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117.你不是能攒愿望吗?
    君慕白在门外?!

    那不是听到了我们的谈话?!

    我看向师姐,她满脸的慌张。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过去握住她的手心给她安抚,君慕白进实验室时神色如常,他照常的询问了一下进度然后又安排道:“计划提前了,我替你们订了明天的机票,明天傍晚就能抵达曲镇。”

    师兄惊讶道:“这么快?”

    君慕白点点头,解释说:“我最近有事需要离开蓉城,没有时间替你们安排,你们在蓉城也没要紧的事,早些过去能早些完事。”

    师兄苦兮兮道:“我家里人给我安排了相亲,现在只能泡汤了,唉,注定只能单身。”

    我笑着说:“师兄,你是活该单身。”

    就他方才嘴贱的模样活该单身。

    师兄无辜道:“师妹怎么能诅咒人呢?”

    我哼哼道:“谁让你惹师姐生气。”

    原本严肃的气氛因为我和师兄一闹而过了,但是最扎师姐心的还是君慕白的态度。

    因为他听见了,他却装作没听见。

    君慕白没有过多的停留,他待了一会便要离开,而师姐却突然追出去跟在他身后。

    师兄走到我身边道:“我做错事了。”

    “你挑破了这层薄膜。”我道。

    “师姐怕是要吃闭门羹了。”

    师兄叹口气,又鼓励道:“你师姐,告白了也挺好,免得她一直憋在心里折磨自己。”

    我心里也挺为师姐担忧的。

    可是以君慕白的能力应该能处理好吧。

    师兄见我没说话又道:“要不柯师妹你去瞅瞅?君师兄待你还算温和的,倘若待会他们两人有了争执你可以劝劝,算了,以君师兄这样的性格不会起争执的,而且以你师姐那懦懦弱弱的性格也不会对君师兄吆喝的。”

    我安抚师兄,“我们先等着吧。”

    没过多久师姐回到了实验室,仔细辨别发现她的眼角红润,我抿了抿唇没有吱声。

    毕竟告白被拒是糗事。

    没有人乐意摆在台面上。

    就连师兄都清楚这个时候不能去招惹师姐,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就去做自己的实验。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师姐回到实验室之后就一直沉默的做着实验,到傍晚才一个人离开去学校的食堂吃饭,师兄等她走了之后才蹭到我身边道:“你师姐怕是要这样好几天,我们都得让着她。”

    我笑着说:“没事,我不会招惹她,倒是师兄你可别在这个时候火上浇油惹了麻烦。”

    “放心,我知道进退。”

    师兄信誓旦旦的保证之后离开了实验室尾随着师姐去了实验室,我站在阳台上面望着他们一前一后的身影竟觉得他们挺配的。

    师姐暗恋君慕白近十个年头。

    仔细算算,是个漫长的岁月。

    可君慕白是一朵高岭之花。

    这样的高岭之花很难采摘。

    我深深地吐了一口气,身后忽而传来君慕白清浅的声音问:“你怎么在这儿叹气?”

    我坦诚道:“我看师姐呢。”

    君慕白明白我话里的意思,他站在我身侧冷情的说道:“我一直清楚她的心意,可我与她并不是一路人,拒绝只是迟早的事情。”

    “我知道,慕白哥哥心底有喜欢的人。”

    闻言,君慕白深邃的目光望着我。

    我疑惑的问他,“你在看什么?”

    “我在想,什么时候能再见到她。”

    我犹豫的问:“想要见她很难吗?”

    天边的夕阳正缓缓沉下,光芒落在我与他的身上、落在教学楼上,这种意境竟让我想到了学生时代,有种恍然隔世的错觉感。

    君慕白嗓音沉重,“见她并不难。”

    他忽而侧过身从背后拥抱着我。

    他身上的温度清清楚楚的传到我的背脊上,我心里竟然感到有些不太自然,即便我和他很熟,可我们之间从未做过这般亲密的动作,而且君慕白从不会进一步,现如今他这样是因为家里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吗?!

    我想问,又不敢主动提起这事。

    怕戳到他的伤心处。

    我又想着平常都是他安慰我,如今他有需要的时候我应该给他依靠。

    我握住他的掌心,君慕白的身体颇有些僵硬,道:“见她不难,可是她忘记了我。”

    “慕白哥哥是因为这事而难过吗?我感觉到你的情绪低落,你是不是很想她?”我问。

    君慕白深深地吐了口气,“思之如狂。”

    “那为什么不去追求她呢?”

    “她有心爱之人,非我罢了。”

    这事的确令人忧伤了。

    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君慕白,他也是一个能特别控制自己情绪的人,抱着我不过一分钟便松开了我道:“抱抱风儿,心里方才觉得暖心,谢谢你,这些年一直陪在我身边。”

    我笑了笑说:“该我谢谢你。”

    这些年一直都是他支撑着我。

    我犹豫的语气问:“就坚持她吗?这辈子都坚定爱她吗?旁的女人不能再入眼了吗?”

    君慕白用极淡的语气道:“嗯。”

    我诧异问:“哪怕此生都孤独寂寞?”

    他否认道:“怎会?我有风儿。”

    “你将我看的很重要。”我道。

    “嗯,除她之外我只想守护你。”

    ……

    我戴着口罩离开蓉大回到公寓之后上斐跳出来呸道:“君慕白那张嘴,油嘴滑舌。”

    我惊讶问:“你怎么突然这样?”

    “讨厌他那副虚伪的模样,还是楚靳萧看着顺眼,起码情绪真实,模样也不讨人厌。”

    我更加惊讶的开着玩笑,“你竟然帮楚靳萧说话!你这样会让人怀疑你家将军是他!”

    我是在套上斐的话。

    上斐一怔,呸呸呸道:“别诅咒我,我家将军的转世绝不会跟你这种女人扯上关系!”

    见他这样说我排除了楚靳萧。

    我笑着问:“我是哪种女人?”

    上斐像个大爷似的坐在沙发上说道:“没有轮回往后的女人,寿命也是屈指可数,跟谁都处不了一生一世,所以别到处祸害人!”

    我握紧了手心问:“我还能活多久?”

    “你是偷的柯染的身体,终归不是你自己的身体,多则十年,少则两三年,想要延长寿命除非有人舍得拿他自己的寿命替给你。”

    我想起道:“你不是能攒愿望吗?”

    “我一个愿望攒几百年,你等不住。”

    我过去抓住他冰凉的胳膊道:“可是你说他们一个月就能攒一个,上斐你勤奋勤奋攒一个愿望给我,我每天都给你烧上等檀香!”

    “你当勤奋张嘴就来吗?”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