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想成为人上人吗?!那就从先保护我开始吧,毕竟我现在是你唯一的贵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少年的目光更加狼狈了,“谁想保护你!而且这是你说的又不是我说的,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与你没关系,你少拿这些威胁我!”

    我笑盈盈道:“小祁又在嘴硬。”

    闻言他偏过脑袋,“不可理喻。”

    我了解唐祁,知道怎么对付他。

    我开心的吩咐宁瓷送他回房间。

    约摸七八分钟后宁瓷从楼上下来恭敬客气的汇报道:“柯总,唐风现在的运转都很稳定,投资也在对接,大概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在蓉城打出名气,君先生也联系过我,让我将眼光放向帝都,段衡锦那边又在折腾事情了,君先生让我抓住机会进场分一杯羹。”

    君慕白是想让我向帝都发展吗?!

    我想起段衡锦说的在帝都见。

    那个男人折腾这些是为了吸引我?

    我无异议道:“那就听君先生的吧。”

    “是,柯总还有什么吩咐吗?”

    我望向楼上,“请个阿姨照顾小祁。”

    “是,明天我带唐少爷办入学手续。”

    现在九月初,正是入学的时间。

    我提醒道:“开一辆普通的车吧。”

    入乡随俗,我不想他被人排斥或惦念。

    “是,柯总。”

    我想了想又说:“在市里买一家私有医院吧!我怀孕了,自家医院才不会走漏消息。”

    我要产检,只能在自家医院。

    宁瓷面色微有惊讶。

    但是良好的职业素养让他不问。

    他仍旧道:“是,明天就落实。”

    “你去休息吧,辛苦啦。”

    宁瓷忽而感激道:“谢谢柯总。”

    我惊讶的问他,“谢我什么?”

    “谢谢柯总让我重新成为唐家的人。”

    宁瓷从大学毕业之后就一直跟着我父亲做事,他虽然年轻但是做事却沉稳,父亲总是在我的面前夸他,而且会磨炼他提携他。

    父亲于他而言是伯乐。

    他对唐家的情分是特殊的。

    正因为是他,我才放心将公司给他。

    而且自己全程都不用操心这种。

    “谢谢你,让我省心。”

    ……

    宁瓷离开后我才上楼,我推开唐祁的房门站在门口看见他侧身躺在床上,上斐跟在我身侧转悠道:“这个小子的脾气难驯服。”

    “小祁,饿了吗?”

    唐祁没有理我。

    “既然不饿,那晚安。”

    我正要关门,唐祁突然翻身坐起来用狠狠地目光瞪着我,我抱着胳膊笑说:“既然饿了那我们吃饭吧,我听邻居说外面有两家餐馆不错,一家卖混沌一家卖面条,都是开了几十年的老店,你想吃面条还是混沌?”

    唐祁直接绕过我离开。

    上斐抱着胳膊道:“没礼貌。”

    我甜甜的笑说:“不跟孩子计较。”

    我跟在唐祁的身后,这个少年的个子有一米七八左右,年龄还小,还能再长几年。

    倘若不惹是生非、不打架斗殴、不在这个年龄喝酒抽烟且努力上进,那么他未来定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少年,因为他从小都是被唐家富养的,思维以及接触的世界包括学习的东西都是极好的,所以他一点都不差劲。

    他走到门口停下,似乎在等我。

    我跟上问:“小祁想吃什么?”

    他冷冷的吐出两个字,“面条。”

    我之前在附近转悠过,对这儿还算是熟悉了,面条那家店正巧开在我宅子的对面。

    门口有个小女孩正在迎客。

    瞧着就比唐祁小个两三岁。

    待我们走近她笑问:“吃饭还是住宿?”

    我笑盈盈的说:“吃饭呢。”

    我没有戴口罩,毕竟这个小镇静谧,来来往往都是当地人,鲜少有追星的,即使被人认出我否认就是了,就说我长的像柯染。

    小女孩热情道:“里边请。”

    我给唐祁点了大碗面条,我因为胃里不舒服便没吃,唐祁快吃完的时候老板走过来询问:“还加面不?加面免费,两位是住对面的吗?对面是名宿,经常租给外地的人住。”

    说完他又道:“小姑娘长的真像明星。”

    我笑问:“是吗?大家都说我像柯染。”

    闻言唐祁翻了个白眼道:“加面。”

    老板端着碗过去道:“是是是,我瞧着像柯染,但又想着大明星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我闲聊道:“哈哈,都说我像柯染,可惜我不是她!对啦这是我弟弟,下学期会在这儿读书,以后我们是邻居啦,请多多关照。”

    “好嘞,可以跟这女孩一起上下学,她叫洛叶,是后院的邻居,从她爸妈走后就一直在我家面馆帮忙,而我负责她的一日三餐。”

    老板指的是刚刚那个小女孩。

    洛叶……

    好比落叶。

    像是一个有故事的小女孩。

    我温柔的打招呼道:“你好啊小姑娘,以后我家小祁就靠你照顾了,他脾气差,倘若他欺负了你就告诉我,我一定狠狠地揍他。”

    唐祁瞬间沉了脸起身回到对面。

    我无奈的说道:“他就脾气差。”

    洛叶摇摇脑袋,“没关系的。”

    我结账后回到宅子,唐祁已经将自己反锁到了房间里,我回到自己房间打开手机看到了殷盛的消息,“我有部新戏想邀请你。”

    “抱歉,我计划休息一年半载,现在人也没在蓉城,等一年半载之后才有时间拍戏。”

    殷盛回复我,“……”

    一串省略号表示无语。

    我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这里面的小生命如此的清晰,我的目标就是将她平安的带到这个世界,不过也要给她取一个名字。

    我问上斐,“给她取什么名字?”

    他惊喜的问:“我能给她取名吗?”

    我可没说,可是见他如此的开心……

    我毕竟还要依靠他替我勤奋的攒愿望。

    “嗯,你有想好的名字吗?”

    上斐脱口道:“羡羡吧,羡羡好听。”

    我问他理由,“为什么是这个名字?”

    “我家将军的小名。”

    果然他说什么都离不开他家将军。

    我心里后悔问他取什么名字了。

    可是方才又答应了他。

    “行吧,叫君羡羡。”

    闻言上斐暴躁,“干嘛姓君?非得什么都要扯上君慕白吗?我讨厌他,跟着你姓!!”

    “跟着我可不行,容易暴露。”

    “跟着你姓楚就不暴露了。”

    我立即否定,解释说:“她跟着我姓楚那就是跟着楚靳萧姓了,我宁愿让她跟着君慕白姓也不想让楚靳萧嘚瑟,姓君最为合适。”

    上斐抱怨,“小心眼的女人。”

    “你怎么现在看楚靳萧这么顺眼?”

    他弱弱的声音反驳说:“我是看君慕白不顺眼,我讨厌他的虚伪,他也就能骗着你。”

    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我又套话,“你奇奇怪怪的,好像是从闻到你家将军气息之后,难不成真是楚靳萧?”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