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敌国丞相的夫人,而将军奉皇命斩杀了她的丈夫,原本斩杀的名单之类包括丞相夫人,但是将军心软放她一马,之后她便隐姓埋名到了将军的故乡汴京,她满怀心机恶毒,凭借着将军认识她便一步一步的靠近将军,当时的将军年少,又如何经得住一个在情爱方面成熟的女人?将军终是沦陷了,日日与她交欢,放松了警惕,之后……她给将军下药砍断了将军的双腿,原本在战场上意气风发的将军一蹶不振,郁郁寡欢而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翻了个白眼说道:“你们都杀了别人的丈夫还不允许别人报仇,你才真的是偏见。”

    上斐气急败坏道:“可这是国仇,将军不过是听命行事,她要报仇应该去找皇帝。”

    “不过你家将军竟然喜欢一个寡妇,这在旧社会是蛮令人难以接受的一件事,何况你家将军还如此年轻优秀,真令人匪夷所思。”

    上斐暴躁的语气问:“重点是这个吗?”

    “哦,你看见我就想起了她对吗?可我欺负楚靳萧又不是平白无故的,是他先将我搞成这样的,你还真是有些奇怪呢!既想看戏可是又觉得我做的不对,自相矛盾。”我道。

    上斐妥协道:“算了,懒得说你,我要回地狱了,这段时间你别烦我,我不会理你。”wap.kanshushi.com

    刹那间,头顶上的黑影便消失了。

    我躺在床上想着这段时间的种种,越发觉得楚靳萧奇怪,可为何奇怪却令人不解。

    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呢?!

    百思不得其解,索性闭眼睡觉。

    在半夜的时候我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搂上了我的身体,我没有睁眼,反身抱着他的腰身,嘴里轻轻地喊着,“靳萧哥哥。”

    对方给了我回应,“我在。”

    “靳萧哥哥,我恨你。”

    “抱歉,我的女孩。”

    ……

    我醒了之后去浴室洗漱,还换了身长衣长裤,管家见到我这样的穿着惊奇道:“楚太太,适合的季节穿适合的衣服才不会生病。”

    我斜眼看向他问:“楚靳萧呢?”

    “公司出了麻烦,先生紧急回了公司。”

    一听到麻烦我立即取出手机打开了娱乐热搜,看见热搜第一是:楚家背负的命案。

    没想到段衡锦做事如此迅速。

    我点开热搜看见里面有个视频,是楚靳萧紧拥?着我的身体将我藏在怀里背对着陆瑶的视频,他的背部靠着陆瑶,从视频的角度看是他将陆瑶顶下了楼,不管这是意外还是什么,他都是杀人犯,下面的评论里都在猜测楚靳萧怀里的女人是谁,有评论猜是我。

    我是大家眼熟的明星,他们可以根据身材以及某些特征猜测,我关上手机坐在餐桌前安静的吃饭,吃完饭后出门联系了霍莫。

    霍莫是娱乐圈的金牌经纪人,对圈内的消息非常敏感,他熟知我,知道楚靳萧怀里的人是我,他在电话里提醒道:“楚先生那边不会将你招供,柯总咬紧牙关不承认便是。”

    楚靳萧是顶天立地的男人。

    宁愿自己深陷沼泽都不会将我招供。

    我回霍莫道:“我没想过承认。”

    至少目前没有承认的必要。

    霍莫嗯了一声又说:“亚光这边谈妥,他们不要股权,但需要原价购买他们的公司。”

    之前他们提议的是二亿五。

    我现在花二亿五购买亚光着实有压力,毕竟我就借了君慕白十亿,很多地方还要花钱,现在当务之急要找到父亲转移的资金。

    父亲创建壳子公司是为了将来柯家有什么事以防万一,他不会让这个壳子公司一直藏于暗处,肯定留下了线索让我自己发现。

    我想,线索应该会在柯家。

    在柯染的房间里。

    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地方。

    “嗯,先签约你再陪我回趟柯家。”

    我挂断电话之后让司机送我去和霍莫汇合,我们到了亚光总部,里面的工作人员并不算多,但都是些年轻人,也有几个上了年龄的知名编剧,花二亿五买这些有才华的人倒不算亏,就怕后面他们都会陆续的离职。

    毕竟我花钱买的是他们的才华。

    并不是亚光这个空壳子。

    我开口笑问亚光负责人,“我花钱买下他们,但你又如何保证他们会衷心的跟随我?”

    这个问题问的他瞬间沉默。

    因为谁都不敢保证人员的流动。

    我笑盈盈道:“你瞧,你都不敢保证,我又如何相信他们?不过我倒是有一个方法。”

    负责人问:“柯小姐想怎么做?”

    “我给你两亿,剩下的五千万用来签约他们的人,除开这个,每个月的薪酬和奖金制度都如常,奖金方面等后面我会让霍莫根据他们的业绩调整。”我看了眼霍莫,又看了眼办公区里的编剧们,道:“我不会亏待任何人的,我并不差钱,我只是想用心的做好这件事情,他们是我的底气,我不允许自己花了几亿却无法保证他们的去留,我要像艺人一样签下他们,用合同约束他们,在未来的十年里他们都要为我工作,想离开就按照合约赔偿,不想赔偿也行,彻底的退出编剧圈。”

    闻言负责人脸色有些苍白。

    “这个我要询问他们的意见。”

    我笑了笑,“当然,愿不愿意签约这属于个人意愿,但你清楚每离开一个人,亚光就会掉价,原本商量的二亿五也会随着打折。”

    负责人神色差劲道:“我先去沟通。”

    大概是三个小时左右,亚光的负责人回到办公室找我,“他们都相信你能带领他们走向更广阔的天地,所以他们都愿意跟着你。”

    我欢喜却从容道:“签约吧。”

    负责人拿来合约,我签下合同又盖上了霍莫带来的章,章是总公司的章,是霍莫昨天去宁瓷那儿取的,上面标记着唐风二字。

    唐风……

    唐家新的开始。

    其实不该我签约的,因为法人是宁瓷,但是公司的章在这儿是谁签约都没所谓了。

    签下亚光之后霍莫陪我回柯家。

    刚走进别墅那条德牧又疯狂的冲着我吼叫,沈念从里面走出来喊着,“阿迪安静。”

    我放端态度问:“怎么没上班?”

    “母亲病重,陪陪她。”沈念过来拉着我的胳膊道:“楚靳萧遇到了麻烦,这两天先等着谬论发酵,到时候我联合甘家以及蓉城的其他家族给警局施压,即使无法定楚靳萧的罪名,但也能将他关进监狱几日,到时候楚家群龙无首,是最好攻击的时候!而且按照今天的谬论,楚家公司的股份应该会跌停。”

    楚靳萧昨晚提醒过,所以我无法动那个笔记本电脑,泄露楚家机密的事不可取。

    现在目前只能用谬论打压楚靳萧。

    可是这样是打不垮他的。

    除非……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