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123.我的女儿,为何姓君?
    我压根不会想到陆瑶还活着!!

    虽然她走路是跛着脚的,但是她还明确的活着,她的脸上多了些疤痕,这些疤痕应该是她跳楼留下的,可她怎么还会活着?!

    她当时不是已经断气了吗?!

    陈澈还亲自确认过这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捂着肚子问:“谁救的你?”

    她笑的邪恶,“你猜猜?”

    陆瑶大摇大摆的走过来盯着我的肚子,她的目光里满是嫉妒与羡慕,“我发了疯的想与他在一起、想怀他的孩子,我一心一意的对待他,可是他这么多年竟然算计着我!!”

    我的肚子疼得非常厉害,那种疼痛快将我覆灭,我听不进去她的怨言,着急的语气问她,“我肚子好痛,是不是你动了手脚?”

    她笑的温和,温和的笑容之下是恶毒与丑陋,“是啊,方才给你送的饭中放了打胎药!给你送饭的那位护工,我拿了我毕生上百万的存款给她,她又如何经得住诱惑?”

    我赶紧侧身按铃,陆瑶笑着说:“没用的,我放的药量特别重,足够你死胎了。”

    “你怎么查到我在这儿的?”

    这个时候与她讲不得道理。

    因为最想看到我痛苦的就是她。

    还不如趁机问问她一些有用的。

    等事后再处理她!!

    “这个你要问沈念。”

    这又关沈念什么事情?!

    莫不是……

    陆瑶突然抬手摁住我的肚子,我疼的额头上冒汗,好在这个时候有保镖进了病房将陆瑶拉开,陆瑶无惧的表情说道:“我压根就不怕你,反正我就这一条命,只要我活着我就要搞你!我诅咒你肚子里怀的是死胎!!”

    保镖们道歉,“对不起柯小姐,她穿着护士的衣服,所以我们……是我们玩忽职守。”

    怪不得他们。

    因为陆瑶有备而来。

    而且现在这个时候并不是责怪他们的时候,医生匆匆的赶到病房里查看我的情况。

    我将陆瑶喂我吃打胎药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他们,现在这时候洗胃定是来不及。

    医生凝重的说道:“想要保住孩子只能提前剖腹产,但是柯小姐的生命会有危险……”

    我住进医院时他们就知道我是谁,也清楚我没有陪护人,只有将真实情况告知我。

    我的心里说不害怕是假的,我特别想有人在身边陪伴着我握住我的手心给我力量。

    哪怕是没有温度的上斐也行。

    我喊着,“上斐。”

    上斐没有给我回应。

    “上斐,我害怕……”

    我心里真的害怕,但是也明白自己必须下决心,我对医生说道:“马上剖腹产!!”

    我害怕,但又必须镇定。

    “上斐,你理理我。”

    我一直自言自语的喊着上斐,医生问我说的什么,我摇摇脑袋,他们便没再管我。

    我被他们紧急的推进了手术室,肚子疼得厉害,是很难承受的疼痛,我嘴里一直喊着上斐,喊着我妈,甚至还喊着楚靳萧的名字,我嘟嘟囔囔的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麻醉师准备好了吗?”

    “等等,半个小时左右。”

    撕裂般的疼痛席卷全身,要是早知道留下这个孩子会这般痛我打掉她的想法更重。

    可是七个月的陪伴,她在我肚子里待了整整七个月,我又舍不得她这般离我而去。

    疼痛席卷着我的意志力,到最后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我并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像是度日如年,我觉得我快要撑不下去了。

    “楚靳萧你滚蛋!!!我要是知道怀这个东西这么痛,我肯定不会留下她的!!我不想生了!医生,你们帮帮我,我好痛啊!!”

    说不生只是气话。

    是剧烈疼痛之下的发泄口。

    我的手心忽而被一只宽大的且带有温度的手掌紧紧握住,耳侧还传来一抹清朗带着调笑的声音,“呵,我家的小东西无论是时光还是小染,说到底只是个会说气话的小孩。”

    这是幻觉么?!

    是疼痛之下的幻觉么?

    还是说是我又在做梦?!

    我着急的问:“医生,是谁来了?”

    医生回应我,“没人。”

    医生骗我的吧?!

    我试探性的喊着,“楚靳萧?”

    没有人回应我。

    那么我方才真的是产生了幻觉。

    我讨好的喊着,“上斐。”

    有个声音问:“上斐是什么玩意?”

    上斐的声音猛地出现,委屈道:“我才不是玩意,你别以为你是将军我就不敢骂你。”

    是上斐!!!

    将军又是什么意思?

    他在与谁说话?!

    我满脑子的疑惑,但这时候压根管不到这些事,我激动道:“上斐你终于理我啦!”

    上斐嫌弃道:“闭嘴,我在护羡羡。”

    上斐虽然是一个懒鬼但却也是一个靠谱的鬼,有他在我就不担忧孩子能不能平安的出生,我放松了脑海里那根紧绷的神经,渐渐的,我没再感到疼痛,也感觉不到周围是个什么情况,但掌心的温度却一直存在着。

    我死死的攥住他的手掌,指甲深陷,我甚至都能想象他的手背上都是我掐的印迹。

    可是我舍不得松手。

    因为这是我唯一能抓住的温暖。

    时间格外的漫长,我等的心慌,我时不时的喊着上斐,上斐却又没有再搭理我了。

    这个时候的他就格外的不靠谱。

    也有人时不时的问我,“上斐是什么?”

    “他是将军的脑残粉。”我道。

    这个嗓音轻叹、含着笑意与无奈问:“小东西又在胡言乱语什么?”

    我又迷糊了,“你究竟是谁?”

    我又问着,“医生真没旁人吗?”

    “只有医生和护士。”他道。

    我感觉他在骗我,因为我感觉旁边是有人的,而且好像是楚靳萧,我信不过医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手心里的温度忽而撤走了,我着急的抓过去只抓到一根手指。

    他转而握住我,我贪恋的攥着他,医生的声音突然响在耳边道:“是女孩,宝宝虽然没有哭声但是人平安着,不过因为是早产儿所以体重只有三斤六两,身体也比较虚弱。”

    之前那个声音道:“给我抱抱。”

    我热泪盈眶的喊着,“羡羡。”

    那个声音期待的问我,“她的名字吗?”

    我笑道:“嗯,君羡羡。”

    那人:“……”

    “我的女儿,为何姓君?”

    </div>