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她耿耿于怀的是这个事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陆瑶问完就发动了车,我将伞扔出窗外悠悠的讽刺道:“这不是很明显吗?无论是楚时光还是我,家世定是极好的,楚靳萧找人结婚定会找一个上的了台面的,你算什么货色?而且这话我相信时光应该提醒过你吧?”

    陆瑶的脸色铁青,想发作但是却又隐忍着情绪,她沉默不语的开着车离开了这儿。

    大概五六分钟之后她又问我道:“找我做什么?应该不仅是为了炫耀靳萧娶了你吧?”

    我冷着脸道:“别这么亲热的喊着我丈夫的名字!陆瑶你没发现吗?我在嘲笑你这些年的费尽心思到头来是一场空!哦,我忘了你从不在乎这些,毕竟你经历过楚时光,你心里想的是你能解决楚时光定也能解决我。”

    外面的雨是越下越大,陆瑶的脸色是越来越难堪,一时之间她找不到什么话怼我。

    她忽而道:“我心里感到很无力。”

    她抓紧了方向盘,五指泛白道:“从你出现之后我的生活节奏就乱了,楚靳萧父亲答应让我嫁进楚家的事情也泡汤,楚靳萧口中所说的婚礼也一拖再拖,直到现在他违背诺言……他曾抛弃过楚时光,他这样的男人有前科,我又怎么能相信他空口无凭的诺言?”

    其实我也不太懂楚靳萧对陆瑶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思,因为从我眼睛里看到的是那个男人一直都在护着陆瑶,可是却又说杀了她都没有关系,而且这些年都没有娶她进门。

    陆瑶说着说着就哭了,眼泪直流,鼻头还发红,委屈的小模样让男人瞧着很心动。

    可惜我是女人!

    她还非常委屈的向我抱怨道:“我费尽心思的陷害楚时光但从没想过让她死,只是想让她腾出楚太太的位置,我知道是我不对,可是我也只是太爱靳萧了而已。那么完美的一个男人,英俊高傲冷酷又禁欲,完全是从小说里走出来的一个男人,满足了我对爱人的所有幻想……我一直想找一个像他这样的男人,可是我身边没有……我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女儿,周围的男人都是庸俗又肤浅的。”

    阶级不同,认识的人不同。

    我嘲讽的问:“所以遇上楚靳萧就牢牢的抓住他?生怕他消失之后自己再也遇不见像他这样完美的男人?怕自己嫁给平庸之辈?”

    “是,我怕错过就是一辈子。”

    我冷笑道:“哪怕做小三?”

    陆瑶吐了口气承认道:“是。”

    就在这个时候,楚靳萧联系了我。

    他发消息道:“我来接你。”

    他之前说过晚上带我回蓉城。

    我回复他道:“我和陆瑶在一起。”

    楚靳萧的消息秒回问:“在哪儿?”

    心里隐隐的感觉他很担忧。

    我回复他的消息道:“在车上,我一直想不通,靳萧哥哥你爱过陆瑶吗?她方才说你答应过会给她婚礼,可又为何出尔反尔呢?”

    这个问题,我一直想问楚靳萧。

    现在顺水推舟的问最好不过。

    见我玩着手机,身侧的陆瑶又不甘心的继续说道:“我以为靳萧对我有情有义,可是事到如今我不得不承认,他的心里从没有我的存在,因为他看我像是在看一个死人,像是死去了的楚时光,可是又没有温度!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他的心里一直记挂着楚时光,我印象最深的是在楚时光葬礼的那段时间,他跪在楚时光的墓前整整十七个小时,那天下着雨,蓉城是多雨的城市……”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我等着楚靳萧的答案,陆瑶深吸了一口气,顿了顿道:“好像无论大小事都会下雨,也幸亏下着雨,淋着雨的楚靳萧倒在了她的墓碑前被人紧急的送往山下,不然我相信他能在那儿跪个三五天的,但是在下山之后他不准许任何人带他离开,他一直守在山脚下再也没有上过山,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过了三四天,直到有一次我看见他的目光一直盯着一簇蓝白色的迷迭香,他问我这是什么花。”

    我想起了楚家祖宅里的那丛迷迭香。

    楚靳萧曾说过他是从山脚采摘的。

    “我在祖宅里见过。”我道。

    “嗯,就是它,我对他说是迷迭香,花语是留住回忆,我说了这话之后他就带走那丛迷迭香离开了楚时光的墓地。之后他承诺过会给我婚礼,但是让我等,然后一直等到了你们结婚!我现在才明白他这诺言不过是戏耍我的,因为他从没有想过娶我,其实这件事我一直都清楚,只是我自己不愿意承认。”

    我没有同情心的问:“你感到委屈吗?”

    陆瑶抹了把眼泪问:“凭什么不委屈?辛辛苦苦的撑到现在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盯着手机问:“那时光就不委屈吗?”

    我的语气平静,平静到懒得起波澜。

    提起‘楚时光’她的语气恶狠狠道:“这些话我打死都不会告诉楚时光的!”

    我觉得好笑问:“为什么?”

    “我不能让她看到我狼狈求而不得的模样!可是你不同,你不爱靳萧,你不是我的情敌,你是一个被宠坏了为所欲为的孩子!”

    我:“……”

    让她知道我是楚时光应该会崩溃吧?

    楚靳萧还没有回我的消息,我心里感到一阵失落,想了想诛心的说道:“我和生前的楚时光关系非常亲密,虽然那个时候我还未成年,但是她有什么都会与我聊聊,她说她从没有将你当成情敌,也没有对你防备过。”

    “难怪你一开始就讨厌我!”

    陆瑶又着急的问:“为什么?”

    我抬眼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以及她的方向盘,语气厌恶的说道:“她是豪门千金,做事从来都是坦坦荡荡光明磊落的,与你这般身份有心机的女人计较太有失……古话就是有失体统,所以她从不将你放在眼里,你在她那儿不过只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

    陆瑶的表情像是受到重击的问道:“跳梁小丑?你说我在她的眼里只是个跳梁小丑?”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