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106.时光如风
    楚靳萧的态度真的惹恼到了我,让我觉得有病的不仅是段衡锦,还有他楚靳萧!!

    他怎么可以毫不在意消失的楚家呢?

    他怎么可以能在这种情况下让我留给他念想!

    他怎么都不问我为何如此待他?!

    “上斐,楚靳萧的心里只剩下……”

    我欲言又止,上斐接过话道:“他的心里只有你,胜过楚家,你攻击楚家是伤不到他内在的,毕竟身外之物又有什么好在意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楚靳萧从不是一个爱钱财的男人。wap.kanshushi.com

    这样报复他的确是没用的。

    但我方才看见了他的痛心。

    他看我的目光是难过的。

    他对我的爱,我对他的背叛,终究是让他有那么些许的难过,可却让我感到不爽!

    折腾大半天,感觉一无所获。

    我心衰的赶往机场,在候机室里上斐轻轻地声音说道:“你报复了他却没有快感。”

    我耿直的承认道:“没有。”

    “他并不在意楚家,不在意被你背叛,可他的心里是难过的,我能感觉到他的无措。”

    我也有与上斐相同的感觉。

    我犹豫道:“他定知道我是楚时光。”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目前的状况。

    以及他最近的无端变化。

    “只是你的猜测。”上斐道。

    “我不傻,我心里大概清楚了,不然这段时间他的变化无从解释,我的报复终究……”

    终究是一场笑话。

    我突然,丧失了所有的乐趣。

    我颓废的坐在候机室里,不久霍莫到了向我汇报接下来的行程,我甚至没有心情去回应他,出去拍戏的时候人也一直没有在状态,越想越气不过便让君慕白继续给警局的人施压,最后造成他被关在看守所里整整两个月,可是仍旧无法消气,我整个人越来越消沉,越来越孤僻,拍完戏就躲在房车里。

    仙侠剧拍摄完毕之后又拍了部文艺类的电影,还去客串了一部大导演主拍的女二。

    以我为主角的都是自家投资。

    像这种客串都是为了拉拢人情。

    待我拍完手上的戏再回到蓉城已是四个月以后,经期推迟了四个月,我清楚自己怀孕了,不过从始至终我都没想过要生下他。

    回到蓉城之后我在房间里一直待着,拒绝了所有社交哪儿都不去,上斐见不惯我这样消沉的模样道:“你一直这个样像什么鬼样子?实在气不过就去找楚靳萧当面问清楚!”

    是的,我心里气不过。

    我感觉不到丝毫的痛快。

    还将自己搞的如此狼狈。

    我嘤嘤呜呜的哭出了声,越哭心里的委屈越重,到最后喘气都难受,最后昏厥被人送去了医院,而送我去医院的竟是君慕白。

    他又是如何知道我昏迷的?

    因为唯一知道这事的只有上斐。

    我抓住君慕白温热的掌心,目光难过的望着他道:“楚靳萧好像知道我是楚时光。”

    君慕白抿了抿唇,他的掌心温柔的贴在我的额头上道:“发烧了怎么都没有发现?”

    我固执的说:“他好像知道。”

    我的眼泪就是这般控制不住,君慕白伸手擦拭着我眼角的眼泪,温温柔柔的嗓音询问道:“风儿是觉得他明明知道,却还眼睁睁的看着你在他的面前演戏;眼睁睁的将楚家送到你手中;眼睁睁的让你完成你所谓的报复吗?风儿是难过他将你当成一个傻子吗?”

    我伸出双手道:“慕白哥哥抱抱我。”

    君慕白弯腰将我搂在怀里,我哭的泣不成声道:“就是这样,他将我当成了傻子!”

    我压根就不稀罕楚靳萧将楚家送上门,我明明计划好了一切,却被他发现了身份。

    我压抑不住心底的痛苦,这种绝望犹如潮水般淹没了我,后面我在君慕白的怀里哭的昏厥了,醒的时候也只有君慕白陪着我。

    我抱歉道:“我太敏感了,稍微有些难过就想哭,这段时间也太压抑了,现在哭一场觉得好受了些许,谢谢你,又是你陪着我。”

    我难过的时候总是他陪伴着我。

    君慕白揉着我的脑袋扬了扬唇道:“楚靳萧现在没什么野心,如今在临江附近盘下了一个按摩店,他自己是老板,每天都待在那儿荒废时间,你要是想不通就当面问问他。”

    顿了顿,君慕白道:“临江是他的。”

    我错愕的神色问:“临江是他的产业?可是我做空楚家的时候并没有看见临江……”

    君慕白嗓音温润,“在风儿的名下。”

    “我死了,名下又怎么能挂公司?”

    君慕白耐心的同我解释道:“风儿的确是死了,可是楚靳萧隐瞒了你的死讯,他并没有注销你的身份,反而是用你的身份创办了临江,临江每年的收入都汇入了你的账户。”

    我惊愕的起身,“他在向死人弥补吗?”

    “之前是,可现在却不是。”

    是的,现在我活着。

    还被他猜出了身份!!

    “我真的快被他搞疯了!!”

    君慕白笃定的嗓音道:“时光爱他,所以才被他牵着情绪,你难过也是因为你爱他。”

    君慕白聪明,看透了所有的事。

    我没有否认,亦没有承认。

    我的意识特别混浊,痛苦不堪,躺在床上握着君慕白的掌心沉沉的睡去,我的身体很冷,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暖,而君慕白这掌心的温热是我唯一的救赎,我舍不得松开。

    我似乎做了个梦。

    梦里有人喊着,“丞相大人。”

    “你对我如此客气还真不太适应。”

    这个嗓音……

    略有些耳熟。

    “丞相大人,你倒还真舍己为人。”

    “为她,倒不算舍己为人。”

    ……

    我晚上九点钟左右醒的,醒的时候身侧已经没了人,我坐起身子缓了许久才下楼到了医院门口,犹豫许久都不知道该去哪儿。

    我忽而想起君慕白方才说的。

    我戴上口罩打车到了临江附近。

    我用手机搜索附近的按摩店,距离临江最近的有两家,我先去左边这家,路过临江时我特意抬眼望着金碧辉煌又大气的临江。

    这是我的产业。

    楚靳萧为我投资的。

    除开临江,应该还有其他的吧?

    你瞧,即使打垮他,他也有后路。

    君慕白也说,他丧失了野心。

    我运气好,第一家就是楚靳萧的店,我站在门口就知道,因为招牌写着时光如风。

    我进去就有人热情的迎着我。

    “请问小姐是按摩还是洗脚?”

    我眯眼问:“可以选择技师吗?”

    前台热情的回答,“当然可以。”

    “我选择你们老板。”我道。

    前台怔了怔道:“抱歉,老板并不是技师,要不我给小姐换一个?”

    我豪气的开口,“一个小时十万。”

    闻言他赶紧说:“我马上联系老板。”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