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将我引进了一间独立的贵宾室,我侧身躺在上面耐心的等待着,或许是因为身体不舒服的原因,我的胃里总是泛着恶心。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并不是孕吐,就是身体不舒服。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我抬手摸了摸额头,温度仍高。

    楚靳萧迟迟未到,我扯过一旁的白色棉被迷迷糊糊的睡着,醒的时候看见房间里开着微弱的灯光,这黑暗令我的心底泛起巨大的恐惧,我偏过头想喊人时看见了楚靳萧。

    我惊恐的神色对上他的面无表情。

    我张了张口,觉得喉咙异常干涩。

    楚靳萧淡淡的嗓音问:“房间暗了吗?”

    我抿了抿唇,道:“嗯。”

    楚靳萧并未起身开灯,而是递给我了一个保温杯,我接过喝了口热水,胃里忽而泛起暖意,我舒服的轻叹一声道:“开始吧。”

    我脱掉身上的衣服趴在床上,身侧的男人久久未动,我想了想解释道:“拍戏拍了三四个月,身体疲倦不堪,既然你如今做了按摩店的老板,应该还是会为客人按摩的吧?”

    男人未语,可我清楚的感觉到一双冰凉的掌心搁在了我的腰间,力道适中,令我感到非常舒服,我闭上眼睛放松精神的享受着他的服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应该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男人嗓音淡淡道:“胖了。”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我下意识问:“什么?”

    “几个月没见,小染胖了。”

    我:“……”

    我默了默,道:“喊我唐风吧,要是你想喊我楚时光也行,这样端着大家都挺累的。”

    背上的那双手忽而静止了。

    我翻过身仰望着他,身上没有衣服就只有一件白色的bra,吊带又是深绿色,再往下就是微微凸起的孕肚,我清楚自己的这幅模样对男人的吸引力有多强,从楚靳萧暗沉隐忍的眸光里便能瞧出,可是他清楚我不再是他为所欲为能在床上折腾半晌的随意女人。

    他抿了抿唇,或许是没想过我会直接戳破,他突然不知道说什么最后保持了沉默。

    沉默之后又继而替我拿捏胳膊。

    我亦沉默不语,楚靳萧耐心的替我按摩着身体,我眯着眼睛盯着他,大概是半个小时后他方才开口问:“怎么成了柯家女儿?”

    仔细辨别,他的嗓音里含着颤抖。

    他没有问我还记不记恨他。

    没有诉说对我的爱意与忏悔。

    更没有浮于表面的喜悦。

    只是问我,“怎么成了柯家女儿?”

    这个问题我不想与他解释。

    更不想让他认为世上有鬼神之说。

    可是除了重生,又该如何解释自己?

    何况楚靳萧又看得破我是否说谎。

    索性我反问:“这很重要吗?”

    楚靳萧的眼眶泛红,他缓缓抬手摸上我的脸颊,我冰冷的目光盯着他,似乎是被瞧得不太舒服,男人的掌心捂住了我的双眼。

    “我相信,世间有轮回。”他道。

    楚靳萧自己给了自己答案。

    他的掌心略冰略凉,我不太舒服的眨了眨眼,睫毛刷到他的掌心,他轻轻地抬开手掌双眸深沉的盯着我,“时光,我很想让你忘了曾经的我,可记忆是不会缺失的,还记得我之前说的吗?如果可以,请不要拿过去的回忆折磨现在的自己,望你心有所平!如今的你拿走楚家,还想做什么,我都奉给你。”

    他用了奉这个字。

    奉有奉上的意思。

    如今他将自己放在了低处。

    他心有愧疚、自责以及悔恨的,不然是不会将自己弄得如此卑微,我曾经所见过的楚靳萧一直都是骄傲自满的,是商界的战神更是众人忌惮的‘死神’,人人都惧怕着他。

    可是君慕白说他如今没了野心,浑浑噩噩的虚度光阴,还在我的面前如此的卑微。

    这是我想看见的楚靳萧。

    可又不是我想看见的楚靳萧。

    我的内心深处充满了矛盾。

    我的情绪不稳定道:“我曾经信誓旦旦的对上斐说过,我在今生定做一个混世魔王!想怎么活就怎么活!可是我终究是个脓包!”

    我输了。

    所有的报复都是我输了。

    因为楚家是他送给我的。

    我的心也输了。

    因为我的心终究软了。

    我做不到……

    做不到将他打入十八层地狱。

    或许是我的情绪太激动,楚靳萧蹲下了身握紧了我的双手嗓音细细的安抚我,说的都是些温柔知心的话,但却没说让我原谅他之类的话,你瞧他自己都明白不该被原谅。

    所以他从不提,从不奢望!

    我突然哽咽道:“我不会原谅你的,可随着陆瑶的去世以及楚家的消失……我不想再活在仇恨之中,此后我们两人的结怨都是过往云烟!楚靳萧,其实我从不感激你将楚家奉给我,你这样让我的心底更加怨你烦你。”

    因为他将我的自尊碎成了渣。

    楚靳萧起身将我搂在怀里,他试探性的亲吻着我的脸颊,怕我拒绝还一直喊着我的名字,“时光,我想念你了很多年,一直想着如果你还能活着我定对你千般的好,像年少那般宠着你,可是我心底又害怕你活着,我怕你活着只会怨我恨我远离我,可比起你怨我恨我,我更希冀我的小时光快乐的活着。”

    我又想起了初识的那个少年。

    他一直不厌其烦的喊着我小时光。

    我流下眼泪道:“我如今是柯染。”

    男人嗓音低低的附和道:“我知道,是小时光也是小染,她们是我楚靳萧的楚太太。”

    他不提这个事还好,他一提这个事我就生气,直接脱口,“楚靳萧,我们离婚吧。”

    男人身体略僵,不言不语的搂着我,我抬手抓住他的掌心搁在我的肚皮上说道:“我并非胖了,而是怀了你的孩子,再有六个月他就能从我的身体离开成为一个新的生命。”

    楚靳萧惊喜的声音喊着,“小时光。”

    我冷静的语气说着残忍的话道:“可是楚靳萧,我要离婚协议书也要这个孩子的命。”

    我突然感觉到脖子上留有温热。

    我一时未曾察觉又继续诛心道:“就像当年……你拿走了离婚协议书也拿走了我肚子里的他,你当年如何做的我如今都还给你。”

    “时光,我们可以不要这么残忍么?”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