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94.别说这些话气我
    “难道你想让她将你当成情敌?”

    我问的扎心又道:“你配吗?”

    陆瑶的眼泪流的更加澎湃汹涌了,她一直用手抹着眼泪,缓了许久她道:“即使楚靳萧爱的不是我,我想也一定不会是你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刚刚还在奇怪她怎么突然一直同我提着楚时光,原来在这儿等着我,我笑盈盈的问:“你是想说楚靳萧爱她并不爱我对吗?”

    她咬了咬牙道:“你就是一小破孩,见不得别人好惹是生非的小破孩,你懂什么爱?”

    我笃定道:“我爱楚靳萧。”

    她脸色大变问:“什么?”

    “我爱他所以才想嫁给他的,也不只是跟他玩玩,我厌恶你只是因为我讨厌你出现在他的身边!”我故意拿这些话气她又道:“我是你的情敌,可是你这辈子都做不了我的情敌!方才靳萧哥哥还说爱我喜不自胜,他说过爱你的话吗?我想应该是从来没有过吧?”

    我只是猜测,陆瑶却彻底崩溃了。

    她喃喃的问:“他说他爱你喜不自胜?”

    “是,他刚刚在床上同我说的。”

    陆瑶:“……”

    陆瑶的精神状态似乎不太稳定,恰巧这个时候楚靳萧回了我的消息,“我恨陆瑶,恨她在时光的面前说三道四,用婚礼这个借口不过是给她希望,不遵守不过是让她绝望。”wap.kanshushi.com

    给她希望却又时时刻刻让她绝望。

    真是残忍又冷漠的男人。

    不过我心里还挺奇怪男人竟然回答了我这个问题不说,还用了这么长的一段话耐心的同我解释其中缘由,生怕我误会他什么。

    我又想起他说的,“爱你,喜不自胜。”

    他喜欢我,应当是怕我误会的。

    “那靳萧哥哥爱我吗?”

    “我方才说过,喜不自胜。”

    楚靳萧对这个问题倒是秒回。

    这半天诛心够了,我正打算收起手机实施自己的计划时陆瑶否认道:“你骗我的!”

    我下意识问她,“骗你什么?”

    “他绝不可能爱你!倘若他爱你……爱一个在他生命中出现不过一两月的你,那么我这些年的等待算什么?你一定是骗我的!你就是想让我难过才故意这样说的对不对?!”

    虽然我谎话成瘾。

    但是陆瑶却一直在自我否认。

    我将手机递给她,她接过去看着我和楚靳萧的聊天记录,我淡淡的神色问:“是不是这样才信我没有骗你?自己心里爱着的男人在另一个女人面前这般的说你,感觉如何?”

    陆瑶难以置信,“他在算计……我?”

    我反问她,“你认为呢?”

    “假的,这不是靳萧!!”

    陆瑶竟然到现在还在否认!

    她还真是爱惨了楚靳萧!!

    我不着急道:“那我们打个赌?”

    陆瑶加快车速问:“赌什么?”

    与此同时她还将我的手机扔到了车窗外面,我怔了一怔,倒没有在这儿与她计较。

    “赌楚靳萧会选择我。”

    她下意识问:“你什么意思?”

    我抢过她的方向盘将当年没有做过的事做了,陆瑶神情惊慌,与此同时车子侧翻。

    曾经是她压在下面。

    如今是我压在下面。

    下面真好,淋不着雨。

    而且我有上斐保护,也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痛,反观陆瑶,已经开始破口大骂,“柯染你神经病!我的胳膊好痛!我们死在了这儿怎么办?他妈的你是不是疯了?幸亏在下雨,要是车子漏油燃烧,我们都进地狱吧!”

    “省省力气吧。”我道。

    我清晰的看见陆瑶的胳膊被尖锐的东西穿过,这样下去她的胳膊会废掉的,而且不光是胳膊,她的双腿……被紧紧地压着的。

    她现在的状况非常差劲。

    比当年的我还差劲。

    楚靳萧比当年还迅速,十分钟左右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并不是我所熟悉的黑色布加迪,而是一辆银色的宾利。

    男人下车挺拔着身体淋着暴雨奔跑到我的面前,这一瞬间他的眼里只看见了我。

    就像当年只看见陆瑶一般。

    陆瑶疯狂的喊着,“靳萧救我!”

    楚靳萧充耳不闻,他神色骇人,抬腿一脚又一脚的踢着车门,但是我被压的方向异常刁钻,他踢了一会儿蹲下身目光担忧的望着我,“小东西别怕,再给我一会儿时间。”

    他的语气太宠。

    让我的心跳加速。

    这种感觉……

    比当年一心爱他的时候还强烈。

    我望着他,没有说话。

    楚靳萧又继续起身踢着车门,陆瑶一直喊着楚靳萧的名字,直到这时我才听见一个不耐烦的声音说道:“别喊,你没有被卡。”

    我这才发现那个姓阮的心理医生在。

    这个医生怎么一直跟着楚靳萧?!

    “阮霁带她走,烦人。”

    楚靳萧的的吩咐让陆瑶怔住。

    她不确定的语气问:“靳萧嫌我烦吗?明明是她抢了我的方向盘;是她说要和我打赌的;是她将我害成这样!靳萧你看看我的伤势,我比她的严重,你看我一眼好不好!!”

    楚靳萧直接冷眼看过去,“闭嘴。”

    阮霁直接抱着陆瑶离开,没有坐那辆银色的宾利离开,而是重新拦了一辆出租车。

    我卡的太死,楚靳萧一直踢不开,他蹲下身又望着我,眼眸里是浓厚灼人的恐惧。

    “小东西,你再等等我。”

    我仍旧没有说话,此时不知道说什么,因为我总是想起曾经的他,冷漠残忍的他。

    与眼前这个男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缓缓地,我闭上了眼睛,楚靳萧以为我昏迷,嘶哑的嗓音喊着我,“染儿别睡!!”

    我没有睁眼,不想再被感动。

    因为被雨淋着,身体冷的要命,不知过了多久楚靳萧将我从里面抱了出来,我仍旧没有睁眼,他将我送到医院之后我才睁开了眼睛望着周围打量着问:“这是在医院吗?”

    “嗯,医生说你没有大问题。”

    虽然我没有大问题,可是身侧的男人脸色煞白,我问楚靳萧,“陆瑶现在怎么样?”

    身侧的医生问:“刚刚那个伤者吗?”

    我问医生,“她怎么样?”

    “手术中,正在输血。”

    这次的陆瑶才是真正的生命危急。

    我伸手握紧楚靳萧的掌心,发现冰冰凉凉的,我笑着问他,“血库的血够用吗?我应该和她一个血型,倘若不够用的话用我的。”

    当年他要抽我的血救陆瑶。

    这事他应该记忆犹新。

    闻言楚靳萧的神情像是受了重创。

    他嗓音低低的喊着我,“小染。”

    我笑的天真浪漫道:“我担忧她。”

    他蹲下身垂着脑袋心有余悸的吻我的额头,嗓音竟是祈求道:“别说这些话气我。”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