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98.找段衡锦帮忙
    我没有段衡锦的联系方式,回想之前与段衡锦见面的方式都是段衡锦主动出现在我的面前,想要找到他的联系方式也是难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但我相信楚靳萧定有。

    我荡了一会儿秋千上楼走到楚靳萧的房间,他当时还坐在电脑前忙碌,我过去躺在他的床上提道:“靳萧哥哥,你妈妈将自己手中的股份给了我,我到现在还没感谢过她。”

    楚靳萧没回头问:“没她的联系方式?”

    “嗯,我能用下你的手机吗?”

    “在桌上,自己拿。”

    楚靳萧毫无防备的将手机借给了我,我走过去拿起打开看见楚靳萧没有设置密码。

    我翻开通讯录找段衡锦的联系方式,可惜浏览下来没有段衡锦的名字,我心里正失望着,页面上弹出一个备注为段总的消息。

    我点进微信看见段衡锦发着消息道:“你别以为能打败我,楚靳萧你等着拭目以待。”

    往上翻聊天记录,发现都是段衡锦时不时的吐槽楚靳萧,但后者从没有回过消息。

    我点进微信框记下段衡锦的微信号,出来之后想将这条微信标记为未读,可段衡锦又发了消息道:“我刚发现你仇敌挺多的。”

    标记未读只能显示一条。

    可他发了两条消息。

    索性我将这两条消息删除然后找到楚靳萧母亲的微信号,我发了语音消息,“妈妈我是小染,谢谢你,我收到了最踏实的礼物。”

    楚靳萧听见后转过脑袋望着我。

    “手握股份会让你感到踏实吗?”

    “自然,这样我就不算一无所有。”

    楚靳萧眸光闪了闪,道:“嗯。”

    我笑了笑说道:“你手机里都没有什么联系人,微信也没有加什么人,手机里的软件更是少之又少,感觉手机对你没太大的用。”

    楚靳萧起身走到床边坐下,我爬过去躺在他的腿上当着他的面玩他的手机道:“你里面好无趣,咦,你这款小游戏还挺老旧的。”

    竟然是俄罗斯方块。

    楚靳萧抚摸着我的脸颊没有说话,我点开下意识的说道:“我小时候常玩这游戏。”

    闻言楚靳萧的嗓音含笑道:“是吗?”

    “嗯,哥哥经常带着我玩。”

    我所说的这个哥哥是楚靳萧。

    他曾经总带着我玩这些小游戏。

    包括贪吃蛇,五子棋。

    我用楚靳萧的手机玩着俄罗斯方块,他耐心的陪着我道:“我与我的前任……我之前的那位楚太太自小一起长大,我小时候经常陪她玩这些游戏,她还算聪明,玩游戏也不算太笨,与她比赛还蛮有乐趣的,赢她也很有成就感的,可惜我赢她的次数少之又少。”

    我一直都是跳级读书的,智商很高,当然也只是在学习方面,玩游戏也绰绰有余。

    唯独对外界的人情世故不太在行。

    对社会上的人心险恶也没怎么涉及。

    还是陆瑶给我上的第一课。

    主要是从小就被保护的很好,上大学之后又一门心思钻研,就与社会上有些脱轨。

    我笑着扯谎说:“我经常赢我哥哥,沈念没什么兴趣,每次玩一会儿就会失去耐心。”

    楚靳萧淡淡的语气戳破我的谎言道:“是吗?我和沈念的关系以前还算不错的,不然他不会将你寄养在我这儿,他曾经还嘲笑过我,问我为何会玩小朋友都不会玩的游戏,我还嘲讽过他没有童年,他说他宁愿没有童年也不会玩这种游戏,所以你……小染又是怎么经常去赢一个没有玩过的人?”

    常在河边走,总会湿鞋的。

    撒谎撒多了总会遭戳破的。

    我讪笑道:“其实是段衡锦。”

    楚靳萧没有再追究我说的是否属实,他姑且相信道:“倘若是他,倒像个爱玩的。”

    我沉默,继续玩着俄罗斯方块。

    玩着拿手的游戏很得心应手,半个小时之后还是稳定的局面,我没了兴趣便关掉应用将手机还给他说道:“我累了,想睡觉。”

    “嗯,洗个热水澡。”

    “好的,靳萧哥哥晚安。”

    我起身亲了亲他的脸颊便转过身,男人突然攥住我的手腕,我转过身不解的目光望着他,他忽而将我搂进怀里道:“亲亲我。”

    他的嗓音缠绵,充满诱惑之力。

    我搂着他的脖子亲吻着他的唇瓣,从最开始的温和到激情,许久我们才松开了对方盯着对方的眼睛,他的眼眸里是清晰的情欲以及爱意,我舔了舔唇问他,“还工作吗?”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男人魅惑的勾了勾唇,“想要我吗?”

    “想,下面……痒。”

    男人轻笑,“呵,不知羞。”

    我将他压倒在床上主动的去脱他身上的白色衬衣,他任由我动作,第一次的、他让我占据主导,这场欢爱没必要,可却是我对他的贪恋,回到房间之后上斐一直吐槽我。

    我解释道:“我知道该怎么做,我这样只是想取悦自己,我到现在都还感到快乐呢。”

    “鱼水之欢又如何不快乐?”

    我喟叹,“上斐,我想及时行乐。”

    “我记得你说你想做混世魔王,可到头来却是一个优柔寡断贪图享乐的小女人罢了。”

    我重生之时的确说过想做混世魔王。

    “唉,你就当我是狂妄之言吧。”

    上斐:“……”

    我没再管上斐,拿起手机添加段衡锦的微信,并备注道:“段衡锦,我是柯染。”

    段衡锦秒过道:“小柯染。”

    “段衡锦,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段衡锦痛快道:“说,我答应你。”

    ……

    我给段衡锦发完消息之后看见头顶上的黑影还在,我笑着问他,“你是不是觉得我说话不算数?上斐,女人的话是最不可信的。”

    他哼哼道:“出尔反尔的女人。”

    “我不过是与人欢爱,你这般生气?”

    他更加哼哼道:“看见你就想起了我家将军爱着的那个女人,也是像你这么讨人厌。”

    我哦了一声道:“你对女人有偏见。”

    他突然破口大骂道:“你放屁!那不是偏见,那个女人不择手段的算计我家将军,害我家将军失去了双腿在郁郁寡欢之中逝世。”

    我之前一直对他家将军避而不谈。

    可是我心里又有无限好奇。

    我犹豫的问:“她为何算计你家将军?”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