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100.楚靳萧进了监狱
    除非我成为楚家的代理总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像父亲做空柯家一样做空楚家。

    可想要获得代理权得楚靳萧同意。

    要楚靳萧放开手中的权势得依照沈念所言将他关进监狱,这样楚家群龙无首就急需要一个代理总裁,而我是楚靳萧的妻子我最有资格,前提是楚靳萧愿意将代理权给我。

    而且他进监狱的时间不能短。

    不然我没有时间将楚家做空。

    我想,到时我得请君慕白帮忙。

    “听你的安排便是,你们这边赶紧行动压制楚靳萧,楚靳萧那样的男人特别会在绝境中找一线生机,我怕你们给他太多的时间。”

    沈念安抚我道:“暂且放心,我自己有安排的,最迟明天,我会让他在监狱里待着。”

    闻言我放心道:“等你们消息。”

    其实当段衡锦放出楚靳萧杀害陆瑶的言论之前我就已经猜到楚靳萧会进监狱,即便他权势再强大也免不了进去被调查三五日。

    而沈念会加快他进监狱的速度。

    我敷衍了沈念几句便回了自己的房间一点一点的寻找着,没什么特殊的物品,我坐在床上仔细的回想着‘柯染’的记忆,父亲送给自己的礼物数不胜数,说的话也没有什么需要格外注意的,这个线索还真不好查找。

    我颓废的躺在床上,心里想着楚靳萧现在应该在处理公司的麻烦,我心底犹豫了一会儿给他打了个电话,那边迟迟没有接通。

    我没有着急,耐心的等着。

    那边最终接通,男人稍冷却又算温润的音色从电话那端传过来喊我道:“小东西。”

    大难临头,他的情绪却还不差。

    我假意担忧道:“我看见热搜了,没想到记者们这么快毁约,你现在的处境怎么样?”

    男人自信的声音传来,“又有何惧?”

    他越自信越让我心底觉得烦躁。

    “你打算怎么处理?”我问。

    或许是我显得太过着急,楚靳萧默了一会儿竟然还安抚我道:“小东西放心,我曾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牵连到楚太太。”

    我迟疑道:“我……”

    电话里的男人轻轻笑开道:“我清楚你年龄尚且还小不能担事,更清楚你星光璀璨前途大好,倘若真有什么,就按照你说的大难临头各自飞。小东西,你什么都不必担忧,一切交给我处理便是,你只管做你自己的。”

    你尽管做你自己的……

    他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我想不通,索性说道:“我正在柯家,我过来找一些东西,晚上我会早点回家等你。”

    男人温柔道:“嗯。”

    我喊着他,“靳萧哥哥……”

    男人清冽的嗓音道:“嗯?”

    “你会否极泰来。”我道。

    电话那端又沉默了,隔了许久才嗓音低沉的说道:“小东西,没有任何人可以伤我分毫,但我的软肋是你,我会将自己的所有托付给你,望你往后余生,能够郑重珍惜它。”

    他最近最大的乐趣就是喊我小东西。

    我不解的问:“为何要这么说?”

    “我爱你,深入骨髓。”

    我手中的电话掉落,落在了床上,我平静的心突然泛起巨大的波澜,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那个漩涡将我狠狠地吸了进去!!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我清清楚楚的听见楚靳萧那个男人温润又磁性的嗓音说道:“所以为了证明我爱你我愿意将自己的所有给你,没有任何的算计与试探!一旦我有什么事楚家也会托付给你。”

    我想要的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到了我的手中,好像我最近想做什么都是顺风顺水的。

    像是一路开了绿灯。

    我心底隐隐的感到不安。

    却又不明白在不安什么。

    我重新拿起手机道:“你不是说没有什么好怕的吗?又为什么要说这些话让我担忧。”

    “我随意说说。”

    随意说说的楚靳萧下午就被逮捕进了监狱调查,当时我还在柯家找线索,沈念推开门进来说道:“楚靳萧已经被抓进了警局,而逮捕他的是从帝都到这边的检察官段衡锦。”

    “段衡锦……”

    沈念以为我不认识,他提醒道:“在你小时候在柯家居住过一年的段衡锦,我一直觉得这个男人阴沉所以不太喜欢他,没想到他这次是逮捕楚靳萧的关键人物,现在楚靳萧被控制住,我立即联系各大家族攻击楚家。”

    我没说话,沈念突然过来搂着我的身体担忧的问:“小染,你不是恨楚靳萧吗?为何我感觉到你的心情很沉重?你爱上他了吗?”

    我摇摇脑袋道:“没有。”

    我推着沈念的身体离开房间,而自己坐在床边突然莫名其妙的流下了眼泪,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一切太顺利,顺利到心底忐忑万分,还有楚靳萧方才说的那些话……

    他爱我,没有任何算计与试探。

    他爱我,愿意将自己的所有托付给我。

    而算计他的人,偏偏是我。

    我心情复杂,没多久陈澈联系了我,他说楚靳萧将楚家的代理权给了我,我如今是楚家的代理总裁,他问我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先问他,“你认为该怎么做?”

    “我找了律师团,原本楚先生顶多被扣押三五日,可是收押楚先生的却是段衡锦……”

    段衡锦和楚靳萧一直都是死对头。

    他不会那么轻易的放楚靳萧离开。

    原本之前还想找君慕白帮忙的,现在有段衡锦在我便省了一道麻烦,我暂且不用操心楚靳萧那边,目前的计划是要做空楚家。

    我问陈澈,“楚家今日的股票如何?”

    “已经跌停。”他道。

    楚家已经失去百分之十的资产。

    “陈澈,立即售卖楚家名下所有的不动产以及股权,我待会再派一个得力助手给你。”

    陈澈震惊的喊着,“太太不可!”

    “我是代理总裁,没什么不可的!”

    陈澈着急道:“太太,你这是在糟蹋楚家这几十年的基业,更会给楚先生致命一击!”

    我拿着沈念敷衍他道:“沈念已经联合各大家族针对楚家,而楚靳萧在监狱里……段衡锦不会轻易放他离开,现在的楚家只能以售卖不动产以及股权的方式保住基业,资金全部转入公司的基本户,然后转给……转到我名下,具体怎么做我会找个人与你对接。”

    “太太,你这样……”

    陈澈欲言又止的说:“楚先生刚刚同我吩咐过,无论你做什么都要遵从,我听你的。”

    这话更让我心烦了!!

    楚靳萧究竟在想什么?!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