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95.两人互相诛心
    我依稀记得前世那个冷酷的楚靳萧,以及我重生回归之后冷酷的楚靳萧,可不过短短月余这个男人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很少再见到冷酷寡言的他。

    我清晰的感觉到他在宠我。

    楚靳萧宠我……

    这个宠字令人的心间发颤。

    亦容易让人失去戒备之心。

    我眨了眨眼,默默地偏过脑袋。

    察觉到我的冷漠,楚靳萧的唇瓣从我的额头上移开,嗓音低问:“心里还害怕吗?”

    温温柔柔的嗓音令人心底烦躁。

    我闭眼道:“累,想睡觉。”

    “嗯,我在这陪你。”

    因为意识太过清晰,又因为一直在想乱七八糟的事情,时间就过得格外漫长,漫长到心情烦闷,想让身侧的楚靳萧赶紧离开!

    似乎是过了一个世纪,身侧的男人终于有了动静,他离开了病房,随之我从床上坐起了身体喊着上斐,而对方直接忽视了我。

    我径直说道:“上斐,我察觉到了。”

    “我察觉到我们的相处状态有了问题,不是他的问题,而是我越来越贪恋他,恨意渐渐的在消失,我怕再过些时日我就会忘了。”

    我会忘了曾经的那些恨。

    会忘了自己最开始的初心。

    上斐终于回应了我,“你想怎样?”

    我着急的语气说道:“我想尽快的实施之前的计划,成功与否都没了关系,因为他爱我喜不自胜,背叛于他而言都是一种打击。”

    上斐问:“拿情做筹码么?”

    我听出了他语气里的不屑。

    我下意识问:“怎么?”

    “天下乌鸦一般黑。”

    我忽而想起了他家将军因情而亡。

    所以上斐对女人一直是有偏见的。

    我没有在意他的语气提醒他道:“你想要我报复柯家,就只能在解决完楚靳萧之后。”

    上斐不耐烦道:“随便你吧。”

    原本想与他聊聊,但他态度着实恶劣。

    我起身想换回自己的衣服,发现已经湿透,不过头发是干的,方才在车上楚靳萧一直在替我擦拭,我抿了抿唇情绪突然低落。

    极其讨厌他的好。

    我料想过种种状况却从未想过他的爱来的如此之突然,令没有防备的我猝不及防。

    我穿上拖鞋出了病房向护士打听到陆瑶的病房,在门口我听见了陆瑶因不甘心而吼叫的沙哑声音,“靳萧,我恨她!明明是她在算计我,可你却相信着她!就像你当年……”

    陆瑶猛的顿住,突然讽刺的笑道:“今天的这场车祸是她为了楚时光报复我的,因为当年我就是以这种手段欺负的她!重要的是你信了,当年你不光要抽她的血还弄残了她的脚,当着保镖们的面羞辱她,因此让我拍到了她受辱将她彻底击垮的照片,这一桩桩这一件件看似是我做的,但是幕后黑手都是你楚靳萧!是你将她的心伤了又伤,是你逼的你岳父跳了楼,是你害死了你的女人!!”

    楚靳萧冷酷的嗓音低低道:“闭嘴。”

    陆瑶已经不管不顾的说道:“哈哈哈,我之前可能就闭嘴了!因为我特别怕失去你!”

    陆瑶又哭又笑道:“可是你现在呢?你已经是柯染的丈夫,你竟然当着她的面如此的踩贱我!我爱的男人,一心一意爱着的男人竟然当着另一个女人的面说你恨我!你让我这些年的付出成了一场笑话!你说你恨我?”wap.kanshushi.com

    楚靳萧面对陆瑶完全失去了耐心。

    连一个字都懒得敷衍她。

    我听见了他要出门离开的脚步声,我没有躲藏,因为这些事又不是秘密,听到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顶多被他责怪一通乱跑。

    陆瑶道:“楚靳萧,你凭什么恨我?你应该恨你自己!楚时光也该恨你,我也恨你!”

    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陆瑶崩溃的哭出声,“你站住,你究竟将我当成了什么人?”

    “知道我为何当初选择你吗?”

    男人的声音响在耳边不远的地方。

    我想我们之间应该只隔着一道门。

    陆瑶希冀的说:“你说你喜欢我。”

    楚靳萧低冷的声音问:“我说过吗?我从始至终都未曾说过喜欢你,你以为我不清楚当年救我的人是时光吗?我清楚,可那时候我不想清楚,我误会了她杀害了我奶奶……”

    我曾经拼过命的救过楚靳萧。

    在他醉酒意识都没有的状态下替他挡下歹人一刀,但想起他厌恶我的事我就联系了陈澈,在陈澈赶来前的五分钟我就离开了。

    恰巧当时的陆瑶看见了整个过程。

    她不要脸的站出来说是她救的他。

    她就是以这个借口接近了楚靳萧。

    我当年并没有向楚靳萧解释,因为那个时候的他极度的厌恶我,我在他的面前连呼吸都是错的,更何况和他说话与他解释呢?

    当年我想着解释与否都没有意义。

    现在想来的确是这样。

    因为他一直都知道这件事的真相。

    知道当年救他的是我楚时光。

    “那你为何留我在你的身边?”

    男人的嗓音淡淡响起道:“奶奶是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的人,我对她的在乎超过我的父母,所以当我知道这件事是她做的时候……其实我心里清楚不一定是她,或许是别人通过的她,可是无论如何她都算是间接性的害了我奶奶。我无法原谅她,心里更清楚她爱我,为了折磨她,我留下你在身边让她的心里抓狂,原本就只想过小惩大诫,等我查明这个真相的时候再试图说服自己靠近她,当年的我确确实实不成熟,做事也含着幼稚,或许是笃定了她爱我,未曾想过会失去她。”

    楚靳萧的嗓音里透着沉重的忧伤。

    我没想到他竟然能耐心的与她解释。

    陆瑶错愕,“你拿我当工具人?”

    我忽而明白楚靳萧在诛陆瑶的心,他想让陆瑶知道他从始至终都只是在利用她!!

    这个男人,竟然在决意要甩掉陆瑶的时候还要在她的心上插上一刀让她痛不欲生。

    “呵,没要你命已是我最大的仁慈。”

    闻言陆瑶笑的疯癫,“哈哈哈,你爱楚时光又如何?她死了!!是被你亲手送进监狱害病死的,你这辈子都会活在愧疚之中!!”

    原来陆瑶还不知道我是因辐射而死。

    两个人都已撕破脸面互相在诛心。

    “你现在的爱她可不稀罕!!”

    楚靳萧有一瞬间的沉默,我这边也感觉到心里很憋屈,因为所有的事情他都知情。

    可是他知情他还折磨我。

    “而且因为这些事折磨她,你太幼稚太不是男人!楚靳萧,你真的不配做人丈夫!!”

    “我折磨她,更多的是出于嫉妒。”

    陆瑶怒极反笑问:“嫉妒谁?”

    “她对君慕白的温柔与看他的……”

    楚靳萧顿住,道:“与你说这些已是破天荒的事情,今后离开蓉城别找小染的麻烦。”

    “我说过,是她在算计我找我的麻烦!”

    “真相是什么我并不在乎,我要的只是小染,无论她做什么,我都不会再疏远她了。”

    这个再字,令人心底困惑。

    我听到楚靳萧说的这些话心底更加沉重了,连见陆瑶讽刺她的心情都没了,我离开找到医生问她的情况,医生说伤患的情况不太乐观,胳膊没什么问题修养便能好,就是腿,需要做手术,想恢复到正常走路很难。

    她的腿已经废了么?!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