿嘿,我就是个俗人。”

    水烧开后我喝了半杯,想起这两天又不是安全期……我不想怀孕,可是现在又没有避孕药,待会解决完陆瑶抽个时间再去买。

    等待陆瑶的过程中是漫长的,因为我并不确定她一定会到,心里又担忧她不会到。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等了三个小时,天色渐渐的暗沉,那时候的江城已是倾盆大雨。

    在我快失去耐心时陆瑶联系了我。

    她发了条短信,“我在楼下等你。”

    我特意没化妆,这样显得肤色苍白,或许是没见过我没化妆的模样,陆瑶见我下楼之后古怪的眼神一直打量着我。

    我扬唇问:“看什么?”

    “你像一个人。”她道。

    我下意识问:“楚时光?”

    闻言陆瑶的神色震住,然后又道:“你很聪明,能看破我的想法,你似乎很了解我。”

    我笑盈盈的问:“你的车呢?”

    “我的车在蓉城,我借了朋友的。”

    陆瑶转身向路边的一辆白色宾利摇曳着身姿走过去,我打量着她,发现她与之前的穿衣风格一模一样,颜色浅浅的可又粉嫩。

    我的意思是说她装少女装清纯。

    我跟上去自动的打开副驾驶的门,陆瑶沉着一张脸问我,“你为何说他不会娶我?”

    我嘚瑟道:“因为他娶了我。”

    陆瑶忍着脾气,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意思,我问的是你为何说他从没有意向娶我?”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