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110.你的……从霜
    “神经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骂骂咧咧的离开,走到门口又偏过脑袋望着楚靳萧,他与方才说着玩笑话时的温柔模样格外不同,此时的他满脸冷酷无情。

    像是突然之间换了一个人。

    我抿了抿唇,转过脑袋离开。

    我在门口打了车离开,在车上我一直想着自己走这一趟的目的,明明想问清楚他是否清楚我是时光,明明是带着心底的愤怒过去的,可他反而很欣喜,欣喜我清楚他知道我是谁,像是终于能正式的与‘楚时光’面对面的对话,这种感觉让我的……心底微颤。

    我讨厌这样的感觉。

    当然也讨厌这样的自己。

    因为我一再警告自己与他曾经的那些恩怨随着陆瑶的死亡以及楚家的消失就作罢。

    可是我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他说一些伤人的话,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去伤害他。

    我想看他难过悔恨的模样。

    可是我又害怕见到这样的他。

    我自己真是格外的矛盾!!

    还有他那威胁……

    我不知真假,也无需探究。

    他在我的眼中已经不足为惧,毕竟以他如今的能力想要摧毁君慕白犹如痴人说梦。

    但我也清楚,像楚靳萧这样的男人你不能让他有上升的机会,不然他能平步青云。

    “唉,最后连离婚证都拿不到。”

    当初他从我这儿要了离婚协议。

    如今我也想还给他一张,可他竟然让我在孩子与离婚之中选择,哪怕我选择了他还威胁我,还真是一个不讲道理的霸道男人。

    “曾经的恩怨,真的就此作罢。”

    今后的我和楚靳萧一刀两断。

    再面对他,就当他是陌生人。

    我没有再回楚家别墅居住,因为那儿被我以低于市场价贩卖了,不久前宁瓷替我在市中心购买了一套不大不小的一居室公寓。

    我回到公寓后摘下口罩躺在沙发上胡思乱想,思来想去还是肚子里的这个孩子……

    说实话,我舍不得。

    因为我曾经没有保护好……

    我想起曾经孕育在我肚子里的小孩。

    我怀上他时,我是健康的,他也是健康的,我们都是健健康康的,后面我给了他一个辐射的身体,让他注定到不了这个世界。

    还让他被他的父亲强制打掉!!

    这么多年,我的心底一直愧对于他。

    对他的愧疚越深我就越想留下肚子里的这个小孩,可是又不敢面对他,毕竟曾经的他与肚子里的这个已是两个不同的生命体。

    何况我绝不会留着楚靳萧的种!

    思来想去,我都没有留下他的理由。

    可心底的不舍那般的清晰!!

    我想,可能是为人母的因素在作怪!

    我眨了眨眼,心烦意燥,情绪的低落导致我身体的不适,哪儿都觉得不得劲,也或许是刚输过液的原因,我迷迷糊糊的在沙发上睡着,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有人移动着我的身体,我抓住那人的胳膊喊着,“别动我。”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他嗓音温润而泽,“乖,是我。”

    我迷迷糊糊的问:“你是谁?”

    对方温柔的说道:“你的……从霜。”

    我好似做了个梦——

    梦里的人不过十岁左右,穿着火红的裙子,这裙子的款式好像是旧时代的汉服,可又不太像,因为腰间以及身上挂满了铃铛。

    身后有人喊着,“我的小郡主,你刚被册封公主,穿衣服可不能再这般随意了,免得国舅责怪,赶紧随老奴回宫换一身正统的。”

    那个女孩,与我长的相似,是我却又不是的女孩听见身后的声音立即跑开,她长的非常精致,脸上带着明媚犹如阳光的笑容。

    她对周围似乎很熟悉,一口气跑到一个小破屋附近,她不顾形象的爬上墙头开心的喊着,“喂,哥哥,我被册封公主了,是宫里唯一的公主,父皇说我是他唯一的嫡公主。”

    说完她歪着脑袋疑惑道:“可是我是郡主啊,即使成为公主又怎么会是嫡公主?我不理解咧,可是舅舅说父皇没有别的子嗣,我不仅是嫡公主,未来也是这个国家的君主。”

    院里的少年坐在寒霜之中埋头苦读,对于爬他墙头的小女孩,他似乎是看不见的。

    “哥哥,你怎么又不搭理我?”

    女孩的神色透着莫大的忧伤。

    “公主千金之躯,早日回宫的好。”

    少年抬眼望向墙头的方向,相对于小女孩的面色红润,他的脸色格外的苍白,可是却格外的俊郎,年龄虽小,但不难看出未来的长势,我感觉隐隐约约是能胜过上斐的。

    “我不!我就想陪陪你,因为舅舅说我以后不能再随意的出入宫廷了!我也不会再打扰你读书了!不过你要记住我是嫡公主!!”

    少年柔柔的问:“记住公主做什么?”

    挂在墙头穿着一身烈火衣裙的小女孩以一副笃定的嗓音道:“等你金榜题名平步青云之后娶我,我会等你,我也一定会嫁给你!”

    少年眸光微颤,他在院中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道:“公主,在下不过是平庸之辈罢了,请公主勿再说这般超出礼数的言语。”

    小女孩坚定道:“我一定会嫁给你!”

    “公主,你都不知道我的名字……”

    闻言小女孩嘟起嘴道:“你从不肯说,既然你不肯说便算了,你在满地寒霜之中,那么我喊你从霜吧,以后你就是我的从霜了!”

    少年一怔,似乎在想这是什么破名字?

    墙外传来嬷嬷的声音,少年没有对名字做出抗拒,而且面对公主他也不能去抗拒。

    只是提醒道:“公主回宫吧。”

    “从霜,你是我的从霜!哥哥再见!”

    梦戛然而止——

    我醒的时候喉咙特别干燥,睁开眼想喝水的时候看见温文尔雅的男人,无论在何时何地他都是一个贵气的人,模样优雅从容。

    我歪着头喊着,“慕白哥哥。”

    他心有灵犀的问道:“时光,渴吗?”

    我纠正道:“不知为何,我还是喜欢听你喊我风儿,因为比起时光,唐风才是我啊。”

    君慕白柔柔一笑,他端过旁边的杯子搁在我的唇边,我喝了两口随意的说道:“我刚做了个梦,梦见一个清贫的少年在寒霜之中埋头苦读,而有个贵族小女孩喊着他从霜。”

    君慕白的神色怔了怔问:“还有吗?”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