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算是仁慈,从没想过真的闹出人命,所以当听说陆瑶的双腿很难恢复时我的心底突然之间就释怀了,再也不想因恨她而为难自己,再说这段时间她被我讽刺又打压,身体又弄成这样,楚靳萧还在她的心口上扎上一刀,这样的陆瑶,我想已经得到报应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接下来便是楚靳萧。

    我绝不能贪恋他的温暖。

    只有离开他才能控制自己。

    我穿着病服正想要离开医院的时候被一个护士拦住,她说:“409的伤者要见你。”

    陆瑶所住的病房是409。

    我原本不想再见她,可她找上我,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随着护士去见她,到的时候看见陆瑶坐在窗台上的,而窗户大开,她坐在那儿的模样摇摇欲坠,表情充满了悲伤。

    我勾唇,沉默不语。

    她先开口道:“我一直认为自己没有得罪你,可你却将我糟蹋成这样!这段时间我惧你怕你,心里一直警告自己远离你,可你却步步紧逼!我一直以为自己对付得了楚时光也能对付你,没想到一山还有一山高。”

    我问她,“你想说什么?”

    “你毁了我的一切。”她道。

    陆瑶的眼里红润不堪,被我和楚靳萧结婚的事一刺激,再看见楚靳萧当着我的面那般说她而且方才楚靳萧又那般诛心,身体又是这个模样,她如今已是心如死灰了,一双眼睛圆圆的瞪着我,似乎想将我活剥生吞。

    我眯眼,故意戳心的问道:“你的一切是楚靳萧虚假的爱吗?我让你看清他的真面目你应感激我拯救了你,不然到现在你还蒙在鼓里,毕竟女人又有多少年的青春能耗着?”

    陆瑶狠狠地呵斥我,“闭嘴。”

    我笑开道:“你瞧瞧你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像是一个无辜的女人,可谁又比得过你恶毒?不过我蛮喜欢你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的模样,这种感觉很绝望吧?像天塌了一样!这时候的你能体会时光当年的情绪了吧?”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陆瑶发狂,“我让你闭嘴!”

    我走了两步靠近她,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你这般狼狈,我晚上睡觉都要笑醒!”

    身后传来脚步声,“小染。”

    是楚靳萧温润的声音,他应该是刚刚在病房里找不到我然后询问护士才来了这里。

    我转过身去看他,陆瑶突然死死的抓住我的衣服想要将我扯下窗户,楚靳萧立即赶过来抱着我挡在我的面前,陆瑶疯狂拼命的笑道:“我即使是死我也要拉你们下地狱。”

    然后,陆瑶滚下了窗户。

    再然后门口出现了一堆记者。

    一堆拿着摄像头拍我们的记者。

    面对此等变故楚靳萧没有丝毫的慌乱,他紧紧地将我拥在怀里挡住了我的脸,而他曝光在众人面前,他们纷纷的喊着楚先生。

    “楚先生,人是你推的吗?”

    “楚先生,你怀里的人是谁?”

    楚靳萧冷冷的问:“你们怎么在这?”

    “我们接到小道消息,听说柯染和你已经成婚,刚赶到这儿就看见先生你推了她……”

    记者有问必答,还尊敬的喊着先生。

    他们心里想要八卦,但面上还是忌惮楚靳萧。

    楚靳萧冷冷的嗓音吩咐道:“今天的事不准泄露半个字,拍的照片立即删除,等事后我会让助理给你们酬劳,倘若今天发生在病房里的事有丁点的泄露我让你们生不如死!”

    楚靳萧冷静的处理着事情,我的脸颊埋在他的怀里想着掉下窗户的陆瑶究竟怎样。

    我心里竟然希望她死!!

    楚靳萧突然打横抱着我离开病房,远离了是非之地,我躺回到病床上安静的想着事情,楚靳萧以为我吓坏了一直握紧我的手心陪伴在我的身边,两个小时后陈澈赶飞机到了这里,他游刃有余的处理着事情,那些记者被他安抚打发,而此时陆瑶还在病房里被抢救,陈澈说陆瑶能活着的希望微乎其微。

    楚靳萧蹙眉道:“与我们无关。”

    陆瑶是自杀的,想栽赃我们。

    她的死不会让我有任何愧疚感。

    反而成全了我想她死的心愿。

    “是,我定会处理干净。”

    四个小时之后传来陆瑶的死讯,当时的我已经随着楚靳萧回到蓉城,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的心里没有感到丝毫报复的快感,只是疲倦的想着解决了一个杀害我父亲的人,虽然我本意没想过她死,但她自作孽不可活。

    我也清楚事情一定不会如此简单。

    那些记者,随时都是定时炸弹。

    我问楚靳萧,“陆瑶自己跳楼自杀是想栽赃你我的,我了解她,她不会死的如此这么简单,那些记者随时都会反水,你会怕吗?”

    楚靳萧反问我,“你怕吗?”

    我坦诚道:“我的星途璀璨,我还有许多事要做,我不想惹上命案让自己一败涂地。”

    楚靳萧冰凉的掌心拍了拍我的脸颊,眸光沉静动作温柔道:“小染放心,他们没看见你的长相,即使有什么麻烦,那都是我的。”

    楚靳萧还真是一心一意的为我着想。

    我心里烦躁,因为他的态度烦躁。

    我惆怅的哦了一声道:“我年龄尚且还小还不能担事,真有麻烦我心里还是害怕的。”

    楚靳萧淡淡的声音道:“我知道。”

    “楚靳萧,你是有钱人,你有把柄在他们的手中,那些记者一定会拿这个要挟你,我心里总是感到忐忑,总感觉有一天会出事。”

    楚靳萧突然将我拥进怀里,这个举动令我不解,我听见他问:“小东西想说什么?”

    小东西……

    他喊我小东西时是在宠溺我。

    “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倘若有麻烦我是不能陪你走到最后的。”

    我们刚回到楚家别墅,管家见楚靳萧抱着我便退开了,男人忽而笑盈盈的问我,“你说你喜欢我,那么,这便是小染的爱情吗?”

    我抱住他的腰身道:“我之前还说我喜欢沈念,可我放弃了他,如今我也能放弃你。”

    先诛心,再摧毁他。

    我今晚得赶紧联系沈念。

    以及被楚靳萧动了的甘家。

    “在我爱上你之后抛弃我,这便是你的报复吗?”

    我错愕的松开他,“你什么意思?”

    楚靳萧目光如炬的盯着我,他忽而伸手理着我的耳发道:“我此生不会放你离开。”

    他的神情坚定,嗓音笃定。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