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114.将军的气息
    他说,他离不开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曾经的我亦离不开他。

    可曾经是曾经,如今的他再追悔莫及都没有用,我反感这样的他,心底特别厌恶!

    我冷冷道:“松开!然后滚!”

    这个滚字似乎触及到了楚靳萧的敏感神经,他抬眼狼狈的目光望着我,嗓音里充满了冰冷绝望道:“是,是我楚靳萧犯贱!我总是想着将你这颗心慢慢的捂热,可是我发现你压根就不稀罕!你在意君慕白胜过我!!”

    我现在只想甩开他这个累赘,希望他别烦我,所以我口不择言道:“是,我在意君慕白、我喜欢他、我想和他在一起、我还想为他生儿育女!现在我肚子里的这个……你的种于我而言是累赘,我明天就去打掉他!!”

    楚靳萧猛的起身,目光如炬的打量着我的神色,隔了半晌他放弃道:“任性妄为。”

    他是说我任性妄为吗?

    不原谅他就是任性的事么?

    楚靳萧说完转身就走,走到门口时又停下突然表白道:“我爱你,楚时光!我从未对你说过这句话,现在我给你!你要如何蹂躏我的心都没关系,可是今后……你要是选择和君慕白在一起,我楚靳萧绝不会再认你!”

    “我和他已经在一起了!”我道。

    我这话纯粹是拿来敷衍楚靳萧的!

    闻言他冷笑,似乎气到失语。

    砰——

    门被关上,房间里瞬间安静。

    我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望着小区门口,几分钟后才看见男人的身影,他径直的上了车离开,而我回身拿起勺子吃着他做的蛋糕。

    吃着吃着我便哭了。

    伸手摸向唇瓣,这儿被他吻的很用劲,所以现在都是痛的,可我明白我哭是因为我舍不得他,但是我真的害怕与他破镜重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他给的伤害,让我心底有了警惕。

    何况与他在一起重新破镜重圆,那么我曾经受过的那些伤害不都成了一场笑话吗?

    我不能,所以我必须拒绝!!

    君慕白说的没错,我要强大自己。

    唯有强大才不会被欺负。

    就在我无措难过又胡思乱想的时候上斐的身形突然显示在我的面前,明朝特有的服饰令人眼前一亮,他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嫌弃的神色道:“将军曾说懦弱的人才会哭。”

    我顶嘴说:“我本来就不坚强。”

    他有些无措的说道:“别哭了,你从来都是这样爱哭,让所有人都忍不住的怜惜你。”

    你从来都是这样爱哭……

    上斐的语气熟稔到像是很了解我似的。

    “谁怜惜我了?难不成是你?”

    他歪过脑袋脸红道:“我指的君慕白。”

    “他的确见不得我难过。”我说。

    我郁闷又道:“我想报复楚靳萧又见不惯他落魄,我无法原谅他,但心里又心疼这样的他,我恨着他又爱着他,我真的很矛盾。”

    上斐难得语气温和道:“人之常情。”

    我一直深呼吸调节着情绪,上斐也惆怅的叹息,我问他,“你心里在烦忧什么事?”

    “我散尽钱财打听我家将军的下落,可一直都没有消息,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轮回。”

    我诧异的问:“他投胎了你也不知情?”

    上斐苦愁的说道:“嗯。”

    我颇为感兴趣的问:“倘若你家将军重新投胎了会与前世是一样的长相吗?”

    上斐摇摇脑袋道:“绝不相同的,倘若前世今生是一样的长相那这个世界会乱套。”

    “那你又怎么认出你家将军的?”

    他解释道:“气息,把将军沾染过的东西烧了我一闻便知,不过这样寻找难度太高。”

    随即他又说道:“我感觉快找到了,我上次好像闻到了将军的气息,不过一闪而过。”

    “你都还不知道他投没投胎。”

    他希冀道:“可我闻到了熟悉的气息。”

    我笑说:“你又不是小狗狗。”

    上斐瞬间暴躁,“说话客气点!”

    我哦了一声问:“我的前世你知道吗?”

    上斐翻了个白眼,他那紫红色的眼影格外的漂亮撩人,“你的前世不是楚时光吗?”

    我赶紧道:“我说的在这之前。”

    上斐好像是知道的,他岔开话题道:“我们还没有熟到什么都讨论的地步!你上次烧给我的无烟檀香我吸完了,你再给我烧点!”

    这个鬼指使起人倒挺熟稔的。

    我拿出手机问:“你吸檀香上瘾吗?”

    上斐摇摇脑袋,他起身坐到我身边盯着我在网上选购道:“我想上瘾但哪儿又有?”

    “在人世间都没有给你烧香的人吗?”

    上斐抬起胳膊双手拢进衣袖道:“我又没有娶亲,没有子嗣后代,又有谁给我烧香?”

    说完他又否认道:“将军会的,我虽然没怎么投胎,但将军在前几世死亡之前会回光返照,那时他就会看见一直伴随在他身侧的我,人在死亡之时都会想起前世的记忆,只有到那个时候我们才有机会说说话,他知道我喜欢无烟檀香,所以会让人给我烧许多许多,我上瘾将军给的香火,几年就吸没了。”

    上斐曾说过他将军的最后转世在民国。

    我推断问:“那距离我给你烧檀香之前你已经近一百年没有吸过香火了么?”

    上斐不愿承认道:“你别管。”

    好吧,我沉默的下单檀香。

    见我下单成功上斐才开心的从我身边撤走耐心的等着,过了好半晌他忽而提起楚靳萧道:“我查不到楚靳萧的底细,像是凭空出现的人,在运薄之上并没有他的来历记载。”

    我疑惑问:“这代表什么意思?”

    “他在过往,定是贵人。”

    我更为疑惑,“你怎么突然查他?”

    上斐侧身躺在糖果色的沙发上悠悠的语气解释道:“就单纯好奇你喜欢的男人是什么样的,没想到查不到,你命还是挺不错的。”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我笑问:“怎么突然说这个?”

    “遇到的都是贵人。”

    我反驳:“他总惹我伤心还算贵人?”

    “伤心归伤心,可他待你真心。”

    我叹息道:“所以我才说我矛盾啊!”

    他没兴趣道:“懒得跟你聊这些。”

    上斐盯着桌上的草莓又吩咐道:“待会将这些草莓一同烧给我,把蛋糕也给我分点。”

    跑腿的小哥到的很快,我到厨房里找了个黄色的大盆装了半盆草莓和大半块蛋糕。

    还在草莓上面插着三根檀香。

    我做这些事的时候上斐一直跟在我的身侧不停打转,目光有些迫不及待,这样的上斐比起只是一团黑影时的上斐有趣又生动。

    像一个鲜活的人。

    我将檀香点燃放在阳台上关上门,刚开始上斐还很镇定的吸食着,等我进了会卧室再出来时看见他抱着盆子坐在地上神色近乎疯狂,我走近听见他喃喃道:“是他!!!”

    我推开阳台的门问:“你在嚷嚷什么?”

    待我看清他的双眸时我震住。

    上斐的眼眸里有浓重的悲伤。

    以及惊天震地的喜悦。

    “楚时光,我闻到了将军的气息。”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