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97.奇怪的感觉
    我瞧他这样也没能明白他突然说这个话的意思,心里也忽而清楚自己太急功近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无辜的眨了眨眼,“报复谁?我怎么没听懂你的意思?靳萧哥哥怎么突然说这个?”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楚靳萧喟叹,“你在报复我,你让我喜欢上你却又这么随意的要离开,像小孩过家家似的,你下次要再这样我定让你下不了床。”

    我:“……”

    我突然想起他在床上的霸道姿态。

    我脸居然发烫道:“你别这样。”

    楚靳萧揉了揉我的脑袋,然后用胳膊搂着我的肩膀上楼,回到房间之后他打开了‘楚时光’的笔记本电脑道:“你先自己玩会儿。”

    我点点头乖巧的问:“处理事情吗?”

    他有问必答道:“公司的杂事。”

    楚靳萧的这台电脑里定装着楚家公司的诸多秘密,盗走里面的文件定能重创楚家。

    我过去坐在他的身边道:“我陪你。”

    我搂着楚靳萧的脖子将自己挂在他的身上,他刚开始还能专心的工作,可是我一直蹭着他的身体,嘴唇又时不时的亲吻着他。

    他的薄唇上还残留着血痂,是我白天咬下的痕迹,我伸过脑袋舔了舔他的嘴唇,男人挺直背脊,垂着眼眸目光波涛的望着我。

    男人挑眉问:“你这样,是在求欢?”

    我故意挑逗他道:“我想与你亲昵,你长得这般英俊,我哪儿都想亲亲,你让我亲别管我,而你忙你的工作,我就想这样闹你!”

    楚靳萧无奈的勾唇,“丫头片子。”

    我闹着他,哪儿都亲亲,越亲反倒是自己越上瘾,突然之间就有些舍不得失去他。

    这种情绪快将我颠覆。

    楚靳萧察觉到我的情绪伸手将我的肩膀搂紧,我拥抱着他的身体说道:“我饿了。”

    “我陪你吃饭。”他道。

    我点点头,从他的怀里起身下楼,楚靳萧默默地跟在身后,而我不知,盯着我的那双眼眸充满隐忍,也充满无所畏惧的纵容。

    因为情绪低落我就不太爱说话,而且现在没有再讨好他的必要,更没演戏的必要。

    而楚靳萧也保持沉默。

    吃完饭后楚靳萧上楼处理公务了,在他上楼之前他提过两句,“电脑里都是楚家重要的文件,倘若让对手知道公司会损失巨大的利益,所以陈澈将这台电脑设置了报警器。”

    我迟疑的问:“为何同我说这个?”

    “我方才见你直勾勾的盯着电脑,以为你是感兴趣便提醒你一句,免得引发了警报。”

    我觉得,楚靳萧比想象中聪明。

    他是否察觉到了我的意图?

    我想应该八九不离十吧?

    毕竟他方才说了报复二字。

    他为何会说报复二字?!

    “哦,我没兴趣。”我道。

    楚靳萧回了房间,我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到花园里散步,花丛中有一个秋千,我过去坐在上面喊着上斐道:“我觉得他奇怪。”

    上斐赞同道:“是挺奇怪的。”

    “我感觉他知道我想对付他。”

    上斐陷入了沉思。

    我问他,“你怎么不说话?”

    “楚靳萧相当聪明,应该和他身侧的那个心理医生离不开,而那医生擅长分析人心。”

    我迟疑问:“什么意思?”

    “楚靳萧在他那儿学了不少心理学,最会的应该是洞察人心,我想他应将你摸透了!”

    我震惊问:“难怪他总说我在演戏,因为他打心底就清楚我不是真的想与他踏实的过日子,他猜到这个没关系,可是他应该会想我为何会报复他,他是不是猜到了我是……”

    我欲言又止,不敢妄下决定。

    “鬼神之说,你认为他会信?”

    我摇摇脑袋小声说道:“我不太清楚,因为这种东西很难说,不信鬼神之说的君慕白都笃定了是我,楚靳萧这边会不会也怀疑?”

    上斐想了想道:“应该不会。”

    我好奇的问:“为什么?”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倘若怀疑他应该会直接问你,毕竟失去你三年,失而复得的喜悦不会让他再等了。”

    我叹息道:“我有点怕了他。”

    “怕自己控制不住的贪恋他?”

    上斐这个问题还真是一针见血。

    我难过道:“得赶紧行动。”

    上斐感兴趣的问:“用什么方式?”

    “我不太清楚,目前只能想到沈念以及甘家那边,只要楚靳萧有稍许的懈怠,公司有稍许的困难,楚靳萧的仇敌就会蜂拥而至。”

    蜂拥而至的吞噬他。

    上斐默了默,道:“有个办法。”

    我猜出道:“你说的是那些记者?”

    “惹上命案的公司多少会被影响。”

    楚靳萧代表的是楚家。

    他惹上命案相当于公司惹上命案。

    “这么说,我得联系那些记者,但这样容易被记者握住把柄,因为人心总是贪婪的。”

    记者定会依此不断地敲诈我。

    上斐道:“找个中间人。”

    上斐之前虽说过我们女人天下乌鸦一般黑,但在地狱生活久了的他还是喜欢刺激。

    比起讨厌我们,他更喜欢新戏上演。

    我思量许久道:“让记者惧怕的中间人怕是只有段衡锦,一个熟知法律又没人性的家伙最适合做这个中间人,但我又怕招惹他。”

    上斐哼道:“你不招惹他,他也会惦记你的,因为你的身份是柯染,他心里笃定你是他的,而且找他确实可以省去很多的麻烦。”

    “段衡锦就是最大的麻烦。”

    我被他欺负的都有心里阴影了!

    就在我心底惆怅万分的时候沈念主动的联系了我,我的手机被陆瑶扔在了路上,现在用的这个是新买的,换了新的手机号码。

    沈念用微信问我,“手机怎么关机?”

    我回复道:“换了号码。”

    他关怀的问:“最近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就是讨厌楚靳萧,想尽快的离开他,可是又不甘心这般不痛不痒的离开。”

    沈念清楚我的心思,他回复我说:“柯家的资产都被父亲转移,我刚稳下这边,现在才腾出时间,楚靳萧这边我会尽快施压的。”

    沈念是计划行动了。

    因为我而行动。

    我假装关怀的问:“会伤害到你吗?”

    “商业竞争本就是互相伤害的,这事倒没有关系,能让我的小染早点回家才最重要。”

    我可没说过我会回家。

    我没有再回复沈念,但我清楚我现在需要帮助沈念,而让楚家背上命案最是要紧。

    不得已,只有联系段衡锦。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