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108.他是旁人么?
    楚靳萧让我不要残忍,我做的都是他曾做过的事,他曾经怎么不觉得待我残忍?!

    说心里话我对他并没有多怨多恨了,从我知道他将楚家送上门让我糟蹋之后我的内心深处就有一股深深地无奈,那种被人看破当猴耍的绝望感觉快淹没了我的整个身心。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心里也清楚,我可以不怨他恨他可是心底也无法原谅他,我和他之间好像是有一条看不清的界限将我们永远的隔离对立了。

    我可以不怨不恨,可也不想让他舒心,所以我说了这么诛心的话,还是他曾经教我的,杀人得先诛心,现在回想起之前他种种的怪异行为我的心底就更气,压根无法原谅愚蠢还在他面前演戏假意与他亲热的自己!

    “当年你觉得我不配生下你的种。”我将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气息轻轻地吐在他的耳侧道:“如今,你不配让我生下你的种。”

    楚靳萧忽而搂紧了我的身体,那种禁锢的窒息感快将我压死,我险些就喘不过气。

    好在,他的胳膊及时的松开了我。

    我最近发现,‘柯染’的身体容易因为情绪的原因导致呼吸不畅,也容易陷入昏厥。

    我想着这个糟心事时楚靳萧转身打开了房间里的灯光,光芒很扎眼,我却很喜欢。

    “孩子,得留下。”他道。

    他径直的替我做了决定。

    就像当年霸道的他。

    他一直都是一个霸道的男人。

    在他原则方面的事他从不退让。

    但是他如今凭什么要求我呢?!

    我肯定的说道:“不可能。”

    他并没有气急败坏,也没有因为我的话神色有所变化,他走到我的身边拿起我方才脱掉的衣服沉默不语的替我穿上又伸出手指理了理我颇为凌乱的头发,他的动作温柔到不像话,我的心里讨厌这样云淡风轻的他。

    他忽而握住我柔软的手心,双眸沉静的望着我,“时光,你是我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珍宝,我不会放你离开,自然我也不想勉强你什么,可是如今……你还是继续恨我罢。”

    我狠狠地皱着眉,“你什么意思?”

    楚靳萧微微勾唇,笑的像段衡锦道:“时光,你在对付我的同时留下了大量的把柄。”

    段衡锦每次微笑都像个恶魔。

    我从他的掌心抽回手,“所以呢?”

    “我要毁掉你轻而易举。”

    男人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了这句话,我错愕的神色盯着他,没想到他竟如此无耻!

    我冷笑着问:“这就是你的悔恨?这就是你对我的爱意?还真是廉价到令我作呕!!”

    闻言楚靳萧转过身背对着我,他负手而立道:“我不愿去毁掉你,但我要将你牢牢的禁锢在自己的身边,无论你如何怨我都没有关系。至少,我不会再将小时光你放走了。”

    我脱口道:“你的爱令人恶心!”

    那个时候,我心里对他充满了怨恨所以压根不会考虑他的情绪,只会说一些伤人心的话刺痛他,压根没看见他握紧了的拳头。

    也从未发现他一直在隐忍克制!

    更没有发现他的心早已千疮百孔。

    后来还是君慕白同我说道:“楚靳萧的心当年随着你的离开一起死了,随后三年一直过的麻木,后来随着你的回归有了希望,其实他应该早就猜到了你和时光之间有某种必然的联系,不然不会只是待你特殊,他小心翼翼的接近你、护着你,用着他的全部……”

    君慕白还说:“他一直在赎罪,只是找不到赎罪的对象,如今你活着,你就是他的全世界,他不会再将你放开,即使……忤逆你的意愿也会将你强留在身边,因为……当时的楚靳萧生病了,得了难以痊愈的失心疯。”

    后面我才知道生了病的楚靳萧在面对我时的克制有多强大,为了怕我发现他一直将健康的自己展现给我,当然还有些许偏执。

    这也是那个心理医生存在的意义。

    他并不是给‘柯染’找的心理医生。

    而是属于楚靳萧独有的。

    当然这一切在当时我并不知情。

    即便知情了也不会原谅他。

    或许就会稍微的为他感到难过。

    ……

    “恶心是么?”

    男人低沉的声音响在不大的房间里,他冷漠的嗓音又道:“是你自己找到我的;是你自己承认了你是时光;是你让我看见了活着的意义;时光,我并不是正人君子,也不会像君慕白那样完全随着你,既然你还在……”

    他转过身长腿阔阔的走到我身边,目光如炬的盯着我道:“我不会那么蛮不讲理的,要么婚姻要么留下孩子,你只能选其一,当然我希望你留下他,留下属于我们的……”

    我无法再听他说接下来的甜言蜜语。

    我直接决定道:“我要婚姻。”

    倘若只能二选一,那么我会选择更伤他的方式,毕竟结婚证于我而言只是一张纸。

    它约束不了我什么的。

    楚靳萧的目光里透着失望,“你要流掉他对么?你不是不爱他,你只是在报复我。”

    我冷静问他,“你配我为你生下他么?”

    “小时光,拜托你留下他好么?”

    楚靳萧的语气里透着卑微与祈求,他双手抓紧我的胳膊道:“当年我放弃了他,我懊恼过,这些年都在懊恼,我想要弥补他……”

    “已经不是同一个生命了!!”

    想起曾经的事我就感到痛苦,我推开他的身体起身道:“当年的那个孩子死了!现在的这个是另一个,他们不是同一个孩子!你弥补不了他的,我也不会生下你的骨肉!!”

    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是一个熟悉的声音,“楚先生,我们谈一谈好吗?”

    呵,甘瑟对楚靳萧还真是痴心啊!

    楚靳萧听见外面的动静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他闭了闭眼缓了缓情绪才威胁般的同我说道:“你要是敢流掉他我就毁掉君慕白。”

    他的威胁从来都是掷地有声的!

    我诧异问:“这关君慕白什么事?”

    “你在乎他,我只能用他威胁你。”

    楚靳萧的这个言论还真是令我震惊。

    “我们之间的事为何要牵扯到旁人?”

    闻言楚靳萧扬了扬唇,他忽而伸手将我搂进了怀里,我没预料到他会做这个举动。

    男人愉悦的笑问:“他是旁人么?”

    我:“……”

    “时光,他是我们之外的旁人么?”

    所以这就是他心情忽而愉悦的点?!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