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122.她还活着
    外面还在下雨,我实在不想动弹,原本想派宁瓷处理的,他这个点暂时还没有离开曲镇,可宁瓷管不住他,索性自己换了身衣服戴上黑色的口罩撑着一把黑色的伞出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之前打听过,唐祁的学校距离这儿不到两公里,我走路过去也就十几分钟,我沿着街道还没走到一半就看见唐祁斜挎着书包往家里走,那小子还淋着雨,他看见我直接翻了个白眼绕过我离开,我拉住他的胳膊问他,“你怎么回家了?谁替你解决了麻烦?”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唐祁冷冷的扔下三个字,“楚靳萧。”

    怎么会是楚靳萧?!

    他也在曲镇吗?

    “他在哪儿?”我问。

    唐祁那小子没有理我,压根不将我放在眼里,我直接一巴掌狠狠地拍在他的背上冷冷的声音提醒道:“无论起因是什么,是你打人在先,等会回家再揍你,楚靳萧在哪儿?”

    唐祁一个踉跄,转过身瞪着我。

    我抬手问他,“还想挨打?”

    对付唐祁,要比他更加暴力。

    他眼神凶狠的盯着我,一副像是要吃了我的模样问道:“你还真以为我不敢打你?”

    “打啊,我怀着孕。”

    唐祁呸道:“懒得跟孕肚计较。”

    唐祁是一个面冷心软的人,待他好的人他心底是知情的,他清楚我对他没有坏心所以他不会真的对我做什么,我用怀孕这个借口也不过是给他一个台阶下而已。

    我默默的将伞撑在他头顶问:“他呢?”

    “是他的助理陈澈。”唐祁道。

    陈澈跟在楚靳萧身侧多年,唐祁之前又喜欢跑到楚家找我,所以陈澈认识唐祁的。

    我说的是身为楚时光时期的我。

    我惊讶的问:“陈澈在曲镇?”

    唐祁从我的伞下离开自己一个人走在前面道:“正不巧,陈澈的老家正在曲镇,我的班主任又恰巧是陈澈的哥哥,陈澈今天到学校找他哥哥看见了我,然后他打电话问了楚靳萧,楚靳萧让他替我解决这件事,然后我就走了,然后遇上了你,这就是全部过程。”

    唐祁在这,楚靳萧定猜到我在这。

    这可真是一个麻烦的事情。

    我也没想过这么快就暴露自己。

    可是再转移新的地方又麻烦。

    毕竟实验室已经选在了这儿。

    君慕白又派人将这里保护着的。

    算了,只要楚靳萧不到曲镇便行。

    我跟随唐祁回家,一路上还对他唠唠叨叨的教训着,还不停地用巴掌拍他的背部。

    唐祁很不耐烦,但又一直忍着。

    他回到家看见院子里有其他人在就烦躁的皱着眉,我向他介绍,他听说有舞蹈老师突然就很感兴趣,一直跟着别人学习跳舞。

    之后的三个月里我一直跟着老师学习声乐以及表演,因为怀孕不能大幅度的跳舞所以只能学学瑜伽,这三个月里唐祁还是会惹是生非,但我被揍的多了他也消停不少,后面越来越听话,偶尔兴趣来了还教我弹琴。

    只是他非常反感我网购。

    我是孕妇,拿快递的事只有他做,因为在镇上,快递都是统一地点安放的,他每次推个空车出门,回来时车上塞的满满当当。

    他不止一次警告我别网购,可是霍莫和宁瓷都没在,我想要什么只能网购,而且生活在这个小镇想要买什么东西也只能网购。

    而上斐最喜欢我网购。

    相识的时间越来越长,上斐与我越来越熟,到了后面他会直接拿着我的手机网购。

    所以唐祁取的快递也有上斐的。

    唐祁也奇怪我为何会在取了快递之后在后院焚烧,我说我就只想满足一下购物欲。

    因此,唐祁非常看不惯我铺张浪费。

    不过唐祁也会偷偷网购。

    他会买衣服送给对面的小女孩,当然对方压根不接受,唐祁直接吐槽她穿的又土又丑,他讨厌和这样的人成天在一起,为了维护小女孩的自尊心,他还特意问道:“你们镇上的人是不是都这么土?隔壁的阿龙也是。”

    这个事是我在楼上悄悄看见的。

    洛叶咬了咬唇道:“不是的。”

    唐祁问她,“不是什么?”

    洛叶又迅速道:“没什么!”

    然后唐祁像个大爷似的将衣服扔在洛叶的身上回了家,回到家他见我在楼上偷看。

    他神色突然有些尴尬的解释道:“天气这么冷,洛叶还穿着那件薄外套,太可怜了。”

    我微笑道:“嗯。”

    唐祁不满的质问我,“你嗯什么?”

    我眯眼笑道:“小祁会关心人了。”

    唐祁哼道:“你才知道!”

    唐祁是个别扭的少年,心里渴望亲情友情可是又不表现,洛叶是他在这个镇上唯一的朋友,应该说是唯一肯与他走近的朋友。

    当然得多亏他们是邻居。

    不然以洛叶那样的性格也不会与他走的太近,因为是邻居就有了相互照顾的理由。

    也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才知道洛叶的亲生父母都在监狱里,她现在名义上是被自己舅舅照顾着的,可她的舅舅不上进也不成器,压根不怎么管她,她都是在面馆里帮忙换取一日三餐的,大半夜才趴在自家院子里补作业,好在她争气又聪明,一直跳级读书,虽然小唐祁三四岁,但只比唐祁小一级而已,我还听说她今年年底会去市里参加物理竞赛,她还提前通知了她舅舅到时候带她去市里,也不知道她舅舅这个人靠不靠谱。

    十二月初的时候我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七个月零四天,我去医院孕检的时候医生说我肚子里的胎儿胎位不正,因此我特意到市里进行胎位纠正,当时陪着我的就只有唐祁。

    我的身体比想象中还差劲,胎位纠正之后我就留在医院里精养着,唐祁陪了我两天因为要读书就被我赶回了曲镇。

    上斐最近忙碌,也经常不见影。

    一个人在医院里,我会感到孤独。

    唐祁离开的第五天我的肚子突然感到剧烈的疼痛,我起身想要按铃,门口进来一个熟悉的人,我震惊的目光望着她,“是你!”

    “哈哈哈,没想到我还活着吧?”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