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104.爱显摆的娘子
    这个大胆的猜测在我脑海里反反复复的回荡,我不敢相信,无法相信,应该说是无法接受这样的设定,倘若真是如此,那么我一切的报复计划都只不过是他的双手奉上!

    是他将楚家心甘情愿送到我手上的!

    可是我的计划这么顺利……

    顺利到毫无阻碍!

    又让人不得不怀疑!!

    我着急的喊着,“上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上斐没有理会我。

    我的眼泪不受控制道:“上斐,你说楚靳萧会不会知道我是时光的事?可是我没有泄露自己的身份啊!他也不可能猜测我是灵魂转世啊!究竟是哪暴露了呢?应该没有暴露吧?我不相信他对我的愧疚大到足以眼睁睁的看着我毁掉楚家!甚至还送到我的手上!”

    我乱七八糟的说了一大通,上斐仍旧没有搭理我,我仍旧忍不住喃喃自语,上斐最终没忍住道:“他知道你是楚时光又如何?”

    “那我的一切报复都没有意义!!”

    我听见上斐这般说眼泪流的更加澎湃汹涌了,“倘若真这样……那我在他的面前就像是皇帝的新装没有任何的伪装!我在他的面前犹如一个跳梁小丑!我所有的报复都失去了意义!我不但没有报复到他还将自己弄成了一场笑话!我才不要他的愧疚和施舍呢!”

    我要靠自己打败他,让他气急败坏愤怒不堪,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现在我将他弄得越凄惨,他心底的愧疚只会越浅,压在他心底的那块石头也只会越来越轻,他没有想象中的气急败坏恼羞成怒,反倒成全了他。

    我要靠自己打败他!!

    而不是这样被他送上门!!

    越说越想我心底越感到痛苦,我呼吸急促渐渐的喘不上气,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上斐轻飘飘的声音在耳边提醒道:“你被气死就真的没救了,这是别人花六十年……”

    我抬眼看向他,“什么六十年?”

    上斐的黑影摇晃道:“没什么。”

    我没有被他敷衍,着急的问:“上斐,你口中所说的六十年是什么意思?”

    “我花了许久才攒的愿望换你复活的,你被气死就太浪费我的愿望了,而且你死了就真的没有轮回了,到时将会是他人为你承担痛苦……算了,我说再多你也不会明白的!”

    我擦拭着眼泪问:“你说的不清不楚这是什么意思啊?我们不是聊楚靳萧吗?你怎么说你愿望了?你的愿望是让我重生吗?可是你不是说过你们每个地狱使者都有一个能连接阳间的中间人吗?怎么又会用到愿望呢?”

    上斐脾气暴躁,“你这女人叽叽喳喳的怎么那么多问题?不该你知道的一句也别问!”

    我沉默的流着眼泪,上斐终究软下声音道:“这儿又没人,你哭给一个鬼看没用。”

    “楚靳萧会知道我是时光吗?”

    我仍旧固执的想着这个问题。

    上斐没好脾气道:“他即便是知道也是猜测,你可以极力的否认,或者你去试探他!”

    我咬了咬牙问:“怎么试探?”

    “猪脑子,这还要我教你?”

    我咬破嘴唇道:“等一切尘埃落定吧。”

    至少,现在进行的事不能终止。

    我沉默的在车里等着,一向沉默的上斐突然耐不住寂寞道:“喂,你怎么不说话?”

    “我难过,心情很沉重。”

    “屁大点事,弄得这般严重。”

    我:“……”

    上斐并不懂我对楚靳萧的恨。

    所以我也懒得与他解释什么。

    “喂,你怎么又不说话了?”

    我随意的问:“上斐,你长什么样?”

    “我?不清楚,他们说我是天人之姿,但我的容貌在我们那个时代也仅仅排在第二。”

    上斐的语气里透着一股自信。

    我翻了个白眼道:“胡诌的吧!”

    “屁,老子从不撒谎。”

    我不信的语气道:“我信。”

    他暴躁道:“你分明是不信的神情!”

    我下意识道:“我又没见过……”

    话还没说完车里突然有一股阴冷的气息流转,我偏过眼看见一张英俊雪白的正脸。

    他的眼睛细长,上面还涂着红色带紫的眼影,那种眼影像是天生的,非常的真实。

    他穿着像明朝的服饰,外面白色,里面内衬是红色,还戴着黑色的圆纱帽,腰上还有白色的流苏,这又有点像韩服,不过不奇怪,因为韩服就是从明朝借鉴加工处理的。

    这张脸的下巴处还有链珠穿过,是晶莹剔透的翡翠,瞧着就是价值连城的老古董。

    这便是上斐么?

    “啊,的确是天人之姿。”

    上斐语气阴冷,“你夸的毫无诚意。”

    我摇摇脑袋道:“你真的很帅!”

    我伸出手指发现自己能触摸他。

    布料凉凉的,像是他身体的冷。

    “咦,我能触碰你!”

    上斐哼哼道:“大惊小怪,你是我的人当然能触碰我,不过沾染我会减少你的寿命。”

    闻言我赶紧收回了手指。

    我被上斐转移了方才的注意力,盯着他的脸禁不住的好奇问:“你这样都才排第二,那排在第一的那位是胜过天人之姿的咯?”

    上斐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很差劲,瞬间又幻化成一团黑影道:“这些排名是我们那个时代的女子弄得,第一自然是我家将军,但是有个并排第一,就是我之前说的那个……”

    上斐突然断道:“我都懒得提他。”

    我猜测问:“你在我面前提过的人…而且还是男人,我想想,好像就只有一位丞相。”

    上斐直哼哼,“我才不承认那个排名。”

    刚刚还说自己天人之姿。

    现在却又不承认这个排名了!

    我试探性的问:“那个丞相很优秀吧?”

    “他虽然年少成名,不过是摆弄权势谋划人心的文人!虽然将军是武将,但也年少成名,而且将军还是文武双全,只不过平时不显摆!所以他的名声大过将军,也是他的娘子爱显摆,到处炫耀自己嫁了一个多么多么厉害优秀的俊俏男人,不过也怪将军家里没娘子帮他显摆,不然将军的名声定大过他!”

    显摆就能显摆出名声的除了自身铁硬之外,那位娘子的身份定然也是赫赫有名吧?

    我又试探性的问:“你家将军喜欢的那个女人家世如何?”

    他家将军喜欢的恰巧是这位丞相夫人。

    上斐的心里非常厌恶这个女人。

    换个柔和的方式问不挑起他的怒火。

    “是一国之嫡公主。”

    卧槽,这么厉害的么?!

    “你家将军灭她之国,又杀她之夫,难道还不允许她向你家将军复仇?你还真护犊!”

    上斐暴躁如雷道:“我说过这是国仇,将军不过是听命行事,她该去找皇帝报仇……”

    上斐的声音突然被外面的声音打断,“柯染,你这个骗子!”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