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109.你们老板会买单
    我毫不犹豫的推开了他,顺便附送一个冷漠的白眼,外面的甘瑟一直锲而不舍的喊着楚先生三个字,对男人温柔又充满尊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楚靳萧对她的声音充耳不闻,我眨了眨眼,绝情的告知道:“留下他让你得意?不会的,即使你威胁我都没用,再说依照你现在这样你还有对付君慕白的能力?我也不妨告诉你,倘若你对付他,在你与他之间,这辈子我都会选择帮衬他,除非你将我们两个一起打倒!”我笑了笑,挑衅的说道:“可是你清楚,现在身为丧家之犬的你……别说高高在上的君慕白了,就连对付沈念都是痴心妄想!算了,我们之间……一切就终于此吧。”

    我说了那么多伤人的话,楚靳萧的脸色冷酷又阴沉,他没再与我说什么,我也懒得再戳他的心窝子,只期盼我们之间能落下最后的帷幕,因为我不想再见到他与他纠缠。

    比起报复他,我更怕与他纠缠。

    因为我异常清楚他的吸引力。

    清楚自己对他毫无抵抗力。

    爱,从不会因为他的伤害而消失。

    但伤害,可以让我逃避他。

    “时光,你想与我决裂,我尊重你的选择,可是我方才说的话,没有一句是假话。”

    男人说完转过身握住了门把。

    外面仍旧传来甘瑟锲而不舍的声音。

    我破罐子破摔道:“我不要离婚证!你也可以对付君慕白!但肚子里的这个东西我是打定了!我不会让自己生下你楚靳萧的种!”

    楚靳萧:“……”

    不知为何,我感觉他背对着我的身影忽而充满了孤独,像是没有人能理解他似的。

    像是世界上唯他一人。

    那种感觉,孤独的要命。

    他给我的感觉,竟是孤独的。

    楚靳萧转过身盯着我,他想说什么但又欲言又止,最后他淡淡的嗓音道:“随你。”

    他打开了门,我顺势坐在了床上,甘瑟这人素养倒挺好的,没有往里面东张西望。

    可她充满挑衅的语气说道:“楚先生,我的心意你是知道的,即使楚家没了我也会一直陪伴在你的身边,希望你多关注关注我。”

    她说完又特意补充道:“我是甘家的二小姐,我的身份在这里,是胜过那些千金的。”

    甘瑟特意介绍了自己。

    我想她清楚房间里还有别的女人,但又不清楚是谁,所以特意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目的是为震慑房间里的女人。

    这种把戏幼稚又低级。wap.kanshushi.com

    在豪门千金中像她这样将心思浮于表面而且又容易让人立即猜中心思的少之又少。

    我懒得现身,转过身耐心的等待他们离开,楚靳萧却像是故意与我作对般站在门口问甘瑟,“你可知道,我的心底一直有人?”

    甘瑟怔了怔,问:“楚时光吗?”

    楚靳萧转而看向房间里,“她。”

    甘瑟顺着他的目光看向房间里面,见是我时她的神色霎时难看,“原来是柯小姐。”

    楚靳萧勾唇,留下麻烦便走了。

    徒留下我和甘瑟大眼瞪小眼。

    我尴尬的笑道:“我和他闹掰了。”

    甘瑟长长的叹了口气,突然道:“我喜欢楚靳萧,特别喜欢,当初鼓起勇气说服父亲去楚家提亲,他不来娶,那我就去嫁!可是他冷酷的拒绝了我,转眼就跑去唐家提亲。”

    虽然当初是两家商业联姻,可却是楚靳萧代表他父母到唐家商谈的,在外人的眼中是楚靳萧亲自上门郑重的与唐家谈的婚事。

    “唉,这事我不好说。”

    虽然甘瑟当初跑到我的面前耀武扬威说了一大堆话,可毕竟是个愚笨单纯的女人。

    所以对她,我提不起厌恶。

    顶多被她针对时回怼一下。

    除此之外对她没有太大的排斥。

    她忽而道:“我羡慕你。”

    我下意识问:“羡慕我什么?”

    “羡慕他爱着你。”

    我:“……”

    “可是柯染,我不会放弃的!”

    甘瑟莫名其妙的立了一个flag跑开,我走到门口好笑的说:“还真是个单纯的人。”

    “这就让你这般开心?”

    男人的嗓音轻轻地响在耳侧。

    我偏过头看见门口的楚靳萧。

    他竟然去而复返!!!

    我皱眉问:“你怎么还在?”

    “你对她宽容,对我却那般严苛。”

    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楚靳萧突然伸手揉了揉我的脑袋温柔道:“我喜欢时光,可是我也喜欢乖巧的小染,我竟怀念你演戏的虚伪模样,那时候的你与我亲热是什么感觉?”

    “恶……”

    我正想言不由衷的说恶心时,楚靳萧大力的敲了敲我的脑门,“说谎话可不乖的。”

    我面无表情的盯着他,“你干嘛?”

    怎么又突然这种神色语气与我说话?

    “你心底恨着想要远离的男人,别的女人却是那么惦记,小时光,我可是很热销的。”

    我翻了个白眼,“自说自话。”

    楚靳萧柔柔的笑开,忽而道:“我喜欢现在的这种状态,我知道你是谁,你清楚我知道你是谁,楚靳萧和小时光两个人的单独时光,这是在你三年前‘离开’之后我从未敢想过的。小时光,我想像年少那般……你跟在我的身后喊着我靳萧哥哥,而我怜惜着你。”

    他的这些话让我的心底泛起酸楚。

    那些时光……是我怀念又奢望的。

    可是物是人非,山长水阔。

    我走出门口道:“我走了。”

    我对他的话没有做出回应。

    也觉得如今的他还真是阴晴不定。

    时而冷漠无情,时而温润如玉。

    比如现在,竟与我怀念曾经。

    “呵,小时光还真是冷漠。”

    我瞪他一眼想离开,前台的人员让我结账,我扯了扯口罩道:“你们老板会买单。”

    话刚说完男人的胳膊忽而贴过我的侧脸将一张黑色的银行卡递给前台,嗓音格外温柔道:“我老婆的消费自然记在我的账上。”

    他竟然当着外人的面称呼我为老婆。

    老婆这个词……

    我生平是第一次听他如此唤我。

    说不清心底是什么滋味。

    总感觉太迟了些。

    “既然是老板娘就不能收钱啊!”

    楚靳萧的掌心扶住我的肩膀问道:“我想为我的老婆花点钱也不可以吗?”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